×
淘情慾

夜戲 (3)

夜戲 (1)

夜戲 (2)

 

布萊笛的手撫過他緊實的胸肌,驚訝於觸感的美好,她將指尖繞著他變硬的乳頭打轉,開心地聽見他的低吟。

 

他移動身體,解開她的洋裝。

「後面的房間比較暗。」她說。

「為什麼要比較暗?」

 

她聳肩,未置一詞。泰勒在他們做愛時總是堅持一點光線都不能有。

她在他脫掉洋裝並任其掉落在地時打個哆嗦,她等著他退避三舍。

他沒有。他依然用那種火熱飢渴的眼神緊盯著只穿了內衣的她。謝天謝地,內衣不但是成套的,也還算新。

 

威恩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一刻如此缺乏自信。他捧起她的臉,小心翼翼地親吻,很擔心會傷到她。從青春期開始,他就聽過許多狼族在配對時意外害死人類伴侶的故事。

 

人類的骨頭缺少像他們種族一樣的密度,他們的皮膚也更容易瘀青。他小心謹慎地讓她的背抵著牆,讓他可以用堅實的身軀去感覺她每一寸豐滿的曲線。她的香水味和肌膚氣味令他陶醉,他要費盡力氣才能不因勝利而吶喊。

 

他一路從她細緻的嘴啄吻至她的下巴,同時伸手到背後解開她的胸罩,他聽到她在雙峰被釋放時倒吸了一口氣。它們彈性十足,白皙豐滿,他幾乎無法一手掌握。他從沒看過比它們更美的東西,她在他低頭吸吮它們時將雙手探入他的髮。

 

他閉上眼睛,因歡愉而低吼,舌頭舔繞著她縮攏的乳尖。

 

他大概有一年沒碰過雌性了……幾乎創下紀錄。從他妹妹逝世那晚開始,他的生活就從糟糕變為悲慘,也沒再受任何人吸引。更別說,當初在法國區見到布萊笛的那一眼仍時時縈繞他心頭。他會在午夜夢迴時以各種他所知的體位佔有她,探索她豐腴嬌軀的每一寸。他花了幾小時自怨自艾當初為何不留下陽光自行搞定她的設備,跟隨這女人而去。

 

保護陽光幾乎讓他賠上一切,為了什麼?就為了讓該死的暗夜獵人能得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