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淫亂情謎(5)

淫亂情謎(1)

淫亂情謎(2)

淫亂情謎(3)

淫亂情謎(4)

 

夏禾退伍後悶悶不樂好一陣子,不肯找工作整天關在家,連大學同學會都不願意出席。我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就怕被大家一直逼問與夏禾的婚事,更怕大家是問我們怎麼沒一起出席…

 

還好同學會辦在KTV,回答個幾次「夏禾他老家有事回南部去了。」大家也就沉浸在歡樂氣氛當中,我也因為酒酣耳熱暫時拋下了這些日子的不愉快。啤酒跟威士忌輪流下肚,心裡面有一個聲音告訴我,既然這麼痛這麼累,不如我也開始放縱對這段感情的態度吧。

 

果然很快地我就喝醉了,抱著馬桶不斷嘔吐,眼淚也跟著不爭氣掉下來。我忘記自己吐了多久,也顧不得那些敲門聲,就這樣昏昏欲睡了好一會。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人在床上了,一個男孩子的房間,背對著我在玩電腦的男孩應該就是房間的主人吧,我下意識地摸了胸部,衣服都還在。有一絲懊悔又覺得慶幸,畢竟這個男人到底是誰我也不知道,總之先找到手機吧!萬一夏禾找不到我怎麼辦…

 

如果一夜情的報復能帶來解脫,我願意

 

「我的手機…」發出聲音比我想像得還要難,喉嚨滿是痰跟發酸的噁心感。轉過來的男人下巴有刻意蓄鬍的頹廢感,黑框眼鏡下是一對迷濛的雙眼皮,頭髮看來剛洗完澡不久,他應該只用了肩膀上的毛巾隨手擦過而已。

 

他是誰?

 

我不斷回想卻不記得大學同學有這個人,可是在包廂的時候似乎就見過這臉孔,還記得他穿著一件丹寧外套,然後還有幾個我大學時的姊妹淘、她們的男朋友,我們一群人在包廂扭動身軀,一杯又一杯的shot就這樣喝下去。他在,我記得他,他總是坐在我們之中幫快喝茫的人擋酒,扶著一個又一個姊妹淘去廁所吐了一趟又一趟。

 

可是他是誰?

 

他拿下了眼鏡,全身只穿著球褲跟肩膀上的毛巾,走到床邊給了我藥跟一杯水,告訴我頭很痛就先吃顆止痛藥吧,他今晚會去睡室友房間。他轉過身的那一刻我拉住了他的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這麼做,只是覺得再不這樣做,我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我不敢自己睡。」這個理由聽起來很蠢,我都幾歲的人了。但確實有用,他回過頭給了我一個笑臉,牽起我抓住他的手。我將他拉向我,他往床邊坐下。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