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淫亂情謎(7)

淫亂情謎(1)

淫亂情謎(2)

淫亂情謎(3)

淫亂情謎(4)

淫亂情謎(5)

淫亂情謎(6)

 

趁他睡著的時候我從陌生的房間逃了出來,我覺得好惶恐,眼前這個男人到底是誰?為什麼我在同學會上被這個我叫不出名字的傢伙帶走,又為什麼他不斷告訴我他喜歡我好久了,以及他睡前說的那句話:「妳不可以逃開哦,妳哪裡都去不了的。」

我一直以為一夜情不過就是一場看似浪漫的邂逅,只不過僅限於在床上的幾個小時,睡醒後大家就當作沒發生過。他的話聽來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走在黎明初曉的街上,凌亂的頭髮和因為喝醉摔了一身的瘀青顯得自己好狼狽。

 

我忍不住蹲下來放聲大哭,握著手機卻遲遲不敢撥給夏禾,已經有名無實的男朋友。

 

正當我打算招計程車回家的時候,聽到後方傳來一個男人大叫我的名字…

「王語單!王語單!妳不要跑!」

我回頭一看是剛剛與我溫存的陌生男人,我突然想起他是誰了。

他是大學系上的學長,因為延畢常常和我們修同一堂課,後來也跟夏禾成為同梯的。可是他確實是改頭換面了,印象中他很不起眼穿著又很邋遢,講話總是很小聲沒什麼存在感。那時候我跟夏禾是系上班對,外型條件都算不錯的我們,理所當然成為校園風雲人物。

 

我到底該停下腳步還是拔腿就跑?

這時候突然一個黑影隨我面前出現,「快跑!」黑影抓住我的手往寧靜的小巷裡狂奔,清晨的空氣多了一股露水的潮濕也少了令人負擔的廢氣。

 

這個背影,是夏禾。

 

原本驚慌的情緒馬上就安定下來,奔跑的速度也帶走了眼角的淚珠。我們在一條小巷子裡停下腳步,其實早就沒聽到後方追趕的腳步聲了,但我們就像是想往回追趕當初熱戀的兩人,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夏禾沒有問我怎麼一回事,也沒有解釋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裏,救了我。

他只是牽著我的手,一直走一直走,在一個路口突然招手攔下一台計程車,「我們回家休息吧。」

 

那天回到家夏禾主動開口要幫我洗澡,他大概瞧見了我滿腳的瘀青以及哭花的妝,知道我也沒什麼力氣了。可是他為什麼就不開口問我怎麼一回事呢?他還是一慣的被動又少話,每次無論吵架還是冷戰他總是這樣不說話。

 

 

他幫我吹頭髮的時候我還是沒用的哭了,他放下吹風機從我背後環抱住我,然後輕輕地親吻了我的耳朵上的耳環,擦拭掉我臉上的淚水,我哭喊出聲:「對不起!」

 

夏禾將額頭倚靠在我左邊的耳朵說:「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是我害妳捲入危險的。」他的語氣聽來溫柔卻參雜了一些無助,聽在我耳裡卻沉重不已。他似乎是要彌補我而開始親吻我,雙手不斷撫摸我的臉和頭,像是心疼又有一絲絲渴望。他領著我來到床上,外頭天早就已經亮了,手機螢幕顯示早上八點二十分我記得很清楚,因為跟我們的紀念日一樣。

 

他打開了我的浴巾,遲疑了一下又很莽撞的埋進我胸口,粗魯親著我的乳頭好像只是一種應付。我知道夏禾早就不想跟我做愛了,但只要他還願意,我就不會推開他。可是他卻連勃起都做不到,我主動想為他口交卻被他拒絕了。

 

「小單,對不起。我真的不愛妳了。」

 

淫亂情謎(8)

淫亂情謎(9)

淫亂情謎(10)

淫亂情謎(11)

淫亂情謎(12)(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