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O孃(1)

一天,O的愛人帶她到他們從沒去過的那一區散步,像是蒙蘇里公園、蒙梭公園。在公園轉角的一個路口,那裡本來沒有計程車候客站,但這天他們在公園裡散了步、坐在草地邊上的時候,看見了一輛有計程表的車,很像是計程車。

 

「上車!」他說。她上了車。再不久就要天黑了。這時是秋天,她身上穿著跟平常一樣的服裝款式:高跟鞋,一件搭配百褶裙的套裝,一件絲質內衣,沒戴帽子,但戴著一直套到上衣袖口的長手套,並帶著一個皮製手提包,裡面有證件、粉盒和口紅。

 

計程車緩緩往前開動,和她同行的男子沒跟司機說任何話,但他拉上了左右兩邊車窗上的布簾,以及後面的布簾。她以為他要吻她,或是要她愛撫他,所以脫下手套。但是他說:「妳身上的東西太累贅了。把手提包給我。」她把手提包給了他,他把它放在她拿不到的地方,並說:「妳也穿得太多了。解開妳的吊襪帶,把絲襪褪到膝上。」她覺得有點不安。

 

計程車開得更快了,她擔心司機轉過頭來看。終於,她把絲襪半脫下來,光裸的大腿在裙子下不受任何拘束,讓她覺得很不自在。解開的吊襪帶在她衣服裡面滑動。

 

「脫下吊襪帶。脫掉內褲。」他說。這很容易。只要把手放到腰後,稍微抬高一下臀部就可以了。他從她手中接過吊襪帶和內褲,打開手提包,放入其中後再闔起來。然後他說:「別坐在套裝和裙子上。妳應該把它們撩起來,直接坐在座椅上。」座椅是仿皮漆布,又滑又冷,貼在皮膚上的感覺讓人忍不住一凜。然後他對她說:「現在再戴上妳的手套。」計程車一直在行駛中,而她不敢問荷內為什麼動也不動、不再說話,也不敢問他這件事對他有什麼樣的意義:讓她這樣靜坐著不動,這麼衣不蔽體,卻這麼正經地戴著手套,坐在一輛不知道要開到哪裡去的黑色車子裡。

 

他沒有叫她做什麼,也沒有不准她做什麼,但是她不敢交叉兩腿,也不敢併攏膝蓋。她戴著手套的兩隻手放在身子兩旁,擱在座椅上。

 

「到了。」他忽然說。計程車停靠在一條美麗的林蔭大道上的梧桐樹下,一間隱藏在院子與花園間的私人府邸前,有點像聖傑曼區常見的那種宅第。路燈在遠一點的地方,車裡還是一片陰暗,而且車子外頭正下著雨。荷內說:「別動。一動都不要動。」他把手伸向她上衣的領子,解開領結,然後解開紐扣。她略微往前傾身垂胸,以為他要撫摸她的胸部。不是。他只是摸索著胸罩的吊帶,用小刀割斷,取下胸罩,再扣好她上衣的紐扣。她現在胸部光溜溜的,不受拘束,就和她的腰部、腹部,一直到光溜溜的膝上一樣不受拘束。

 

「聽著,」他說。「現在,妳已經準備好了。妳走吧。下車,去按門鈴。跟幫妳開門的人走。他怎麼吩咐妳,妳就照著做。要是妳不立刻進去,會有人來找妳。要是妳不立刻服從,會有人讓妳服從。妳的手提包?妳已經不需要手提包了。妳現在只是我提供給他們的女孩。沒錯,我也會在那裡。去吧。」

 

 

本文出自《O孃》漫遊者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