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初.體.驗(10)

Share

初.體.驗(1)

Advertisement

初.體.驗(2)

初.體.驗(3)

初.體.驗(4)

初.體.驗(5)

初.體.驗(6)

初.體.驗(7)

初.體.驗(8)

初.體.驗(9)

站在這幅大小有100×80cm名為「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的油畫前,思寧一陣恍惚。這幅震憾她的畫作,畫中是一條長長的通道,裡面蹲著一個全裸的女人,她看了良久才知道那通道就是陰道的意象。她其實不懂賞畫,但卻被畫所呈現出的一股濃濃的寂寥感給打動了。

與這幅畫並排的另一作品「初體驗」,是一個少女坐在白紗上,右手捻著一根縫針,正對著左手掌心。她盯著那針尖,看著看著連心都有些刺痛。

人潮推擠過來,她踉蹌了一下,她的腳因為長時間不動已麻痺,而被撞得站立不穩。此時,他輕扶她的腰際,牢牢地穩住她,換來她一個羞澀的笑容。

離開「陰陽.絕色」畫展展場,他們到展場對面的公園散步。時為晚間八點半,用完晚餐後他就帶她來這個畫展。

他們併肩而行,迎著四月晚風,似乎將適才她那內心的緊繃給吹散了不少。他今天POLO衫搭配深色牛仔褲,加上他那俊逸的臉龐與沉穩的舉指,倒是給人有一種矛盾、衝突的特殊氣質。

「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

「啊?」

「妳看了很久。」

「嗯……是啊……」她略低頭著,想迴避他的目光,在他面前她的內心似乎總是無所遁形。

「妳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

她愣了一下,有點心虛。「張愛玲?」電影「色戒」正紅的時候,她也跟風了,這句話當時很流行,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原著。

他只是笑了笑,並沒有搭話。

「所以是嗎?」她偏著頭,瞄了他一眼,心裡有點緊張。

他沒有回答,反問:「如果妳是王佳芝,妳會怎麼選擇?」

「呃……」

怎麼選?不是那時代的人真的不能理解那樣的痛苦,雖然看電影會感動,但讓她選……她也可以隨便打屁就好,不過她卻認真的想著。

他看著她微微蹙眉的模樣,緩緩收斂起笑容,眼神微微一暗。

「妳看過原著嗎?」

「沒有。」她好奇的問,「你看過?」

「嗯,我爸媽是老師,我家有一個很大的書房,小時候我常常流連在爸爸的書房,那裡有很多精裝書和當代小說,雖然看不懂,但我常常無聊就翻來看。」

這是他第一次說起自己的事,她豎起耳朵,仔細的聽。難怪他有一股讀書人的氣質,讓她第一次見到他時還以為他是大學生,其實之後幾次的見面,很明顯的就看得出來他有些社會歷練,不可能是青澀的學生。

「那時你就看過張愛玲的書了?」

他點點頭,提到家人他的眼神變得很柔和。

「我倒是還看過另一個故事。故事是說,在純樸六○年代,村裡有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一起考上城裡的公立高中到了城市讀書,他們是青梅竹馬,從小感情很好。後來談戀愛了,被家人知道後拆開,可這時女孩卻發現自己懷孕,她為了不耽誤男方前程決定不跟對方說而遠走它鄉獨自扶養孩子。多年後,他們在異鄉重逢,兩人依然愛著對方,但是,男方卻已經有一個論及婚嫁的女友……」

「啊?」思寧正聽得入神,不防居然有這一段轉折,驚呼一聲。「然後呢?」

「如果是妳,妳會怎麼選擇?」

她依然愣住。讓她選?這是怎麼選?

「我只是覺得這三個人都很無辜,被命運如此捉弄,不管怎麼選都是很痛苦的吧……」想到安倫,又想到現在跟眼神這個神秘男人的關係,就好似有什麼哽在喉頭,讓她說不出話來。

「無辜?」

他突然隻手抬起她的下巴,露出笑容。是那在撫摸她的軀體時,看著她深陷情慾時會有的危險笑容。她尚來不及反應,唇已被他狠狠的吻住。是那般肆無忌憚,旁若無人的掠奪。

她的身體立即屈服,皮膚刺痛,感官微熱。場合不對,而他的侵略太明顯,女性的直覺讓她開始想反抗。但當他的手指撫過她的背脊滑到臀部,或輕或重的揉捏時,她全身一軟。

初生的慾望一旦點燃就不是她所能澆熄的,她控制不住自己把胸脯挺出磨著他的胸膛,而僅剩的一絲絲理智在拉扯著她,最終她幾近哀求:「不……不行……拜託……」

初.體.驗(11)

初.體.驗(12)

初.體.驗(13)

初.體.驗(14)

初.體.驗(15)

初.體.驗(完)

Advertisement
露華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