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淫亂情謎(8)

Share

淫亂情謎(1)

淫亂情謎(2)

淫亂情謎(3)

淫亂情謎(4)

淫亂情謎(5)

淫亂情謎(6)

淫亂情謎(7)

「小單,我不愛妳了。」他表情苦澀地說出這句話,斗大的淚珠不斷從我臉龐滑落。我其實早就料到了,我也在心裡演練了幾百回,可是真正面對這句話的時候,還是覺得眼前一片嘿,世界就要崩壞了一樣。

許久沒有在彼此面前裸體的我們,早就在有名無實的愛情下苟延殘喘著。我不記得夏禾是否有過這麼無助的樣子,也不記得那天怎麼穿上衣服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只記得我做了一個夢。

是噩夢。

『妳女兒這個名字註定要孤單一輩子啦!』

『小單,都是媽媽不好,妳不要恨媽媽好不好?』

『對不起,我不愛妳了,小單,我不愛妳了…』

每個人都像剪影一般從我面前逐漸縮小,我不斷地追趕卻只能跑進一片黑暗中,我哭喊著媽媽卻沒有任何回音,一直到夏禾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小單、小單,妳還好嗎?」還枕在夏禾手臂的我被搖醒了,躲進他懷裡放聲大哭責怪他為什麼不愛我了,而他已經生疏的懷抱是對我唯一的安慰。

如果用性能夠喚回愛,沒有尊嚴我也願意

我試著用肉體挽回什麼,這場噩夢來得太急讓我更加惶恐,害怕那個算命師的詛咒更害怕夏禾離開我。我開始親吻夏禾,起初他的迴避很不明顯,但我還是能感受到他躲開了我的唇,卻又讓我停留在他的嘴角。我只好魯莽的伸手去摸他的下體,不再像以前因為我睡在旁邊而有生理反應,「小單不要這樣。」他想撥開我的手,卻只是握著我的手腕閃開我殷切的眼神。

既然他沒有完全的排斥,我更肆無忌憚地先從龜頭摸起,手掌握著還沒有硬挺的陰莖,大拇指輕壓著龜頭劃圓圈,他抓住我手腕的力氣更大了,或許是想阻止我吧!感覺到陰莖更加直挺了,緊貼的手掌開始上下移動,一直到陰莖完全充血,而夏禾的手也鬆開了我的手腕。

他的表情看起來好煩躁,對他而言應該陷入兩難了吧!不繼續有違生理反應,繼續又擺明入了我的圈套,只是對男人而言送到嘴邊的女人沒有道理不吃的啊!男人都是這樣,遇到兩腿開開的女人就要一展雄風,就算尺寸根本發育不全還是堅持當男人,吃乾抹淨之後面對責任就變成小男孩了,沒有哭著找媽媽就偷笑了。

當我爬起身要為夏禾口交,他非但沒有躲開還壓著我的頭,粗暴的行為完全不像是我認識的他。他雙手扶著我的頭,不斷將陰莖塞滿我的嘴巴,不顧我已經作嘔的聲音依舊強迫我含到陰莖的根部,然後雙手開始將我的頭上下移動,為了讓他得到快感我的嘴巴硬是保持O字型,活脫脫的成了充氣娃娃。

最後他射在我那O字型的嘴巴裡。沒有遞上衛生紙,但也不逼我吞掉。應該說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躺成大字看著天花板。

「舒服嗎?」我吐掉精液之後從浴室走出來,看到他若有所思又一動也不動,開口這麼問他。

他沒有回答我,甚至根本看都不看我一眼。

「那我就當你默認囉,以後我都會這樣幫你服務的。」我說完之後他看了我一眼,然後閉上眼,我再度窩進他的胳膊,他不推開我也不回應我,只是任由我的獨角戲在他懷裡上演。

以為就這樣復合了,想破壞我們的人卻緊追在後

就是這樣,我們一直分不乾淨也走不回去,夏禾只想找女人當一個床上的男人,下了床面對我就成了逃之夭夭的男孩。我一直都知道他還是在外面找女人,是炮友還是小三都不重要了,做愛跟打炮本來就很模稜兩可。

反正他還記得回家就好,我相信再熬一陣子,他就會懂我才是唯一會守著他的女人。

直到那天電鈴響起,我打開了鐵門看到了先前和我發生一夜情的學長,他帶著一大束花跪在我與夏禾租屋處的門口…

淫亂情謎(9)

淫亂情謎(10)

淫亂情謎(11)

淫亂情謎(12)(完)

Advertisement
Mrs.L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