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O孃(2)

Share

O孃(1)

相同開場的另一個版本,相比之下較突如其來,也比較簡單2:穿著同樣服裝的年輕女子被她的愛人與另一名不認識的朋友帶上了車。車子是由不認識的朋友駕駛,愛人則坐在女人的旁邊,而這位不認識的友人對年輕女人解釋說,她的愛人負責讓她準備好,待會兒就要把她的手綁在背後,以及除了留著手套之外,他會幫她寬衣解帶,脫下她的絲襪,取下她的吊襪帶、她的內褲、胸罩,還要蒙起她的眼睛。

然後,她會被帶去城堡,那裡的人會根據她該做的來指示她。事實上,當她的衣物像這樣被剝除、雙手被綁起,車行半小時後,他們幫著她下了車,讓她登上幾階台階,然後穿過一、兩扇門。過程中,她一直都蒙著眼,直到這時她是單獨一個人了,眼罩取了下來,發現自己正置身一間黑漆漆的房間裡。他們把她一個人丟在這裡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或兩個小時,我不知道,總之有一世紀那麼長。

然後,門終於打開來,燈點亮了,我們可以看到她站在一間很尋常、很舒適,卻也有一點特別的房間裡等著: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但一件家具也沒有,只有四周滿是櫃子。開門的是兩個女人,兩個漂亮的年輕女人,打扮得像十八世紀的美麗侍女一樣:輕盈、蓬鬆的長裙直遮到腳,緊身胸衣讓她們乳房高聳,以束帶或扣子固定在胸前,蕾絲花邊環繞著胸脯,袖子是半長袖,眼皮和嘴唇都上了妝。她們都戴著緊緊圈著脖子的項圈,以及緊箍著手腕的手環。

我知道她們這時幫O解開了一直綁在身後的雙手,並跟她說她現在必須脫掉身上的衣服,接下來她們要幫她洗澡、化妝。於是她們脫光她的衣服,收到旁邊的一個櫃子裡。

她們沒讓她自己洗澡,還幫她洗頭、梳頭,就像在髮廊裡一樣,讓她坐在一張洗頭時可以後仰的椅子裡,等上好捲子、要吹乾頭髮的時候又可以把椅子豎直。這過程需要至少一小時,但事實上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而且她就這樣一直赤裸裸地坐在這張椅子上。

她們還不准她交叉雙腿,也不准她併攏膝蓋。因為在她面前有一面大鏡子,占據了由下到上整個牆面,沒有任何東西遮擋,所以她只要看向鏡子,就會看見一覽無遺的自己。

本文出自《O孃》漫遊者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漫遊者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