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初.體.驗(11)

Share

Advertisement

初.體.驗(1)

初.體.驗(2)

初.體.驗(3)

初.體.驗(4)

初.體.驗(5)

初.體.驗(6)

初.體.驗(7)

初.體.驗(8)

初.體.驗(9)

初.體.驗(10)

在她稍作掙扎時,他便放開了她。她依然氣息不穩靠在他的胸膛,他的拇指則磨擦著她緋紅的臉頰,力道很輕,似是愛不釋手。

「如果是妳的話……應該不會吧。」低沉的耳語,刺得她耳朵癢癢的。

「嗯?」不會什麼?她抬頭,只是想看看他的眼神。

而那是一個讓她難以忘懷的眼神。一個人的眼神怎麼會有這麼多複雜的元素?那像是有著欣賞、憐惜、慾望、審析、懷疑還有憤怒……憤怒?她不理解怎麼會有這兩個字浮現在她腦海中。

他沉默地看了她一會兒,像是在考慮著什麼,難以下定決心一般,令人不解。

「不……妳怎麼會痛苦?畢竟妳可是剛分手,就能到夜店獵豔,大方享受魚水之歡的新時代女性。就算在公園,只要我一碰妳,妳就能這麼熱情的回應我,想必如果妳遇到的不是我,也能如魚得水的吧。」

他是在笑的,薄薄的唇抿出微彎。可他語帶戲謔,話語如棉絮輕薄,卻似冰雪冷漠。

她想看他看得更清楚一點,想更確認一些,可視線已然模糊不清。她的胸口似是哽了一股濁氣,自尊心也逼她強自壓抑紅了眼眶的淚水。這個前一秒鐘才與她纏綿熱吻的男人,她卻開始覺得好陌生。而當她這麼想時,她才終於了解這個事實──眼前的男人本來就是陌生人。

自始至終蟄伏在心底的不安,也終於清晰明瞭。沒有感情基礎就能夠發生肉體關係,那是性交,不是做愛。是的,正因為她不自愛,而讓人輕賤至此。

她臉色慘白。她覺得痛苦,可居然沒有悔恨,也就是說或許再讓她重新經歷一次,她也會走到現在這個結局。這個認知讓她難堪,她連自己都看不明白了,又如何能怪別人……

她身子一軟,他沒有攙扶,任她一坐在地。她不知所措的看著居高臨下睥睨她的男人。她不明白的是,就算是如此,他有需要這麼冷酷的對待她嗎?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踐踏她,像是用佈滿荊棘的鞭子抽打著她的靈魂。

她的人生是怎麼了?一定是有什麼環節是她漏了。

「妳希望我回答什麼?真相就是我們之間只是肉體關係。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妳很相信?」

是啊,難不成她想從他身上得到真心?她真的想嗎,她不知道,就像她不知道她是怎麼坐到公園的椅子上的,也不知道何時她的臉頰已佈滿冰冷的淚水。

她撿起遺落在地上那兩張「陰陽.絕色」的門票,其中一張的背面寫著「M3」。是他的字跡,又是那一團迷霧的符號,「J3」「5L」「M3」到底是什麼意思?是了,這應該就是她漏了的環節。可任想得頭疼欲裂,也想不出什麼所然來。

此時的她只明白了一個道理:陰道通往的只是寂寞的路口,從來都通不到心裡。

初.體.驗(12)

初.體.驗(13)

初.體.驗(14)

初.體.驗(15)

初.體.驗(完)

Advertisement
露華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