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迷人的婊子(完)

▲迷人的婊子。(圖/shutterstock)

迷人的婊子(1)

迷人的婊子(2)

迷人的婊子(3)

迷人的婊子(4)

迷人的婊子(5)

迷人的婊子(6)

迷人的婊子(7)

迷人的婊子(8)

迷人的婊子(9)

迷人的婊子(10)

迷人的婊子(11)

 

我從來就沒想過會對一個在夜店裡認識的男人有感覺,這從來就不是我的目的,我相信斯文男一開始也覺得我只是個可隨意穿脫的免洗褲,我一直都記得我第一次出現在他面前的自己是多麼有自信,沒想過要在事業上當個女強人,只想要有人疼,我想得人疼的不只有心還包含我的肉體,我一直把自己維持得很好,不讓年齡在我臉上留下痕跡,連可能出現的橘皮組織也一一擊退,我的念頭很簡單,就是不想要偶然在路上遇到斯文男,我會是以歐巴桑的面目示人,我等了這麼久,你終於回來了吧…

斯文男手枕著膝蓋坐在我的面前,撫摸那張照片的神情是溫柔的,那一刻無論她是演戲或是真心,我心裡釋懷了許多,斯文男起身從房間裡拿出一個黑色大盒子給我。

「這是給妳的」要我自己打開它。

我緩慢的扶起那個蓋子,裏頭是許多照片,許多他與我的照片。

「我從來沒忘記妳,我每到一個地方,我就會跟手機裡的妳合照,心裡想著我總有一天會帶妳,一起牽手走過我到的地方,無論是什麼節日,我都在另一個地方跟妳慶祝,雖然妳不會知道,但這不要緊,我曾經也想過,如果我回來,妳卻已經嫁人了我怎麼辦,假設真的是這樣,我才會真的徹底放下」

這是存心想哭死我嗎?

我原本是計畫要鐵了心不要輕易地原諒他的!

可是,我是標準的鐵面軟,我的心真的是水做的,波濤洶湧後又是一陣平靜,我撫摸著斯文男的臉龐,他的瀏海短了些,皮膚粗糙了點,可能國外的太陽烈了些,性感的小鬍子讓他看起來成熟了,配上他的娃娃臉,又敗北了。

他閉上眼睛,用他的手覆蓋我在他臉龐上的手,這種感覺很奇妙,分開了這麼長的時間,重逢對我們而言,有點熟悉的陌生,我一開始進到這間房子,我怕我不再熟悉他的習性,擔心我不再是他當初認為我的我,慶幸的是,他給我的感覺,他還是當初的他,是我記憶裡的斯文男,他記得我的習慣,知道我喜歡坐在沙發的右邊,而這個位置還是有著我喜歡的白抱枕,即是他的沙發是深色系。

「可以原諒我嗎?」他握著我的雙手,並吻了我的指間。

原本強忍著情緒的我,想著這些年的波折,委屈地掉了眼淚,眼淚低落到地毯,他抽了面紙幫我輕輕地擦拭,他不阻止我哭泣,安靜的、默默的陪伴我,溫柔地拍拍我的背,按摩著我的肩膀,想讓我的情緒緩和下來,我始終一句話也沒說。

「對不起,讓妳委屈了,也浪費了妳的青春跟時間,接下來,可不可以讓我努力地彌補妳,照顧妳,相信我,我已經有足夠的能力照顧妳」

我抿了抿乾澀的嘴唇,深呼吸後,用略帶哭腔的聲音罵了他一句賤人。

「我知道妳一定很生我的氣,因此我能做的,就是用接下來的人生讓妳消氣,就算妳會氣我一輩子,我這一輩子也會賴著妳不走」

還好老娘今天畫了防水眼線,才不至於哭花了眼妝,我鼓起勇氣吻了斯文男,而他也將我緊緊擁入懷裡,深深地與我交纏,他身上的香水味讓我好懷念,我將他壓制在地毯上,趴在他身上狂吻他,我吻著他的脖頸,他一手將我的白襯衫解了三顆扣子,寬鬆的白襯衫斜角度的滑落肩膀,讓我的鎖骨跟小可愛露了出來,他起身將我抱到一張小木頭圓桌,他的狂野讓小木桌上的電話掉落到地板上,我們喘著氣拉著彼此的衣襟不斷深吻,此時的我沒有他喜歡長髮,個性俐落的短髮讓他可以徹底觀賞我的表情,我情不自禁的閉上眼睛,讓他恣意的隔著小可愛撫摸我的胸部,經由臉龐感受到他炙熱喘氣的頻率,我脫了他灰色t恤,他的背有些汗,背肌的線條還是一樣深邃,我坐在小圓桌上讓他吻著我的雙乳,他的手貪婪的進攻我的私處,我內褲都還在,卻又快達到高潮,他的嘴可真厲害。

「我快受不了了」他將我抱下小圓桌,讓我扶著牆壁背對他,接下來進行男人最在行的背部突刺。

不可否認的是他真的是最適合我的尺寸,也最體貼女人,他不勉強我不喜歡的姿勢,也總是以我喜歡的頻率及深淺進行,我輕聲地呻吟,男女間的情愛,最浪漫的不是口頭說我愛你而已,而是他能在射精完之後,第一時間親吻妳,擁抱妳之後再為妳清洗身體。

「好希望每天早上醒來都能看見妳迷人的眼睛」他手拄著躺在我旁邊撥了撥我的髮梢,我笑了笑,即使我現在還是無法承諾能不能與他共組未來,至少我相信他還是疼愛我的。

這一天,我們相擁入睡,他的呼吸聲,讓我覺得好安心,這一覺我睡得很好。

隔天,要離開準備上班時,我在包包內發現他給的備份鑰匙,以及一枚戒指,他從背後抱住了我。

「我吵醒你了」

「妳離開我的枕頭邊,我當然有感覺啊,昨天我睡得好好喔,好安心」

「戒指是…?」我直截了當的問了那枚戒指。

「這是三年前準備送妳的求婚戒,原本想先跟你求婚再離開的,只是我怕妳無法接受我原本是個有婚約的人,也怕妳無法原諒我不敢說實話」

種種的因果,就讓我們就這樣地錯過,那是不是這一次再不能錯過了?

「我希望妳能先收著,畢竟這不會是我給妳的求婚戒指,過去的我們過去了,我們應該要開始新的生活」

「畢竟這克拉數不夠看,你得多努力了」我竊笑的說,這是最明顯的答案了。

「那…妳以後可要替我多生幾個孩子了,哈」

說著說著他又把我抱回床上了。我想,幸福應該不遠了。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