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激情備胎?(9)

Share

激情備胎?(1)

激情備胎?(2)

激情備胎?(3)

激情備胎?(4)

激情備胎?(5)

激情備胎?(6)

激情備胎?(7)

激情備胎?(8)

只在夢裡意淫你,沒關係吧?

男人盯著她的眼神沒有離開過,直到有人喊了他的名字。

「Jay?」身旁同事推了推他的肩膀,「May在問,等等聚餐完大家要不要續攤去KTV唱歌。」

他回過頭來,投了反對一票。「你們去吧,吃完飯我想回家休息。」

那位小姐在做什麼?一個人點了滿桌的菜?還有滿桌的酒。

跟同事吃完聚餐,他成了最後一個離開居酒屋的人。

他走近Ana,拿走她正準備仰頭大灌的長島冰茶,啜飲一口,臉色瞬間陰沉。「為什麼喝這麼烈的酒?」她難道不知道,一個落單又酒醉的女子很容易成為被撿屍的對象?

Ana眨眨迷濛的眼,不服氣地嚷嚷:「還給我。」

「妳心情不好?」聞到她身上的酒味,他微微皺起眉。

「對呀。」醉醺醺的她癱軟在沙發上,打了個酒嗝後,稍微分辨出眼前這團模糊的五官了。「是你呀……哼。」想遇見的時候不遇見,不想遇見的時候偏偏遇見,爛桃花。

這嗤之以鼻的冷哼是怎麼回事?

他臉色一冷,情緒也跟著冷。「妳搞什麼?一個人喝什麼悶酒?」

「干你屁──事。」她不文雅的回嘴與口氣徹底讓他做了決定。

粗魯地將她扛在肩上,他抓起帳單掏出皮夾走向櫃檯。

「買單。」

他扛著她走出居酒屋,背後傳來她因為頭下腳上而難過的嗓音。「呃唔……放我下來,會吐……」

「妳儘管吐。」男人顯然一點也不在意。

本想回三重,但看她醉成這樣,他不想她失禮地在捷運上嘔吐,或是搭計程車時吐在人家車內,只好就近找了飯店安置她。

進了飯店上了樓,插好房卡,他毫不溫柔地將她扔上床。「我不知道妳是個小酒鬼。」

強烈的天旋地轉襲捲著她,她抱著頭痛苦嗚咽,身軀蜷縮起來,難受得像隻受傷的小動物發出嗯嗯哼哼的微弱聲音。

煩死了。為什麼就在決定不要見到他時,又夢見了他的臉?她已經三天沒有夢見他了,現在又闖進她夢裡頭……真煩,煩到頭好痛。

「你……走開。」

她在趕他?他冷哼一聲,坐在床沿為她脫去高跟鞋,「我以為我們之間有什麼不同了呢。」

當初刻意留名片給她,她沒撥他電話,再次相遇,她卻暗示性地對他承認想看情色電影,拿了電影票約她,她也答應,吻過她一次,現在就準備翻臉不認人了?她到底想怎麼樣?示好有失敗有成功,這叫男人怎麼追下去?

「是啊,有什麼……」她朦朧的視線看著眼前這張模糊不清的臉,微涼的指尖拂著他的面頰。在每個夢境裡,她都以為跟他有什麼。「你欺負人……」

望著她傻笑的臉,他抓下那隻手。「小姐,我到現在還沒真的『欺負』過妳。」

她笑著跪坐起身,手指捲玩起他胸前的領帶,塗著唇蜜的嘴湊到他耳邊呢喃:「你有,在每一次我的夢裡。」

所以,這次換她欺負他,一點也不為過吧?反正他是他老婆的,那麼她吃吃幻想中的他,也沒關係吧?

激情備胎?(10)

激情備胎?(11)(完)

12夜粉絲頁

Advertisement
12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