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初.體.驗(14)

初.體.驗(1)

初.體.驗(2)

初.體.驗(3)

初.體.驗(4)

初.體.驗(5)

初.體.驗(6)

初.體.驗(7)

初.體.驗(8)

初.體.驗(9)

初.體.驗(10)

初.體.驗(11)

初.體.驗(12)

初.體.驗(13)

 

一日一日的從日薄到破曉,自春臨到春末,時間終是悄悄然的流去了。整個事件對思寧來說,總算有絲毫雲開見日的端倪,但這又讓她內心惴惴,著實是五味雜陳。

 

大安森林公園附近,一個號稱「迷魂巷」的安寧巷弄內,有一間日式住宅,古樸的圍牆老樹微露,遠遠看著綠意盎然,十分清幽。然而在這寸土寸金的區域,能享這份優雅,也必定家底豐厚。今日受朝雨相邀到她家一聚,沒想到是到了這樣的宅邸,思寧有點緊張,拉了拉肩上的提袋,深吸一口氣,才按下電鈴。

 

「妳來了。小光,叫阿姨~」朝雨笑容可掬,親自帶著女兒小光到門口迎接。

 

「阿姨好!」小光的聲音又甜又好聽,思寧立刻把特地買的乳酪蛋糕奉上以回報她的笑靨。

 

入門就見眼前一個大大的落地窗,那小小的造景庭園,把這古宅點綴得十分清新。

 

朝雨親自煮了咖啡,讓小光端了過來。

「小光真乖,可以跟思寧阿姨說妳叫什麼名字嗎?」

「我叫晴兮。」

「那妳姓什麼呢?」

「阿姨猜猜。」小女孩慧黠的說。

「妳要提示一下啊,跟什麼有關呢?是植物?動物?氣象?數字?」

在數字這一個選項出現時,晴兮點點頭。

 

「喔~妳是不是叫一晴兮?不是?妳很會吃嗎,一定就是二晴兮囉?四晴兮多難聽啊,八晴兮像罵人……」這段胡說八怪的猜測,把晴兮逗得樂了,哈哈大笑。

「我看也不可能是九晴兮,又不是九命怪貓,肯定就是五對不對?」

「阿姨好厲害喔!」晴兮鼓鼓掌。

 

從剛剛思寧跟晴兮對話開始,朝雨只是帶著淺淺的笑看著,並不搭話。而自思寧說出這句話後,她握著馬克杯的手一抖,嘴角彎出一個勉強的笑痕,並轉頭對小光說:「小光,妳先回房間好不好?媽媽跟阿姨有話要說。」

 

小光點點頭,看著思寧又看著朝雨,面帶猶豫,但還是聽話的上樓。

 

朝雨坐下,嘆了一回氣,「他……雲時,是我弟弟。」看思寧愣住,她再繼續說,「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是這兩個字。」

 

伍雲時……倒是有一個很好的名字。面對朝雨這般開門見山,倒讓思寧一時語塞。「如果我沒有猜出來,妳還會繼續瞞著嗎?」

 

J3、5L、M3,其實不過就是注音輸入法,而這麼簡單的字碼卻困擾了她許久。三個字都解出來後,一開始她還很糊塗,想著「五招羽」,還是「五招雨」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是看到了「雨」這個字才恍然大悟,SUNNY本名就叫朝雨,難道她姓伍?這答案一出來,她幾乎整個人都軟了倒在沙發上。

 

但是她始終不懂,這一切究竟是因何而來?

 

「不,其實那天我說過幾天找妳喝下午茶,就是想跟妳說說這件事。請妳相信我,我沒有要瞞妳的意思。那晚回來,我就找雲時談過了。」

「在絕色畫展那晚之前,妳知道多少?」

「我也是看到妳遞給我看的紙才知道的。我不是看懂那個暗號怎麼解讀,而是認得他的字。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弟會找上妳……」

 

思寧與她對視了一會兒,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朝雨並沒有迴避她的眼神,那雙美麗的大眼之中,只有愧咎與坦誠。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OK,他從妳的臉書或LINE發現了我,然後看我不順眼嗎?我何時得罪了妳,或得罪了他?」

 

朝雨欲言又止,似有難言之隱,竟只是愣愣地看著她。

「而且如果妳事先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剛好我人在公園妳就LINE我?」背靠牆邊,思寧頗有無力感。「你們,這樣戲弄我,好玩嗎?」

「那時他正好傳這本新書訊息給我,妳知道我一向就習慣有新書會跟妳分享。事後他告訴我,他確實是不放心妳一個人留在公園,我可也是被我自己的弟弟設計了……他那時人在公園對面,看著我跟妳離開後才走的。」

 

這算什麼?賞她一巴掌再給她糖吃的概念?思寧心中一跳,又是惱怒,又是酸楚。瞬間腦海中抓到了什麼,但又不甚清晰。她旋即狠狠抽了一口氣,脫口而出問:「晴兮她……跟妳姓?」

「是的。」

「那她是不是應該姓……」

這時樓梯口出現的男聲,是她這輩子都不會錯認的──

「她姓伍,不會有別的姓。還有什麼問題,問我吧,別為難我姊。」

 

 

 

初.體.驗(15)

初.體.驗(完)

 

露華

靈與慾

就女人來說,就是∞的符號

相交連結,彼此平衡

而產生無限大的能量

這就是──愛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