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初.體.驗(15)

Share

初.體.驗(1)

初.體.驗(2)

初.體.驗(3)

初.體.驗(4)

初.體.驗(5)

初.體.驗(6)

初.體.驗(7)

初.體.驗(8)

初.體.驗(9)

初.體.驗(10)

初.體.驗(11)

初.體.驗(12)

初.體.驗(13)

初.體.驗(14)

朝雨帶著小光,對她露出歉然的表情,暫時逃離火線,把這個空間留給了兩人。

「喝茶嗎?」

「不要。」

「喝咖啡?」

「不要。」

「白開水?」

還喝個毛啊……思寧為之氣結,不再回答,怒瞪他一眼。

他為自己倒了一杯白開水,走到她對面的位子坐下,隔著柚木長桌,看著她。他眼神專注,她卻毫不領情別過頭去。

良久,他嘆了一口氣,說:「對不起。」

「很多事情做了以後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能換來一句沒關係的。」

她的心頭尚有一股氣還沒發出來,直覺就頂回去。突然她意識到自己說的「做」這個字,想起兩人發生的種種,很多都是那些……令人難以啟齒的,她的臉驀地脹紅。

看到她的神情,伍雲時也約略知道她想到了些什麼。

「我不是為我們之間發生的那些道歉。」

「你!」很快的她就明白他話中所指。

居然說得這般理直氣壯?思寧一時愣怔,又是赧然,又是氣憤。真是不明白為何面對眼前這男人,她常常思緒紊亂,不知所措。

他喟然而嘆,「與妳的那些……我並不後悔這麼做,我只是遺憾是這樣的開始。」他站起來,繞過長桌,走向她。

「喂,你別過來!我……」難道她要說「我要叫了」?這畫面有點滑稽。

他愈走愈近,她直覺得想往後挪,可背靠著桌沿,根本沒地方挪。

「嗯?」直到他稍稍彎下身,居高臨下的湊近她。

「停,你給我留在那裡!回答我幾個問題。」她站起來,簡直像是躲瘟疫般的往後退。

「好,妳問。」他挺直身體,眼神帶笑。

「第一個問題,那間夜店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是室內設計師,CLEAR我有股份,而且是我設計的。」

原來如此,難怪他對那裡的設備瞭若指掌,她一直覺得奇怪。

「等等,你到底是何時知道我的?又為什麼這樣戲弄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拉開他之前坐的椅子坐,姿態隨意優雅。

「好,讓我一個一個回答妳。我爸媽是大學的教授,但他們很忙,從小我就跟我姊姊一起長大感情也很好。姊姊國中時就名列前茅,我的成績也不差,我們一家四口,和樂融融,直到我姊高中跟一個別校的男生交往……」

思寧恍然大悟,更加確定了她的猜測。「上次你說的那個故事的女主角就是朝雨吧……」

雲時點點頭。

「我爸媽不准他們來往,還親自找男方的爸爸談過,後來,姊姊突然甩了對方,並且堅持要到國外念書而從此與他斷了連繫。原來,姊姊懷孕了,她不敢告訴我們就怕會被迫拿掉,她並不想耽誤男方的未來,而且那時她還太年輕了不知道怎麼做才是最周全的,所以她選擇騙了我們,等到孩子已經大到不能拿掉了才被發現。之後,她生下孩子在那美國重新生活,畢業後才回來台灣。」

「所以……孩子的爸一直都不知道這件事。」一切的真相她已經都明白了,思寧只把它說了出來,「多年後,她與孩子的爸重逢,於是他選擇放棄了現在的女友回到她身邊。而孩子的爸就是顧安倫,他那女友名字很巧就叫鍾思寧,對吧?既然如此,他們就復合吧……孩子也要有一個爸爸。」她頗是自嘲的笑了一笑。

她一直以為自己被劈腿,到頭來自己只是誤入歧途的羔羊,她才是名符其實的第三者。

太好笑,這太荒謬了。

「不,我姊始終不願意復合,她不想傷害妳。自從知道妳就是安倫現在的女朋友以後就覺得很放心了,她認為妳很好,他已經有自己的幸福了……」

這倒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思寧聞言一頓,內心很複雜。

「那你為什麼會去那間夜店……」

「那天我看到姊姊的臉書,剛好看到妳在那間夜店,我一時好奇想會會妳,我想看看這個讓我姊姊如此痛苦的女人是怎麼樣的人?可是,對於才跟『男友』剛分手就可以到夜店獵豔的妳,我……」他有一絲憤怒,他不能接受這就是讓姊姊這麼痛苦的情敵。事到如今,他知錯了。他是一個莫名的復仇者,而她只是一個無辜的受害人。

「我要向妳道歉的就是這件事,我不應該這樣誤解妳,傷害妳。可是,跟妳在一起所做的任何事,我都不後悔,這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時光……之後我們之間不管要如何發展,或者若妳不願意再見到我也好,總之,我們的關係如何,全由妳決定。」

全由我決定?

一時之間太多訊息塞到她的腦海來不及消化,思寧傻住了。

天啊,她又該如何抉擇呢?

初.體.驗(完)

Advertisement
露華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