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初.體.驗(完)

Share

初.體.驗(1)

初.體.驗(2)

初.體.驗(3)

初.體.驗(4)

初.體.驗(5)

初.體.驗(6)

初.體.驗(7)

初.體.驗(8)

初.體.驗(9)

初.體.驗(10)

初.體.驗(11)

初.體.驗(12)

初.體.驗(13)

初.體.驗(14)

初.體.驗(15)

半年後。

風和日麗的午后,陽光像孩子般的笑得裂嘴大開,曬得直爽開朗。幸好在這大片的森林公園的蔽蔭下,人們得能享受一絲的清涼。

「妳真的不願意跟安倫在一起嗎?」

朝雨停下腳步,微笑以對。「我和小光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可是……」

「說真的,剛回來台灣時我是有想像過一家三口的生活,但是當我想到這個畫面時,他的那個位置卻變得很模糊。生下孩子是我的選擇;而不跟安倫復合,卻是我跟小光一致的選擇。」

思寧看著朝雨,若有所思。「嗯,是這樣……真的是回不去了。不,或者應該說,從來就沒有存在的過去,無所謂回去。」

朝雨點點頭,可看著思寧的眼神卻不免有些歉意。「他是孩子的父親,他當然可以來跟孩子互動,但是我並不願意跟他復合。當初他在街上遇到我知道了孩子的事之後,是他想錯了也選錯了……」

「不,這從來都不是妳的錯。我和他與妳和他,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事件。就是沒有緣分罷了,哈,倒是我跟妳比較有緣分,愛看小說都可以千里來相會,大美人,不如妳嫁給我怎麼樣?」

這話逗得朝雨哈哈大笑,連連罵她不正經。

這半年來,思寧與朝雨也變成無話不說的朋友,雖然有兩個男人卡在兩人之間,但這卻一點也不會影響她們的情誼,這一點也是讓她始料未及的。

然而,兩人感情再怎麼好,卻也有一個心結。半年來,這心結比教養女兒還讓朝雨苦惱。

「這個……」她從包包取出一個約10公分的正方禮盒,上面還別了一朵黑色緞帶編成的玻瑰。

看著朝雨求饒的表情,讓思寧莞爾。「真的不用啦,拿回去給他吧。」這幾個月只要與朝雨見面,總是有禮物。

放過別人,就是放過自己。這幾個月她花了很多時間,跟自己和好。曾經發生過的那些,都是陰錯陽差之下的選擇而造成的結果,她不怪自己了,也不怪任何人。

那天之後,她的抉擇就是逃走。對,這個選擇爛斃了,但她實在是心緒大亂,直覺告訴她,她需要處理的是自己的心,不是任何人。

他尊重她的選擇,只是偶爾透過姊姊送禮物給她,兩人自那天起再也沒見過面。這段期間,她出了一個小車禍,而他也有過一次重感冒,透過朝雨,他們互相關心著對方,只是他沒有越雷池一步。

對顧安倫,她確實已經完全放下;但對伍雲時,她的內心還是十分複雜的,但並沒有怨忿不平,只是淡淡的牽掛著一個人的感覺。

「真的不收?」

「姊姊,妳就幫我退回去嘛~」思寧用起撒嬌大絕。

「那妳自己跟本人說。」

「蛤?」

隨著朝雨的視線,前方綠蔭如茵,他身上有著葉影折射的點點,他微笑的看著兩人之後,專注的看著她。

「嗨。」

「呃……好久不見?」差點沒補上一句「你好嗎」。

朝雨在一旁看著好笑,重點她也沒忍住。這一笑化解了場面的尷尬。

「兩位小姐,可否賞光讓我請兩位吃頓飯?」

他們有了一個荒謬的開頭,但此刻他的眼神如此清澈,讓她再難想起之前的點點滴滴。始終過不去的那關頭,究竟是什麼呢?過去的事情都要牢牢抓住的話,又如何邁步向前走?

看朝雨擔心又焦慮的眼神,再看他那愧疚緊張的模樣。這一刻,她放手了,闊然開朗。

「一定要好好敲詐你一頓的啊。」

朝雨與他,都露出打從內心而開懷的笑容,這換得她的一笑。

我們的人生,就是要讓自己過得好一點。每一天就是要更愛自己,照顧自己。所以要時常練習放自己一馬,有什麼煩惱讓上帝出馬就行啦。

她走向前攬住朝雨的手臂,遠遠已漸漸不見三人身影,似乎還聽得到三人說說笑笑的聲音。

在他們身後,陽光依然燦爛!

(完)

Advertisement
露華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