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夜的處女膜(5)

每夜的處女膜(1)

每夜的處女膜(2)

每夜的處女膜(3)           

每夜的處女膜(4)   

 

 

 

  真的不知道任倉旖到底是哪來的臉皮,我們明明住不同方向,他硬說這是他回家的路,硬是要跟在我旁邊聊天,這種精神他要是運用在開發科技部門上,相信他不會只是個小職員

 

  走著走著,在快要抵達家門口的同時,在轉口的巷子口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一個當年劈腿的前男友,差點為他披上白紗的前男友,我放在他身上的感情是歷屆以來最多最深的,畢竟他花了不少錢印我們的喜帖,直到今天,我的抽屜裡還留著一張當年「我們」的喜帖,這對我來說,是回憶也是一種告誡

 

  那一年我才二十三歲,大學剛畢業,而他已經快步入三十而立的年紀,因此,他告訴我他是該結婚了,而我也傻傻的心甘情願的許諾,身邊的朋友有人勸我別太早想不開的步入婚姻,也有人抱著羨慕的心情祝福我,我心想,如果早點遇到可以照顧自己一輩子的人,早點結婚並無不好

 

  我什麼事都以他為主,畢竟我才剛畢業,結婚這一塊真的不懂,我只負責試穿婚紗,試吃各廠商的喜餅,到處去試吃喜宴的菜色,我原本以為人生可以如此順利的度過,後來才發現,被蒙在鼓裡的是我,在試穿婚紗的同時,一個年紀與他相仿的女生氣沖沖地朝我們走來,並且惡狠狠地賞了我一巴掌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當下,負心漢硬把那個女生帶到外面去,我急忙的換下婚紗跑到外頭找他們的蹤影,他們的對話徹底粉碎我原本想像的美好

「妳跑來這裡幹什麼」

「你說過你們會分手的阿,為什麼到後來變成要結婚了?那我肚子裡的孩子算什麼」

 

什麼?孩子?

 

「妳聽我說,這孩子我一定會負責,只是不是現在,妳要給我時間」

「時間?我有多少時間可以這樣浪費,孩子出生後,你要他叫誰爸爸」

「妳自己也知道這個孩子是錯誤,是妳自己硬要留下他的,我才答應妳會照顧,而不是要妳來破壞我的生活耶,妳搞清楚喔」

 

聽到這裡,那個女生的情緒高漲,不斷的捶打那個負心漢,我一直以為忠誠對我們而言是輕而易舉的,至少我是這樣,我連男生異性朋友都少得可憐,只為了他大男人愛吃醋的個性,為了他,我開始疏遠原本的異性朋友,到頭來,損失的還是自己

 

他們是工作上的同事,也是俗稱的辦公室地下情,在某天應酬喝酒之後,兩個人到汽車旅館發生了關係,原本說好只是一夜情,但兩個人的口味似乎對上了,那女生也承諾兩人只是純粹肉體關係,不帶真感情的 

 

  只是時間一久,人的慾望阿,只會多不會少,她想逐漸的替代我的角色,她覺得我年輕好說話,總是在我們的生活中出現,然後把負心漢從我身邊抽離,其實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誘拐他去打炮

 

而我,總是在一堆考試跟報告中渡過

那些發出去的喜帖,如同我人生的笑話,永遠抹滅不了,當我哭著回家對爸媽訴說這一切的時候,他們沒有責怪,默默地擁抱我,告訴我沒關係的,人生的路還很長,終究會遇到一個真心愛妳對妳好的人

 

  當我看到他牽著新女友的手要向我迎面走來的同時,我覺得我不能輸,因此我牽起在我旁邊的任倉旖,十指緊扣的摟著他,並且假裝有說有笑地走過,任倉旖似乎察覺到什麼,也沒有反抗,自然地陪我演這齣戲

 

  走過的同時,負心漢認出我來,他的眼睛沒有離開過我身上,從眼角的餘光看到他好像想要叫住我,但我不可能給他機會,我一輩子恨他

 

「妳還好嗎?」我跟任倉旖停留在我家底下

「還好,我沒事,只是看到仇人而已」

「原來是這樣…」說完這句話,他把我抱進懷裡

「你幹嘛阿」其實我也沒有要推開他的意思啦

「看妳受委屈的表清,有點心疼」

說完這句話,胸口酸酸的感覺越來越明顯,我也抱著他,在他潔白的襯衫上留下的一攤淚水

 

 

 

 

「嘿,任倉旖,要上來我家嗎?」

 

 

 

每夜的處女膜(6)   

每夜的處女膜(7)   

每夜的處女膜(8)   

每夜的處女膜(9)   

每夜的處女膜(10)   

每夜的處女膜(11)   

每夜的處女膜(12)   

每夜的處女膜(13)   

每夜的處女膜(14)   

每夜的處女膜(15)   

每夜的處女膜(16)  (完)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