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深夜調情(5)

深夜調情(1)

深夜調情(2)

深夜調情(3)

深夜調情(4)

 

說不上情生意動,但或許是他毫不猶豫的答覆留住了她。最後,她沒離開,只是靜靜躺在床上望著這個雙眼失明的男人。

 

他的五官算得上俊雅,如果用現在的標準來看,大概就是介於花美男與斯文帥哥之間吧,可惜瞎了眼的眼瞳沒有光彩,也有著幾分怪異。

 

聽說他跟Roy一起出門的時候,還曾讓女性搭訕,但是一摘下墨鏡,美女轉頭就走了──這就是人哪。

 

Roy跟他是這間酒吧的老闆,兩人合資開店,但帳目、人事都是Roy在管,他說他只負責彈琴演奏跟每月固定收拆帳的利潤。

 

Louis雖然是個盲人,但他將自己打點得很好,至少,每天上班時,她看見他一定是一襲筆挺的西裝,脖子繫黑色領結,腳下是一雙永遠擦得發亮的黑皮鞋,正式而拘謹的裝扮很難讓人討厭他。

 

儘管是個鋼琴酒吧的琴師,還雙眼失明,但他對工作的態度說明了他看重自己的職業,並且不感到自卑。在這樣的聲色場所混飯吃,他卻像是一張在墨水缸裡永遠染不黑的白紙,面對酒吧裡的公關小姐天天被人性騷擾,他卻從沒有吃過女人豆腐,Roy偶爾會開她們黃腔,但他連這點都沒做過。

 

或許是因為這樣,她才會選擇在痛苦難堪的今夜跟他上床。這個男人並不清高,但至少比她見過的男人不汙穢下流。

 

莎夏撫摸著他的臉龐,對方也同樣伸出雙手,在無盡的幽暗裡描繪著她的輪廓。她與他面對面,但看得清景物的人只有她。他微涼的指尖拂過她的眼、眉、鼻、耳,最後駐足在她的唇上。

 

「怎樣?很漂亮吧?讓你占便宜了。」

 

他只是淡淡微笑,「對於瞎子來說,用摸的,還是分辨不出美醜。不過,能在鋼琴酒吧上班的,外貌都不至於太差。」畢竟鋼琴酒吧的公關小姐是以銷酒為主要業績,姿色不好手腕不夠業績壓力會很大。

 

「這是恭維還是敷衍?」她擺開他觸摸的手,「既然都沒差,你隨便找個女人上床就行了,何必說想跟我上床。」

 

他吞了口氣,依舊因情慾而沙啞的嗓音說:「因為那是實話。盲人對於外貌的美醜並沒有太多世俗的定義與界限,對瞎子而言,敏銳的是他的聽覺與嗅覺。」而她的聲音太過動聽,總能激起他的性慾。

 

莎夏不以為然地輕蔑哼聲,「先生,根據Roy說過的話,你不是天生的盲人,而是幾年前才瞎的。」

 

他的眼睫微微眨動,「所以,承認妳的美醜很重要?」

 

這句話問到了她心坎裡的糾結。

 

莎夏靜默片刻,背過身拉起被褥,回答的聲線有些飄忽。

 

「不重要。早就不重要了。」

 

不管她的外貌如何、身材好不好,她不過是個能輕易跟男人上床做性交易的酒家女。過往那些稱讚她美貌的稱呼與頭銜,都已經不重要了。

 

她唯一擁有的,是這副世人眼裡殘破的軀殼。

 

她在黑暗裡用思想無聲自嘲,閉上眼入睡的那一秒,有淚水從眼角滑落。

 

12夜粉絲頁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