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紅薔薇的誘惑(5)

紅薔薇的誘惑(1)

紅薔薇的誘惑(2)

紅薔薇的誘惑(3)

紅薔薇的誘惑(4)

 

她感覺到那熟悉的火辣燒到雙頰,她知道這意謂著此刻的她肯定是面紅耳赤。她害羞得不知所措,如果不是靠意志力,她會用雙手遮住她的臉。

 

我的天啊,這是什麼情形?

「妳平常沒有習慣喝酒吧,可能紅酒對妳來說還是烈了些。」

「嗯……你說的對,我可能還不習慣喝酒,不好意思我去一下盥洗室整理一下。」

 

不知道要說這個男人是壞心還是貼心,居然反應這麼快為她找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台階下。明明他是始作佣者,她卻還得要感謝他一番。

 

事實上,她真正只交過兩個男朋友,每一任她也都是用心對待。但這世間就是這樣,有些事不是用心就可以天長地久。第一任男朋友大她八歲,床上技巧熟稔,可惜她那時就是一棵小白菜,學得很慢也感受得很清淡,然後匆匆的就結束了初戀;第二任嘛,那都是兩年多前的事了,反正也是很平淡的開始很正常的結束,細節她也不記得了。

 

說到男女之事,她其實也沒有很擅長。因為天生條件有優勢,她向來又能掌有比較多的主控權,對手並不多。但沒有遇到很多對手的結果,就是遇到強而有力的對手就潰不成軍。

 

回到餐桌之後的時間,她顯得有點心不在焉,只要看到他那修長的手指,就忍不住不自在起來。

「我們去散散步,去去酒氣。」

「好啊!」只要能不正面盯著他的手指看,她萬般樂意。

 

他似乎很了解北投有哪些私房景點,他開車帶她來到這處不算陰暗卻不是人聲鼎沸的地方,台北市就在眼前,街燈樓燈車燈,點綴得猶如繁星點點。這不禁讓她想著,是不是他曾經帶過不少女人來過?

 

一陣秋風襲來,完全不浪漫,因為她冷得要死,手臂都起雞皮疙瘩。一件衣服覆在她的肩上,是他的西式外套。

「謝謝……」她在心裡默默嘆了一口氣。

這個人真的是好男人啊,最豈碼懂得照顧同行女伴。她突然覺得自己笨死了,甭提什麼戰略,根本一敗塗地,不如還是早早打退堂鼓,吃飽喝足散步然後打道回府。

 

「怎麼嘆氣了?」

媽啊,有沒有這麼蠢,不是默默嗎?怎麼是真的嘆出來了……

「就……覺得自己蠢斃了啊。」

「這怎麼說?」

 

朱薇轉過身,無辜的大眼望著他。她沒好氣道:「你看我到山上還穿成這樣,冷死了啦。」

「噗!」

「笑屁啊!」要不是他,她哪會被激起鬥志,雖然知道這時候怪他實在是任性,但是她就有一股氣。

「外套披著還冷嗎?」

「嗯啊。」重點是她真的穿得有點少,而且大腿以下也還滿冷的。

 

他沒有多想,便從背後將她嬌小的身軀圈進自己懷裡,單純地提供自己的溫度。朱薇卻輕晰地感受到一切──那感官,與非感官的。她的心跳如鼓擊,胃緊張的收縮,尖銳的感覺佈滿血液與肌膚,她像是對異性一無所知的青澀少女般僵硬,並輕輕顫慄。

 

他附在她耳邊輕聲道:「但妳今晚真的很美。」

 

她不敢動,矛盾的身軀正在拉扯她的神經。他的溫度讓她全身都暖了起來,但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好像都不受控制了……

 

而此時的她在他的眼中,又是另一種風景。她低垂著頭,髮絲滑落一旁,背對著他露出一側嫩白的頸項。她的玉頸粉嫩,像會飄露香氣,這教他忍不住湊近,想要證實那玉頸是否當真香氣馥郁……他的鼻息吐在她的頸部,鼻頭竟然觸碰到了敏感的肌膚,她雙腿一軟,緊緊抓住面前的欄杆。

 

天阿,她在深呼吸,彷彿不如此就無法汲取空氣。

 

光是唇觸遠遠不夠,他需要的更多。他輕輕啃咬,緩緩滑動,然後在聽到她發出如哽咽般的低呢而停下。他微笑地往前一步,她慌張地找不到空間再進,他如願以償擁緊著她,唇再度回到她的頸部,來到耳旁。

 

她的氣味自然清新,沒有任何人工香料,他知道不應該這樣對待看起來如此無助的她,但是他卻控制不住,或是說,他根本不想控制。

 

他突然含住她的耳垂。而這已經太超過了,那甜蜜的顫憟變成巨大的刺激。她必須吐氣,可是她居然發出的是喘息。

 

就像一種邀請。

 

《下周日待續》

露華

靈與慾

就女人來說,就是∞的符號

相交連結,彼此平衡

而產生無限大的能量

這就是──愛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