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你做的是愛還是寂寞

他的手指在我的臉頰跳著舞,他望著我的眼睛、鼻子、嘴巴,不帶有任何一點激情,彷彿欣賞著什麼,又像是某一任男友也這樣子過。

 

他不會隨意的吻我,但是每次分別的時候,總會記得擁抱我,親吻我的額頭。

 

我還記得那天被經理臭罵一頓,翻遍手機的通訊錄之後,好像只能打給他,所以我撥出去了那通電話。他聽我哭了十分鐘,哄了我十分鐘,然後告訴我晚一點一起吃宵夜。

 

我一直都搞不懂,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我們不是說好,就只是炮友的關係嗎?

 

吃完宵夜之後,他問我要去休息嗎,我點點頭。

 

上了他的車,我們開始擁吻,唇與唇之間不斷發出呻吟,激情帶來了更大的喘息,車子裡只有我們的悶哼跟唾液交換的聲音。他揉著我的胸部,我摸著他勃起的下體,恨不得馬上跨坐到他身上,我推開了他,他摸著我的臉,然後一個轉身右手打進D檔,直接開往最近的汽車旅館。

 

才關上了車庫的門,他就把我壓在牆上激吻,我們一路吻到樓上,他連我的絲襪都懶得脫,直接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後從我下體的位置撕開我的黑色褲襪。舌頭不斷在我嘴巴裡交換激情,手揉著我的陰蒂探索讓我呻吟的那一點。他只要很興奮的時候都會舔舐我的耳朵,耳朵傳來他的吸吮讓我更忘情搖擺臀部。

 

他不喜歡戴套子,我總是很困擾這一點,因為這樣我固定在吃事前藥,好處是月經都很準時。

我們已經這樣只和對方做愛半年了,整整半年!

 

中間我交過一任男朋友,但是短短兩個禮拜就分手。那段時間我們也沒有失去聯繫,只是包含和那任男友曖昧期,前後大概兩個月我們都沒有見面。

 

他倒是一直都沒有交女朋友,只是會有一些吃飯、看電影的妹子,總在做愛完跟我分享那些妹如何如何,又哪個妹好像上鉤了。

就像我也會告訴他,哪個男人在對我示好,其實我也滿想跟誰做愛看看的。

 

奇怪的是,我們誰都沒有坦承有和別人做愛。

我是真的沒有,而他呢?他大概有吧,只是不想說,其實我也不想知道。

 

我們就一直這樣保持好朋友的關係,有時候下班一起吃飯還很公開的打卡標記。

 

那天兩個人側身躺著,而我背對著他左腳往後跨著他身上,他扶著我的腳臉靠在我的耳邊不斷說:小騷貨,爽不爽?喜不喜歡被我幹?

我突然覺得好厭惡,我推開了他,站起身之後看著那個我已經被他幹了半年的男人,他看起來好陌生好醜陋,我記得當初還覺得他是我的菜啊!

 

他錯愕的看著我,問我怎麼了,我好想哭又覺得好恨這一切,我馬上穿上衣服打電話到櫃檯叫了計程車。

 

「我想換了一個女人,只要你幹得下去的就都好吧?那請你換一個吧!我想有我的名字,跟一個男人在一起。」

 

我不知道我到底想通了什麼,我只知道這樣下去的自己,越來越寂寞。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