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草食系肉食男(4)

草食系肉食男(1)

草食系肉食男(2)

草食系肉食男(3)

 

 

 

這個專訪一做就做了兩三個小時。

 

等到想問的問題全數問完的時候,天已經透著灰濛濛的微亮了。

 

林羽潔心滿意足地闔上寫得亂七八糟滿滿的筆記,對他禮貌性地鞠躬道謝,「真的非常感謝你,佑……喔不,承一。」

 

「妳習慣喊哪個名字就喊哪個吧,不必勉強。」

 

「你不擔心別人知道你的過去嗎?」

 

他淡淡微笑,「真要擔心就不會去拍A片了,男女優的臉上可沒有打馬賽克。」

 

她再次點頭道謝,到櫃檯付了數目不小的費用。其實訪問途中有其他男公關頻頻來敲門,但都被佑一回絕了,因此相當於她獨佔他兩個多小時,他沒有轉檯真是太讓人感動了。

 

她慢慢走出俱樂部,聞著清晨新鮮的空氣,伸了個懶腰,準備走到街口去招計程車,後方傳來鑰匙擺動的聲音。

 

「你下班了?」

 

「嗯,今天剛好排班到這個時間。」他隨口問了句:「妳騎車來還是開車?」

 

「呃,我準備搭計程車……」

 

承一沉默一會,輕輕開口:「介意人送妳回去嗎?」

 

「啊?」她眨眨眼,給予良心建議,「佑一先生,你剛剛有喝酒,酒駕是違法的事。」

 

他的喉嚨滾出兩聲輕笑,「小姐,專訪時我從頭到尾只喝了一口紅酒,後來改喝水,妳沒發現嗎?酒精效力早就退了,妳今天的酒錢花費不多喔。」

 

她的臉頰爬上淺淺的緋紅色。

 

難怪剛剛櫃台收費人員跟她說佑一今晚做虧本生意……

 

「你酒醒了?」她做二度確認。

 

「今天還沒醉過。」他輕柔握起她的手腕走往停車場。

 

恍惚中,她已經坐上他的車。呆呆看著窗外流動的街景,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川崎佑一,那個在今天之前明明只是躺在她D槽女性A片資料夾裡的AV界頂尖男優,現在正開著車送她回家。這時,她忽然想起曾經有女優說過說佑一很溫柔體貼這句話。

 

她覺得心飄飄然的,好不真實,但也覺得有股惋惜在心中蔓延。

 

「為什麼回國後還選擇男公關這一行呢?」這是她始終無法理解的疑問。

 

細碎的喃喃自語飄入他耳裡,他打了方向燈,轉動方向盤,笑著說:「為什麼要賺這種錢是嗎?」他指著窗外的街景,「妳看,美容美體沙龍、美妝店、保養品店、美甲店……各式各樣賺女人錢的方式與管道,為什麼獨獨我們這種行業會讓妳覺得不同呢?一樣都是在賺女人的錢,而我們的目的是讓妳們開心,這樣哪裡不對?這就跟妳到大賣場看見一堆商品,妳挑選了自己喜歡的某一樣物品,並且為購物感到開心的道理是一樣的,沒有任何不同。」

 

「你覺得感情可以販賣嗎?」

 

「因為做這個行業,所以妳覺得我們沒有真心,是嗎?事實是,妳們怎麼看待我們,也會決定我們跟妳的互動與界限在哪裡,小姐。」他一字一句慢慢地說,嗓音維持一貫的輕柔,「生意的基本原則是供需問題,有需求就出現供應,只是販售的內容物不同而已。我們真誠與客戶做情感交流,幫忙紓解寂寞、排解生活壓力、幫客人找回快樂,但真心是不隨便出賣的。」

 

「所以你跟客人情感交流,卻不交出真心?這很矛盾……」

 

「感情有很多種,愛情只是其中一種。」他彎起嘴角,指正她,「不要將情感直接跟愛情裡的真心畫上等號,這世界並不是只有愛情。還有,不要將情感冠上至高無上的貞潔擁戴,它可以是非常粗鄙的──在被另一半狠狠劈腿、搞外遇的時候,妳嘴裡的真心瞬間變成一文不值的垃圾,會讓妳只想遺忘丟棄它。」

 

唔,他點出了她的盲點。

 

她覺得自己經歷了一場詭異的思辯過程。

 

其實從專訪開始,他的某些回答不斷在挑戰她既有的想法與認知。直到現在,她仍然覺得他沒選擇從事司法人員這條路很可惜,但這位情色男神剛剛用了不屑的語氣婉轉地回答了她──干妳屁事。是的,他的用詞沒這麼粗魯,但散發出來的笑意充滿不羈。

 

最後,她忍不住說:「不受教條規範卻念了法律系,佑一先生,你很有趣。」

 

他笑著回敬她,「外表清純提問卻重口味、披著小綿羊的皮內在卻是肉食動物的小姐,妳也很有趣。」

 

她紅了耳朵,看見熟悉的小巷弄映入眼簾適時轉移話題,「啊,我家到了。」

 

 

《下週二待續》

 

12夜粉絲頁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