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夜的處女膜(14)

每夜的處女膜(1)

每夜的處女膜(2)

每夜的處女膜(3)           

每夜的處女膜(4)   

每夜的處女膜(5)   

每夜的處女膜(6)   

每夜的處女膜(7)   

每夜的處女膜(8)   

每夜的處女膜(9)   

每夜的處女膜(10)   

每夜的處女膜(11)   

每夜的處女膜(12)   

每夜的處女膜(13)   

 

 

「如果妳還會為了我吃醋,請妳好好想想妳離開我的原因」

 

手裡緊握著這一句話,螢幕始終亮著,至少可以感覺我跟任倉旖的距離近一些,我是真的很沮喪,垂頭喪氣,有氣無力地走到廁所

 

突然有人一把從後頭抓住我,我真的差一點要尖叫了

 

「是我」他沒經過我同意就瞬間偷走我的吻,我始終覺得這種偶像劇情節不會發生,女孩們只要遇到,我想只要不是變態,都難免臉紅心跳,包括我這個即將邁入熟女年紀的人

 

「人來人往的你幹嘛阿」我順勢擦乾嘴角,這動作似乎太明顯,許多要進去上廁所的路人紛紛投以狐疑的眼神

「沒幹嘛,逗逗妳而已」說完這句話,他頭也不回的走了,他離開的背影好像是一行我在也碰不到的航線,他就這麼地消失在人群中

 

 

 

從那天開始,我再也沒見過任倉旖,我很倔強的沒有聯絡他

我以為他會心軟他會纏著我,我實在太低估他了

一個男人想真的堅持某些事某些理念的同時,好像沒有力量可以改變他

 

我跟沈豪持續又在一起了三年,三年裏頭他無數次表達想結婚的念頭,而我總是以還沒準備好為理由拒絕

「如果這一次妳還是覺得還沒準備好而不願意結婚的話,就分手吧」

 

這是所謂的逼婚嗎?

他坐在旁邊,雙手指尖相碰靠著膝蓋,一臉凝重地問我,愛情的終點是否非得結婚,才算是完美結局,後來的我一點也不憧憬婚姻,同事離婚得離婚,有人還得自己帶孩子,那種辛苦使我畏懼,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跟他幸福廝守到最後,沈豪跟我現在的相處好比家人,沒有激情

 

我會在他下班前弄好晚餐,無論是微波食品還是巷口買回來的乾麵,我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好好為他下廚,應該說我根本沒有想為他付出的心力,畢竟他總說我煮的湯沒有味道,米飯煮得太硬,他鄙夷的嘴臉讓人討厭

 

「好,那就結婚吧」

「真的嗎?」沈豪終於露出他難得的微笑

平日的我們真的是相看兩不厭,不對,是「越看越討厭」

他討厭我假睫毛亂丟,我鄙棄他四處亂放的臭襪子

對於生活習慣非常不合諧的我們還要結婚?真是瘋了

 

對了,談到我們的性生活

我總是用「很累想睡覺」這招拒絕他的邀約,我甚至希望他自己去打手槍解決,性感睡衣早被我封印在衣櫃,他的大象情趣內褲早就泛黃沒穿過

 

有一天晚上他從背後抱我,開始手來腳來,我就開始害怕,他搓揉我胸部的時候,我覺得很煩,順勢撥開他的手,他不死心又再觸碰我下面,我不耐煩的呼了一口氣,他卻也惱羞成怒地用力掀開被子,自己跑到筆電前面看A片尻尻,很好,順了我的意

 

我好像真的會上演落跑新娘,我想我真的不愛他

 

隔天到公司上班時看到一封公文,董事長的大兒子不幸過世,因此全公司放假一天,心裡以為賺到一天假,下一秒往下拉看到最後一行字

 

「請全體同仁到場參加公祭」

 

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不過聽說董事長在國外的小兒子也會回來參加公祭,這個消息可振奮人心,多金又帥氣讓人好奇他的真面目…

 


 

每夜的處女膜(15)   

每夜的處女膜(16)  (完)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