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夜的處女膜(15)

每夜的處女膜(1)

每夜的處女膜(2)

每夜的處女膜(3)           

每夜的處女膜(4)   

每夜的處女膜(5)   

每夜的處女膜(6)   

每夜的處女膜(7)   

每夜的處女膜(8)   

每夜的處女膜(9)   

每夜的處女膜(10)   

每夜的處女膜(11)   

每夜的處女膜(12)   

每夜的處女膜(13)   

每夜的處女膜(14)   

 

 

「請全體同仁到場參加公祭」

 

這份公文雖然讓人感到頭疼,包括我隔壁那位基督徒同事,不曉得該如何是好,但卻也增添幾分期待感,我可不是期待參加葬禮,是想瞧瞧船吳中神祕的小兒子,他不像董事長的大兒子,從來都不露面,包括公司聚會也從來不參加,我一度懷疑根本沒這個人

 

幾天後的清晨,我淡淡的上了些粉底,穿了一襲黑雪紡長裙,搭配純黑的太陽眼鏡,我想這是葬禮上最基本的穿搭了,畢竟我不想帶著泡泡眼去上香,我可是準備好隨時睡回籠覺的人

 

坐在座位上差點打瞌睡的我,挨了旁邊的同事的拐子

「王以莉,小王子來了」

我努力擠壓幾下眼睛,想讓視線清晰一些,不過這種嚴肅的場合可不宜兒戲

 

內心震驚的力道著實讓心臟差點無法負荷

原來

小王子是______任倉旖

 

雖然換了髮型,瘦了一點,我能確定我沒看錯

我努力低頭不想被任倉旖認出來,不過卻有一種被掃射的感覺,我有一種做錯事的感覺,不希望被清楚的指責,能指責我的就是任倉旖

 

結束之後我想匆匆開車離去,開車門的那一秒,有人用力一推,車門被關上了,正當想發怒的時候,抬頭一看就是我害怕的對象_任倉旖

 

「沒想到你會來參加」

「嗨,好久不見,會來是因為公司規定拉....」

任倉旖遞給我一張飯店的房卡,背面寫著房號

「兩小時到這裡等我」之後匆匆離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覺得女人有時候是犯賤的,明知道可能會發生什麼事,卻還要裝白癡的說我不知道會怎麼樣,所以想去看看,拜託,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可能會被脫衣服喔

 

那是一間很簡約得商務房,並沒有很大的落地窗,也不是能看到海景的風景房,只是一間很普通的房間,我躺在床上想感受任倉旖的味道,就像個小孩般,把他的棉被捲在自己身上,一直呼吸著

 

房門打開的感應聲震懾我,我趕緊端坐在床邊,任倉旖看到我,將脫下的西裝外套披在沙發邊,然後帥氣的拉鬆領帶跟領口,播了播那梳妝整齊的油頭,他走向我,默默地靠近,愈來越近的距離下,我的臉都能感覺到他的鼻息,我將臉別向一側,他的唇輕輕碰觸我的耳朵,用鼻尖不斷搔癢我的頸部,我的胸口開始發熱,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有反應,終究還是克制不住,他,變得太會調情了

 

我舔了舔乾涸的嘴唇,看著任倉旖褪去白襯衫,顯露出精壯的身材,我們沒有太多的言語,彼此間默認這次的發生

 

我躺在他懷裡,內衣肩帶慢慢滑落,我享受在他手指間的愛撫,我的唇邊滿是他的唾液,多麼濕潤,他撫摸著我的頭髮,我多想時間停止在這一刻,因為我真的太久沒做愛

 

很快的我已經受不了想要他插入,他拉扯著我的腰,努力地想拉近我跟他的距離,肉體的碰撞聲,我忍不住拉他的手用力蹂躪我的胸部,心裡想著我有多久沒這麼羞恥

 

任倉旖射了,射在我身上,以往的我都會討厭他這麼做,今天的我等待任倉旖溫柔的抽衛生紙,將它擦拭掉,原來時間真的會改變一個人,以前我總是不珍惜,認為對方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我內心開始滿懷愧疚,我知道任倉旖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的愛我,於是我傷感起來.

 

「任倉旖,我能問你一件事嗎」任倉旖正溫柔地幫我洗頭,這是我們從以前以來的默契,打完炮就是要一起舒服的洗個澡

「什麼事」

「現在的你,還愛我嗎?」

任倉旖安靜地思考一會兒

他說_________

 

 

 

 

每夜的處女膜(16)  (完)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