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做愛實驗(2)

Share

王葳,21歲,雙子座,服裝設計系,單身,有約炮經驗。

Advertisement

我的新身體是一個身高165公分,臉蛋可以當平面模特兒資格的漂亮女生,這個時代稱作「正妹」,因為一個人搬到北部讀大學,小套房是她最方便和不同男生上床的地方。她在半年前被男朋友劈腿之後就維持著不停換男伴的生活,完全是我想要實驗的身體,沒有感情的性是為什麼要存在?

她的手機有下載交友app,叮咚聲響個不停,但都只是打聲招呼而已,看來我要嚐試什麼是「約炮」。

隨意選擇了一個看起來像是這時代的帥哥,身高178年齡24歲,濃眉大眼,俐落短髮跟海邊裸上身的照片,我們很快速地約好一起晚餐。

街上都是人與人邊走路邊對話,整個城市顯得很吵雜,和我從影像紀錄上看到的畫面一樣,高樓大廈跟老房子參雜在這個都市,但是人與人之間熱絡的互動超乎我的預料。
只是也有許多人已經被科技綁住,一個人的往往邊滑著手機邊走路。

見到他了,凱文。

原來見網友就是這樣,到了定點兩個人透過通訊軟體確定,然後鼓起勇氣跟一個陌生人打招呼,若無其事地走進餐廳努力找話題對話。還有無止盡的打量,他眼神不斷地飄移打量,坐定之後吃飯眼神卻完全定睛在我身上,可是我完全無法理解他眼神是否有在嘗試傳達任何訊息。

連食物都好豐富!雖然很不健康但是好好吃,味覺不曾被這樣刺激過,這麼多這麼豐富的味道,無法克制地微笑跟興奮,這種情緒是我出生到現在都沒有過的,原來不是所有對身體有害的就是不好,至少彌補了人類感官上的刺激造成快樂的感受。

我們很理所當然地往凱文家前進,我也覺得不無壞處,去看看那個時代年輕男子的房間也好。他的房間好乾淨,沒有太多雜物,除了桌面上一些日常用品,一張床一張椅子跟桌子,木頭衣櫃半敞著隱約看到裏頭整齊的衣物。

這一點不像我在紀錄上看到的,男生應該多是邋遢且不拘小節的。

可能我顯得太緊張,他壓了一下我的肩膀要我坐在床上,然後他也坐到了我的右側。

「我幫妳按摩。」很奇怪的邀請,但我只是點點頭。他移動到我後背,開始按壓我的肩膀跟脖子,一邊跟我聊著他的生活,不一會他的手就停留在我的耳垂,身體開始有很奇怪的反應,不自覺地顫抖抽蓄,很輕很輕不像是生病或者太誇張地抖動,而且會下意識的躲開。

這是調情嗎?

他是不是在親我?耳垂的觸感不太一樣了!然後濕濕的,是舌頭嗎?我怎麼覺得全身都好奇怪,每個毛孔好像都打開覺得身體好無力,整個耳朵都不斷在充血脹紅著,好像他舔著的不只是耳朵,好像全身都被這種濕潤的觸感包覆。

「啊~」我不小心發出了聲音,這完全不是我所能控制的。怎麼會有點無法動彈,只想任由對方擺布呢?

我試著想推開他,可是他吸吮我的耳垂讓我身體抖動的更嚴重,完全軟癱在他懷裡。他的眼神好迷濛,而我呢?只覺得呼吸急促全身發燙,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

《下周三待續》

Advertisement
Mrs.L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