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妳只是他寂寞的出口

▲(圖/Shutterstock)

情人節又沒有任何禮物,連吃飯他都用加班拖延,妳老早準備好的訂位只能取消了。妳好氣,但是他的理由又讓妳啞口無言,連跟他抱怨吵架都顯得無理取鬧。

約會看電影他總是變得很忙,但當他想要找妳的時候,就好像全世界都不需要他一樣,妳一下班到家他就可以馬上飛奔到妳的住處。手上拎著妳最愛吃的那間豆花,其實妳還沒有吃飯。

「你吃了嗎?」

『當然吃了啊,下班餓死了!』

妳不打算接話,妳一直在等他下班要吃晚餐,把他手上的豆花接過來也沒有胃口,才彎腰把豆花冰到冰箱,他已經從身後抱住了自己,下體粗魯地撞擊妳的屁股,兩手捧著妳因為生理期要到而腫脹的胸部,妳好痛,下意識的拉開他的手。

「好痛喔!我那個快來了胸部很脹啦。」
『喔,好啦不摸,那可以內射嗎?』
「不行啊,誰說那個快來就可以內射了,你又不想娶我。」

他擺了一個不耐煩的表情,從皮夾拿出不是他慣用品牌的保險套,妳雖然起疑但還是躺到床上,在他拿保險套的時候妳已經自己脫光了衣服,妳知道他總是不喜歡幫妳解內衣釦。

還記得以前他喜歡看妳的裸體,說妳鎖骨很漂亮,然後開始親吻妳的脖子沿著鎖骨到肩膀,每一次親吻都很緩慢卻很用力,那種用力不會弄痛妳,但是很深,好像要把妳吃掉。

現在他只會很快的勃起,然後開始吻妳的嘴,準備直接開始。

他的舌頭像失去方向的在妳嘴巴裡亂竄,一手又揉著妳脹痛的乳房,或許因為腫脹變得比較大所以摸起來比較爽吧。妳很努力投入在氣氛當中,可是他的鬍渣一再提醒妳胸部跟人中都很痛,還好他終於換個方向親妳的耳朵,耳邊不斷傳來吸吮聲,其實妳不喜歡整個耳窩都是口水,亂噁心的。

還好他親妳的胸部時多半都溫柔許多,舌尖上下左右撥弄乳頭,因為脹痛讓乳頭也特別硬特別突起,妳終於感覺到敏感帶來的快感,閉著眼睛幻想他以前會笑咪咪地看著妳問妳舒不舒服。乳頭因為被口水沾溼,冷氣的風吹過來讓乳頭有一點刺痛感,可惜他只會含住胸部用力吸,妳多希望他可以慢慢地舔,多和妳有一些眼神的交會。

他幾乎不再用手摸妳的下體,以前他最喜歡埋在妳雙腿之間用舌頭讓妳下體溼了床單一片。現在他只想快點把陰莖放進妳的體內,持續的活塞運動,直到射精那一刻。妳像是沒有靈魂的軀殼,配合他的一進一出,規律直到最後加速的抽插,妳彷彿可以計算出他何時精液噴射直到抽離妳的身體。

一切不再有任何意義,但是妳不想失去他,在妳的認知裡,他還願意跟妳上床代表還愛著妳。

腫漲的下體因為淫水分泌太少,摩擦到讓妳覺得腳怎麼交叉也合不起來兩瓣陰唇。就像你們兩個人躺在一起,心卻再也無法靠近,好似有一道隔閡,又像是被直接切開。妳不在乎,妳只想把他留在身邊。

睡醒的時候他已經不在枕邊,妳回想上次見面已經是兩個禮拜前,行程似乎跟昨晚一樣,妳還是感覺得到下體會興奮全身會酥麻,但是高潮卻一直到不了,每感到舒服一點,卻又被心痛壟罩。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