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做愛實驗(3)

做愛實驗(1)

做愛實驗(2)

 

我開始回想曾經尋找過的影片,但是大多數有性交畫面的影像紀錄都被上鎖,沒有密碼無法觀看。

 

所以性交,也就是「做愛」到底會是什麼樣的情況?我有需要擺出某種姿勢,或者進入睡眠狀態嗎?接吻又算是做愛的部分嗎?可是我們的時代是可以接吻的,不過就是兩個人四瓣嘴唇貼在一起嘛!那我現在到底該怎麼應對凱文接下來的所有舉動,是該一動都不動,還是學他呢?

先不要動或許比較不會犯錯,就保持原狀好了。

 

因為生理不會顯示出異常的反應,我整個人軟癱倒在凱文懷裡,他開始親吻我的額頭臉頰,然後親我的嘴。

 

可是,他為什麼一直要把舌頭伸進來?!這太奇怪又太噁心了,我緊密牙齒阻擋他舌頭的侵入,他將我扶起之後坐在我面前,『放輕鬆就好,我們慢慢來。』凱文對我說。

 

凱文扶著我讓身體往後倒,我就這樣手無寸鐵的躺在他的床上,『會緊張就閉上眼睛吧。』凱文說完之後我也照著做,清楚感覺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額頭,沿著鼻樑親吻直至鼻頭,我想接著又是我的嘴巴,他一定又會把舌頭伸進來,我是不是要把嘴巴打開讓他親?他的舌頭是要做什麼呢?

 

果不其然他開始親我的嘴巴,舌頭在我的門牙滑動,我微張開本來緊閉的口腔,他的舌頭開始觸碰我的舌頭,這感覺很奇怪,說真的有點噁心但是我卻不由自主也開始舔他的舌頭。

 

我還是想不起來這個行為有什麼類似的說法,可是我相信這一定是做愛之前一定要做的事情,因為我開始有點無法克制自己了…

 

頭有點暈,無法思考腦袋中的資料,呼吸又開始急促,甚至想撫摸他的身體。

擁抱也好,或者繼續將舌頭觸碰我的身體,我不太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想一直碰到他的身體,然後把這個有點昏有點熱甚至很喘的感受,維持下去。

 

凱文也熟練地解開胸罩扣子,把我身上每一件衣物都脫下,包含內褲。當我正因為赤裸而感到扭捏躲進被窩時,他也脫光了衣服,我第一次看到這麼粗這麼長的陰莖,可能是因為我們這個時代已經剝奪男性「勃起」的能力,陰莖只剩下小便的功能。

 

而現在凱文是在一個傳說中「勃起」的狀態,站在我的面前。

 

所以他的性器官應該會觸碰到我的性器官,也就是我的陰部。我還沒有好好檢查過王葳這個身體有沒有與我不同,但現在已經都來不及了。

 

凱文坐在我的身上,靠近肚子的地方,應該說他是坐在我的下腹部。兩手捧著我的乳房開始搖晃我的胸部,這應該也是調情的一種,但我沒有很明顯的感覺。直到他的手指撥弄我的乳頭,然後捏住,「啊~」竟然又痛又舒服,一陣酥麻從我的陰部竄上,陰部也呈現腫脹搔癢。

 

本來坐在我身上的凱文挪開後換成跪姿,『妳有玩過69嗎?』凱文回過頭問我,但我根本聽不懂什麼是69就擺出疑惑的表情,『那妳可以幫我口交吧?』凱文的表情變得和先前不太一樣,兩眼直直盯著我看,不像吃飯的時候總會眼神飄忽左右亂看。

 

『用嘴巴含住我的肉棒啊!妳少裝了!』凱文用手扶著剛剛震懾到我的陰莖,似乎真的要我含住,難道這是做愛一定要做的行為嗎?我雖然感到有點狐疑,畢竟口腔不應該算是性器官吧?這樣就會懷孕嗎?那我是不是應該要做避孕?!

 

雖然我真的很疑惑,但還是照著做了,肉棒在我嘴巴裡幾乎快撐破我的嘴角,王葳是一個有著櫻桃小嘴的女生。凱文的腰部開始擺動,他的陰莖在我嘴巴裡不斷進進出出,我為了讓他能夠保持這樣的動作一直維持張嘴的動作。莫非這就是性交?

 

《下周三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