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做愛實驗(7)

做愛實驗(1)

做愛實驗(2)

做愛實驗(3)

做愛實驗(4)

做愛實驗(5)

做愛實驗(6)

 

 

 

或許是害怕被人發現,凱文不像上次那樣撫摸我的身體,反而直接撫摸我的陰唇,我也不斷左顧右盼,就擔心突然有人經過瞧見這一切。

這完全是不合理的行為,如此私密的舉動怎麼能在公共場合發生呢?這行為又愚蠢又骯髒,萬一有昆蟲或者泥土沾染到我的身體,還是有警察或者雞婆的民眾大聲宣揚呢?
做愛,不就是兩個人用身體實行相愛的方式嗎?

 

凱文性急的時候不再像當初那樣溫柔,粗暴地壓著我的頭,要我身體再往前傾並趴在樹幹上。我快哭出來了,因為太害怕及緊張,還有他不再是我所認識的凱文,我好像被強行的做愛。

 

可是身體卻非常的誠實,緊張讓我變得更敏感,他只要碰到我的身體就像觸電一般酥麻,愛液已經從陰道流出來,凱文套上了保險套之後壓著我的背,把陰莖插進我的身體。
 

酥麻感比上次更加強烈,或許是我更懂得如何去感受陰道被插滿的刺激吧?!可是四周呼嘯而過的車聲,讓我無法專心和凱文做愛,我總會忍不住仔細偷聽有沒有人的腳步聲,或者哪台車子突然停止行進,即使連路燈都照射不到這個角落,可是如此不知羞恥的行為還是令我感到不快樂。
 
『趴著。』凱文把陰莖從我身體拔出來之後對我這麼說,我照著他說的雙手跟膝蓋撐在地上,而他單腳跪著,手扶著我的屁股。 

 

或許是附近的草叢比較高,這個姿勢讓我幾乎無法看到草叢以外的景物,可以騙自己不會被發現這裡有人。加上流動的車聲也變少了,我不再緊張兮兮的,凱文或許也發現我先前的異狀,跪下來之後並沒有馬上繼續剛剛抽插的動作,反而埋進我的屁股,親吻我的陰部。

 

眼前是一片草叢堆,膝蓋跟手掌被草地扎得有點疼,我咬緊了嘴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嬌喘聲,凱文敷衍得用舌頭快速撥弄陰唇,手指指端試探戳進我的陰道,原來他只是在把我的淫水挖出來。

 

確定陰道繼續燒燙,淫水因為他的親吻還有刺激的羞恥感而繼續分泌,凱文再次把插進我的身體,一絲猶豫都沒有,並且馬上加速抽插。

 

不出一分鐘的時間,我就能感覺到凱文的力道變大,他的雙手扶在我的腰際,頻頻把我的身體往他的身體撞,他的陰莖就插得更深入了。

 

接著他停住,我的陰道並沒有太明顯其他的感覺,只知道他插得比較深入停留在我的身體裡。我想他是射精了吧。

 

他拔掉裝著精液的保險套,跟我要了幾張面紙包起來。匆匆要我快穿好衣服離開,這次他不再牽著我的手,一路好像不認識我一樣地走,我叫住了他。

「凱文,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他轉過頭之後用一貫的溫柔眼神回應我。

 

「你對我,有愛嗎?」

 

他先是一陣傻眼,接著反問我說:『我有沒有聽錯妳的問題?』

『我們不是早就說好只是炮友關係嗎?怎麼可能會有愛?妳不會喜歡上我了吧?這樣很麻煩耶~』

 

我又開始感到疑惑,「做愛」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性交,而做的不是表現愛,又是什麼?

 

 

《下週三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