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御姊愛/《女人真心話時間》做愛到底該不該講話呢?

 文/御姊愛

 

 

所謂的做愛講話,當然不是指「關個燈吧」、「套子在哪?」或「幫我抽一張衛生紙」這種,而是指鹹濕的dirty talk,那麼到底多dirty叫做dirty呢?這就看每對的好色指數見仁見智了。

 

「我完全不能接受dirty talk!」好友小莎是身邊少數坦承自己完全無法來這套的,「我不會講,而且只要對方一講我也會馬上冷掉。」

我聽了有些驚訝,因為小莎平常是個挺愛講垃圾話的個性,「例如哪些不能說?」我問。

「嗯………」她側著頭想了很久,彷彿連一句台詞都想不出來。我看著她,「可以說『我好想要你』嗎?」

「不行。」她搖頭。

「那….『寶貝快上我?』」我有點故意鬧她。

「當然不行,這太over了。」

「該不會….連對方問說『想不想要我進去?』都不行吧!」我皺了眉頭。

「不行啦,要進去就進去啊,反正我沒說不要就是可以進嘛。」總之我後來弄明白了,小莎在床上的期待就是默劇的標準。喔,據說不明呻吟是最低容許範圍,但是男人只可悶哼,不得低鳴或喟嘆或驚呼。

 

……哎唷喂呀,這實在也太嚴苛。

 

不能接受dirty talk的人多半也不見得是個性困於禮教,你用肢體引導他們做些五花八門的體位倒也不見得不行,但是講了幾句調情話他們偏又覺得假,像在做戲很困窘。可是偏偏許多人在床上就愛來幾句,尤其特愛使用平日生活中不會用上的下流動詞,越髒越粗鄙的關鍵字,在床上聽起來就特別來勁。

 

前輩苦苓說過,一對男女要在一起,有三個基本要件:「看得來」、「談得來」、「睡得來」。

 

說真的,誰不知道看得來談得來很重要,但是「睡得來」可才是精髓,世間多少男女分開,原因講白了就是因為睡不來。睡不來的問題並不一定是不能用、不好用或不合用,而是雙方的床上哲學差太多。有的人習慣照本宣科,推抽拔就結束一回合;有的人外表看似正經,但床上卻尺(恥)度無上限,文字、言語、小遊戲、道具等無所不色。一個滿腦子SM的傢伙,恐怕很難和上了床只會smile的人有什麼美好的關係。

 

朋友阿凱有陣子把了個清純妹,天天約會天天夾腿,搞得他後來都悟道了,「話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妳在我身邊卻不知道我愛妳,而是妳在我身邊,卻不知老子褲子硬挺挺。」

 

好色是人類天生配備的動力,每個人強弱程度不同,若能遇上一個激發自己所有性潛力的好對手,當然是一件極其幸福的事。

 

至於做愛到底該不該講話呢?根據我不負責任的身邊大調查,適可而止的話語當然最符合普遍社交禮儀,例如「寶貝妳看起來好騷」(啪啪)(打兩下屁股)這樣當然還行,但若你戲份搶太兇,「寶貝妳看起來好騷喔,嘖嘖嘖嘖嘖嘖,騷到吼~我都覺得晚上好像吃了一大鍋羊肉爐一樣安捏…」,我個人是認為就略顯冗長多餘了些,而且不知為什麼就有點想拉肚子了。

 

【文/御姊愛】

 

延伸閱讀

GQ九月號Koji專欄 台灣郎!加油好嗎?

《女人真心話時間》披著情聖外衣的渣男

《女人真心話時間》為什麼女人上過床就變得很煩?

 

GQ
GQ官方網站:http://www.gq.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