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第三者(2)

第三者(1)

 

 

浴室氤氳的水氣讓景象模糊不清,從這朦朧的角度來看世界,倒也美了。

 

太多事物若是清晰放大去瞧,就毫無美感可言了。

 

徐婕怔怔然看著玻璃中隱約的倒影,突然覺得玻璃裡的那個自己漂亮許多。

 

細小的水聲飄入耳裡,她濕溽的鬢髮讓男人勾到耳後,一股溫熱濕潤的觸感襲上耳廓。

 

他朝她呢喃:「妳今天真的很不專心。」自己的男人就在她面前,她卻正眼也沒瞧過。

 

「我只是有點累。」她抹去玻璃窗上的水珠,有氣無力說:「今天讓上頭釘慘了。」

 

「為什麼?」

 

「業績下滑了好幾個月……」她皺眉,「在這個時代,為工作壓力煩惱已經不是男人的專利。」

 

「我不是早跟妳說過,我養妳就好?」他老爺子大手一揮,幫她下了決定,「明天去提離職。」

 

「但我不想讓你養。」她白他一眼。

 

並不是所有女人都認為讓男人養是件很快樂並且光榮的事。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最重要的是:看人臉色,這道理她不至於不懂。

 

況且,他家裡已經有三個讓他養了,她要是把工作辭了跟著當米蟲……總之,想想自己沒這個臉。

 

他吮吻起她的脖子,語氣裡流洩淡淡的沒轍。「妳是我見過最拗的女人。」

 

她挑眉,「男人不就喜歡不好征服的?」有挑戰性才能滿足征服慾,就這點來說,她與他或許是同類人。

 

「所以,我征服妳了沒有?」他的手指在她軀殼上游移,藉著水波紋路感受她體溫的美好。

 

「你說呢?」

 

「目前來看……」他的指尖輕輕揉捻著花叢裡的陰核,鼻息隨著呼吸朝她耳朵裡吹氣,「正在征服的路途上。」

 

她笑出聲,身軀同時一陣輕顫。

 

這飢渴的男人不斷撩撥她的敏感地帶,可見他真的被餓壞了。

 

她回吻他的左肩,跨坐到他身上,看見他胸膛上結痂的細長痕跡,不禁喟嘆:「她又抓傷你了?」

 

「嗯。」

 

「什麼時候的事?」

 

「出國那天。」他的頭埋入她豐滿的胸脯,伸出舌尖來回舔繞她的乳暈。「不聊她了,妳專心點行不行?」

 

在重要時刻聊這類話題讓人很掃興,所幸他的慾望沒因此消退。

 

她仰起頭挺高了雙峰,讓他含住自己敏感的乳尖,女性的雙手沿著他的胸膛朝跨下滑去,掌心輕輕包覆他的勃起緩慢套弄,在他的手指退出自己的身體的時候,微微抬高了臀部,握著他硬挺的男根緩緩坐下去……

 

彼此同一時間發出愉悅的呻吟,雄性的粗嘎嗓音混著女性綿柔的嚶嚀像是一種聽覺春藥,催化雙方對性的渴望。

 

她慢慢擺動自己的臀部,讓他的陰莖在她體內滑動,張嘴嚙咬他的耳垂,讓自己的喘息聲飄送到他腦海裡。

 

兩人髮梢上的水珠滴滴答答落進水中,浴缸內的熱水讓男女做愛的肢體擺動激起層層水花,掩蓋了那細微的滴水聲,那聲音此刻在她聽來是世界上最動聽的音樂。

 

她不要他養她。

 

她只想維持現狀。

 

即便是偷偷摸摸,那也是種快感。

 

 

12夜粉絲頁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