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做愛實驗(8)

做愛實驗(1)

做愛實驗(2)

做愛實驗(3)

做愛實驗(4)

做愛實驗(5)

做愛實驗(6)

做愛實驗(7)

 

 

 

 

一股悶痛感在胸口,我緊揪著領口嘗試讓自己呼吸正常一些。

 

我對凱文這個人其實很陌生,透過交友軟體認識之後,簡短的約會聊著彼此的基本資料,他已經將我設定成「即將要上床的對象」,所以就算我的言談再無趣,他都不會在乎。

 

當男人鎖定獵物之後,他們只想在乎如何到手,至於獵物到底好不好吃,在鎖定之後就不需要再多做評估了。

 

特別是當他滿腦子想著「待會我就可以打炮了」,其實精蟲衝腦的現象早就壓過任何理智。任何男人都一樣,他只會眼神發光閃爍地盯著他的獵物,幻想著待會要用哪種體位衝刺。

 

但女人不是,女人會認真地看眼前這個男人的穿著,檢查他的鬍子有沒有刮乾淨,還是刻意在蓄鬍;指甲是不是太長了,有沒有奇怪的留指甲習慣;體味呢?趁他起身去廁所的時候趕快偷聞一下。

 

女人一直到被炮友插入身體的前一刻,都還在評估這個男人值得做愛嗎?

或者是說,這個男人有沒有機會戀愛。

 

那時候我抱持著實驗的心情和這個男人碰面、聊天,到上床,可奇怪的是我卻敵不過身體的誠實,不自覺想靠近他…想撫摸他的臉龐,想被他親吻乳房,想要知道他更多事情,常常見到他。

 

女人會不小心投射心理感情到交換身體的對象。

 

而男人呢?目前得到的結果幾乎是不會,他們射精之後恢復理智,就看清楚眼前這個女人的優缺點,但絕對會註記上一點「炮友」。

 

他們只會思考怎麼跟這個女人上床會舒服,可以換哪些姿勢哪些場地,這個女人的極限是到哪裡?他不在乎這女人的職業,不在乎她是不是一個有想法的人,更不在乎她幫自己口交的時候在想甚麼。

 

既然只是炮友,大家只對做愛爽不爽負責,有些人根本只顧自己舒服而已。

 

女人卻總是在被插入之前就做了過多分析,就像我一樣。我現在不斷思考為什麼凱文可以對我不產生任何好感,但是親吻時的呵護那麼浪漫輕柔叫人如痴如醉。

 

他怎麼樣的情況下會把我納入獵物名單,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他的獵物嗎?還是他其實認為順眼的、好看的才可以,或者是他覺得有好感的呢?

還是聊天的過程他其實有在觀察,會不會有人他見面之後聊不來就各自回家了呢?

 

我到底有沒有比較特別?

 

思考這些的時候,手機響了,是交友app的通知。

 

「約嗎?」簡潔有力的對話,顯然這些交換身體的行為早就氾濫,氾濫到不需要任何遮掩跟修飾,大家都像是知道如此的生態在身邊,只是自由選擇要不要加入。

 

我點開照片發現他有一張跟凱文的合照,我馬上回覆他「怎麼約?」,果然他也馬上在輸入文字的狀態,接著一句「我家還是妳家?」。

 

世界也太小,這樣都遇得到凱文的朋友。

既然越是複雜的關係,我越要去實驗看看會發生甚麼事。

 

 

《下週三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