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邂逅(1)

我主動提議要幫忙收拾,凱倫感激地對我笑,而且似乎有點驚訝我願意幫忙。我把碗盤放進洗碗機,她正刷洗著大餐盤。我注意到那些盤子看起來都很新,想起赫汀那晚造成了多大的損失,他有時實在很殘酷。

 

「不知道妳是否介意我這麼問,妳和赫汀交往多久了? 」她紅著臉問,但我對她報以溫暖的微笑。

 

我想最好還是避開交往的問題,於是說,「嗯,我們大概只認識了一個月,他是我室友史黛芙的朋友。」

「我們只見過幾個赫汀的朋友,妳和我見過的其他人都不一樣。」

「是啊,我們很不一樣。」

閃電劈下,雨開始打著窗戶。「哇,真的開始下大雨了。」她一邊說,一邊把流理臺前的小窗戶關上。

「赫汀不像他外表那樣壞。」她告訴我,雖然其實比較像是她在提醒她自己。「他只是受過傷,我相信他不會永遠都是這個樣子,但我必須說,他今晚會過來讓我很驚訝,我相信是妳對他造成的影響。」

 

出乎我意料之外,她伸出雙臂擁抱我,我不確定該說什麼,便也回抱著她。她鬆開我,但精心修整的纖手還放在我肩上。

 

「真的,謝謝妳。」她說,從圍裙內抽出面紙擦擦眼睛,才繼續洗碗盤。

 

她人太善良了,我不能告訴她,其實我對赫汀沒有任何影響,他今晚過來只是因為他想惹我生氣。我把碗盤裝進洗碗機,盯著窗外,看著雨水沿著玻璃流下。赫汀真了不起,他討厭所有人,除了自己,也許還有他母親,卻有這麼多關心他的人,但他拒絕讓自己去關愛他們。他很幸運能有他們,有我們,而我知道我也是那些人其中之一。我願意為赫汀做任何事,即使我會否認,我也知道這是事實。除了諾亞和我媽之外,我沒有別人,而他們兩人關心我的方式,也不及赫汀未來繼母對他的關愛。

 

「我要去看看肯恩,把這裡當自己家吧,親愛的。」凱倫對我說,我點點頭,決定去找赫汀,或蘭登,看他們倆誰先出現。

 

蘭登不在樓下,所以我上樓走向赫汀的房間,如果他不在樓上,大不了我就自己下樓。我轉動門把,但門鎖住了。

 

「赫汀? 」我悄聲說,免得吵到別人,我用指關節敲著門,但完全沒有回應,我正要轉身離開,門喀啦一聲開了,是他開的。

「我可以進去嗎? 」我問他,他點了個頭,把門拉開到只能讓我通過的大小。房裡吹進一陣微風,我能聞到雨水打進窗子的清涼氣息。他走過去,抬起膝蓋坐在凸窗周圍的長凳上。他盯著窗外看,但沒對我說話,我在他對面坐下,雨水規律地敲打著,那節奏使人平靜。

 

「怎麼了? 」我終於問,他用不解的表情看著我,我解釋,「我是說在樓下的時候,你握著我的手,然後……你為什麼放開? 」我對自己聲音裡的迫切感到害羞,我聽起來像是欲求不滿,但他應該懂我的意思。

 

「是因為實習工作─你不希望我接受,有什麼原因嗎? 是因為你之前先提議幫助我? 」

「就是那件事,黛莎。」他說著,然後又望向窗外。「我要做那個幫助妳的人,而不是他。」

「為什麼? 這又不是在比賽,而且先提議的人是你,所以我要謝謝你。」我希望他對這件事放心,即使我根本不明白為什麼這麼重要。

 

他苦惱地嘆口氣,抱著自己的膝蓋。我們倆都盯著窗外,彼此沉默以對。風變大了,將樹吹得東倒西歪,閃電也來得更頻繁了。

 

「你要我現在離開嗎? 我可以打給史黛芙,看看崔斯坦能否來接我。」我輕聲說。我不想離開,但是與赫汀不發一語地坐在這裡,就快要把我逼瘋了。

 

「離開? 我說過我要幫助妳,妳怎麼會覺得我要妳離開? 」他提高音量說。

「我、我不知道,你不和我說話,而且暴風雨越來越大了……」我結結巴巴。

「妳令人發狂,真是令人發狂,黛瑞莎。」

「怎麼會? 」我嚷。

「我試著告訴妳,我要幫妳,我又去握妳的手,但也沒有用……妳還是不懂,我不知道還能怎麼做。」

他把臉埋進手心,他的話不是真的像我所想的那個意思吧?

「不懂什麼? 我不懂什麼,赫汀? 」

「我要妳,我這輩子從沒這麼想要任何人或任何事。」他轉開頭。

 

我的胃不停翻攪,開始感到頭暈目眩。我們之間的氣氛再次轉變,赫汀突如其來的告白重重地打擊著我,因為我也想要他,不顧一切。

 

「我知道妳不……妳沒有那樣的感覺,但我……」他開口,這次換我打斷他。

 

我把他的手從膝蓋上拉開,把他拉向我,他靠近我,綠色眼睛裡閃著不確定。我用手指勾住他的上衣領口,將他拉得更近,與他四目相對,他將膝蓋靠在我大腿旁的凳子上,我再次向上望著他。他深吸了幾口氣,盯著我的嘴唇,又望向我的眼睛。他用舌頭舔著下唇,我向前靠得更近,我以為他差不多就要吻我了。

 

「吻我。」我求他。

 

他的頭俯得更低,向我靠過來,手臂環抱著我的身子,引領著我往後躺,使我平躺在鋪著墊子的長凳上。我為他張開雙腿,今天第二次了,他的身子移到我腿間,他的臉在我幾吋之外,我抬起頭來吻他,我不能再等了。我們的嘴唇彼此輕觸,他溫柔地退開,鼻子磨蹭著我的脖頸,輕輕地吻了一下,隨後嘴唇又慢慢移回來。他吻著我的嘴角,然後是我的下巴,快感使我全身輕顫,他的嘴唇再次觸碰我的嘴,舌頭舔著我的下唇,雙唇覆蓋住我的之後又移開,他的吻溫柔緩慢,我們的舌頭彼此纏繞。他一手扶著我的臀,緊抓著堆疊在我大腿部位的裙擺,另一隻手撫上我的臉頰,同時親吻著我。我雙手勾著他的脖子,緊緊地摟著他。我的每個

細胞都要我咬他的嘴唇,將他的襯衫脫掉,但他以這種溫柔、緩慢的方式親吻我,感覺比平常燃燒的慾火來得更美妙。

 

赫汀的嘴緊貼著我的唇,我的手在他背部往上撫摸。他緊實的臀部磨蹭著我,我忍不住嗚咽出聲。他吞下我的渴望,用唇探索著我的,配合著我的每個動作。

 

「喔,黛莎,妳對我做了什麼……妳怎麼能帶給我這樣的感受。」他在我的口中呢喃,他的話語使我全然卸下心防,我的手伸向他的T恤下擺,他的手從我臉頰往下輕撫,來到我胸前,然後去到我的小腹,被摸到的肌膚開始冒出雞皮疙瘩。他的手移到下方我雙腿中間的小空隙,輕柔地揉搓起我的蕾絲緊身褲,使我驚喘出聲。他加強了手上的力道,我呻吟著,背脊在長凳上拱起。

 

無論他令我多麼生氣或心煩,只要他一觸碰我,我就只能任他為所欲為,但他的冷靜與克制似乎在瓦解─他試著把持自己,但我看得出來他的決心正在崩解。他用鼻尖輕擦過我的臉頰,我拉起他的T恤脫掉,卻被他的頭髮卡住。他撐起身子,單手把T恤扯掉,他丟開T恤,立刻彎下身,再次吻上我的嘴唇。我抓著他的手,放回我的雙腿之間,他輕輕笑了起來,低頭看向我。

 

「妳要做什麼,黛莎? 」他的嗓音嘶啞。

「任何事。」我告訴他,而且是認真的,我願意和他做任何事,不在乎明天可能面臨的結果。他說過他要我,而我會給他。自從我第一次吻了他,我就是他的了。

 

「不要說任何事,因為我可以對妳做很多事。」他低喊,拇指揉著我的緊身褲和底褲。各種想像在我的腦海中奔馳。

「你來決定。」他的拇指畫著圈移動,我只能呻吟。

「妳為我變得好濕,我能透過緊身褲感受到妳。」他舔著嘴脣,我又再次呻吟起來。「我們把緊身褲脫掉,好嗎? 」他問,但我還沒回答,他就直起身子。他撩起我的洋裝,抓住緊身褲將它拉下,連我的底褲也一併扯掉。我感到涼爽的空氣,不由自主地抬起臀部。

「真要命。」他喃喃說道,打量起我的身體,視線停在我的雙腿之間。他控制不住地伸手往下,手指滑進我的私處,隨後他含住自己的手指,眼神專注地吸吮。喔,光是看著他就讓我慾火焚身。

「記得我說過我要嚐嚐妳嗎? 」他問,我點點頭。「我現在想要,可以嗎? 」他的表情充滿渴望,這提議讓我有點不好意思,但如果這和他在溪邊那樣揉搓我的感覺一樣舒服,我就想要他這麼做。他又舔起嘴唇,動情地看著我,上次我決定讓他這麼做的時候,因為他的難搞才吵了一架,我希望他不會毀了這一次。

 

「妳要我做嗎? 」他問,我無法言語。

「拜託,赫汀,不要逼我說出來。」我懇求著說。

他的手往下回到我身上,手指在我的臀部繞著大圈。「我不會的。」有了他的保證,我便安心許多。我點頭,他放心地鬆一口氣。

 

「我們應該去床上,讓妳有更多空間。」他提議,拉起我的手。我站起身時把洋裝往下拉了一下,他咯咯地對我笑。他走到凸窗旁拉動一條繩子,放下厚厚的藍色窗簾,使房裡變得更暗。

 

「脫掉。」他輕聲命令著,我聽話照做。洋裝落在我腳邊,我身上只穿了一件胸罩,我的胸罩是純白色的,罩杯間的連接處有個小蝴蝶結。他一臉渴望地欣賞著我的胸部,伸出一隻手,修長的手指把玩起那個小蝴蝶結。

 

「好可愛。」他笑著說,我瑟縮了一下。如果赫汀會常看到的話,我需要花點錢買新的內衣了,我試著遮掩我的裸體不讓他看。我和赫汀在一起時,比其他人都來得更自在,但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胸罩站在這裡,我還是會覺得害羞。我往門邊張望,他輕巧地走過去,確定門有鎖好。

 

「你在笑我嗎? 」我怒道,他搖搖頭。

「絕不會。」他咯咯笑,帶著我走向床。「躺在床邊,腳放在地上,這樣我就能跪在妳面前。」他指示。

 

我躺回大床上,他拉著我的大腿將我向下拉。我的腿懸空,但沒有踩到地上。

「我從沒發現這張床這麼高。」他邊說邊笑。「所以也許往上躺一點。」我往床上移動,赫汀也跟了上來。他的手臂勾著我的大腿,膝蓋微彎,跪在我雙腿之間。對於未知感受的期盼幾乎使我瘋狂,我希望我有更多經驗,我就會知道該期待什麼。

 

赫汀低下頭,捲髮搔著我的大腿。

 

「我會讓妳感到舒服萬分。」他抵著我的小腹喃喃地說。我的脈搏聲在耳邊重重迴響,令我暫時忘記我們身處的房子裡還有別人。

 

「張開妳的腿,寶貝。」他輕聲說,我照著做。他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嘴開始往下,親吻我肚臍的正下方。他的舌頭在我柔潤的肌膚上盤旋打轉,我的眼睛瞇起又閉上,他輕咬著我臀部的柔軟肌膚,我驚呼出聲。他吸吮著我的肌膚,有點微微刺痛,但又如此撩人,使我不介意疼痛。

 

「赫汀,求你。」我低聲說。我需要從他緩慢、挑逗的折磨中得到一些解放。

 

接著,他的舌頭無預警地開始舔壓我身體的中心,快感使我叫喊出聲,他的舌頭一下下地掠過,我緊抓著床上的被子。我在他熟練的舌下扭動,他的手臂抓得更緊,固定著我。我感到赫汀的手指隨著舌頭的舔弄揉搓著我,我體內的炙熱慾火開始燃燒,我感覺到他唇環的冰冷金屬,為這快感增添了不同的觸感與溫度。

 

赫汀未徵求我同意,就慢慢地將手指滑進我體內,溫柔緩慢地進入,我緊閉著雙眼,等待那不舒服的刺痛感消失。

 

「妳還好嗎? 」他微微抬起頭,豐滿的雙唇在我眼前發亮。我點點頭,說不出話來,他便慢慢抽出手指,再滑回去,他的舌頭與手指一起帶來的感覺很不可思議。我呻吟著,伸出一隻手撫摸他柔軟的頭髮,手指在他髮中輕扯,他的手指不斷慢慢在我體內探入又抽出。雷聲震撼了整間房子,在牆上與四周傳來回音,但是我已完全無法集中心神去聆聽。

 

「赫汀。」我呻吟著,他的舌頭找到那極度敏感的部位,溫柔地吸吮。我從來不知道會有這種感受,這麼舒服,我的身體被快感與愉悅征服,我偷偷往下看赫汀,他在我腿間看起來好性感,健壯的臂肌因手指的進出而律動頻頻。

 

「我應該就這樣讓妳高潮嗎? 」他問。他舌頭的離開使我嗚咽出聲,連忙瘋狂地點著頭。他得意地一笑,再次用舌頭碰觸我,這次舔弄起我已越來越喜愛的部位。

 

「喔,赫汀。」我低聲喊,他貼著我呻吟,顫動直竄過我的身體中心。我雙腿僵直,不斷呢喃著他的名字,感受著高潮帶來的解放。我的視線模糊,於是閉上雙眼。赫汀穩住我,舌頭以更快的速度舔弄起來。我把手從他的髮際移上來摀著嘴,緊緊閉起以確保我不會尖叫出聲。幾秒鐘後,我往後躺回枕頭上,胸口上下起伏不定,我試著調勻呼吸,身體因剛剛的興奮而依然微微發顫。

 

我幾乎沒有意識到赫汀已經回到床上,躺在我身邊。他用手肘撐起身體,伸出拇指撫摸我的臉頰。他等到我回神後,才試著要我說話。

 

「覺得怎麼樣? 」他問。他的聲音有點不確定,我轉身看著他。

「嗯嗯嗯。」我點頭,他咯咯笑。很棒,棒極了,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喜歡做這回事了。

「這麼投入,是嗎? 」他逗著我,用指腹輕拂著我下唇,我伸出舌頭舔濕我的嘴唇,碰到赫汀的拇指。

「謝謝你。」我害羞地笑。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做完之後,我會感覺害羞,但我就是這麼覺得。赫汀看過我最脆弱的狀態,沒有別人看過,這讓我驚慌,同時也令我興奮。

 

「我在用手指之前應該先提醒妳,我想要溫柔一點的。」他抱歉地說。

我搖搖頭。「沒關係,感覺很好。」我羞紅臉,他微笑,把我的頭髮撩到耳後。

 

一波細微的寒顫竄過我的脊椎,赫汀的臉垮了下來。「妳冷嗎? 」他問,我點點頭。他把被子拉過來,蓋住我幾乎全裸的身體,我吃了一驚。

 

勇氣促使我向他靠近,他小心翼翼地看著我蜷起身子,頭靠向他結實的胸膛。他的肌膚比我想像的要涼一些,雖然暴風雨帶來的微風依然吹拂著房內。我拉起床單,蓋住他的胸膛,把我的頭藏在底下,他撩起床單,露出我的臉,我又躲開他,因我們小小的躲迷藏遊戲而輕輕笑起來。

 

我希望我能就這樣陪他在這裏躺上好幾個小時,感受他的心跳拍擊著我的臉頰。「還有多久我們就得下樓去? 」我問。

 

他聳聳肩。「我們可能現在就該下去,免得他們以為我們在這裡做愛。」他開玩笑說,我們都笑了起來,我越來越習慣他的口不擇言,但聽見他這麼隨意地說出那些話,還是有點不習慣。最令我訝異的是,他說這些話時我的肌膚竟然會輕顫。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禁忌世代:Ⅰ──邂逅》 悅知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禁忌世代: II──衝撞》即將上市

 

 

 

【更多資訊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