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邂逅(6)

邂逅(1)

邂逅(2)

邂逅(3)

邂逅(4)

邂逅(5)

 

赫汀莫名其妙的惡劣態度使我極度氣惱,但我試著忘記,仔細將打結的濕頭髮梳開,然後穿上今天新買的淡粉紅色內衣。我套上一件T恤,檢查著明天需要的物品,但我滿腦子只想知道他去了哪裡─我知道我太黏人,有點瘋狂,但我忍不住擔心他會和莫莉在一起。

 

我正在考慮要不要打電話給赫汀時,就收到史黛芙的簡訊,說她今晚不會回來。其實她乾脆搬去和崔斯坦及奈特一起住好了,她一星期在那裡住五天,而且崔斯坦很寵愛她。他可能在第二次約會時就會對她說工作的事,而且可能不會對她惡言相向,又無緣無故離開。

 

「史黛芙真幸運。」我對自己說著,抓起她的電視遙控器,心不在焉地轉台,決定來看《六人行》的重播,這齣影集我至少看過一百次了,但我記不得上次看電視是何時。就這樣,躺在床上,看一部簡單的喜劇,忘記近來與赫汀吵過最沒有意義的架,這種感覺很好。

 

我看了幾部不同的影集後,感到眼皮越來愈沉重。在睏倦的狀態下,我的怒氣暫時消散,發了條簡訊向赫汀道晚安,但他沒有回覆,我就睡著了。

 

「該死。」刺耳的重擊聲吵醒了我。我驚醒過來,起身打開檯燈,看見赫汀在黑暗的房間裡跌跌撞撞地摸索。

「你在幹什麼? 」我問他。

他抬頭看我,雙眼泛紅,眼神渙散。他喝醉了,好極了。

「我來看妳。」他說,然後癱坐在椅子上。

「為什麼? 」我埋怨地說。我很想要他來,但是他醉了,而且現在是凌晨兩點。

「因為我想妳。」

「那你幹嘛離開? 」

「因為我覺得妳很煩。」

好傷人。「好,但我要回去睡,你喝醉了,而且很明顯又打算鬧脾氣了。」

「我沒有鬧脾氣,黛莎,而且我沒有醉⋯⋯好啦⋯⋯我是醉了,但那又怎樣? 」

「我不在乎你喝醉了沒,但明天還要上課,我需要睡眠。」如果我知道他不會一直對我惡言相向的話,我願意陪他一整晚不睡。

「明天還要上課。」他模仿起我。「妳可以不要這麼正經嗎? 」他像是剛說了史上最滑稽的笑話一樣哈哈大笑。

「你走吧。」我說,然後躺回床上,面對著牆壁。我不喜歡這樣的赫汀,我要我的甜蜜赫汀回來,不要這個爛醉的混蛋。

「哎喲,寶貝,不要生我的氣。」他說,但我不理他。「妳真的要我走嗎? 妳知道沒有妳陪我睡會發生什麼事。」他輕聲說,但聲音不至於小到聽不見。

 

我的心揪緊,我的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是他喝醉的時候拿這點來對付我並不公平。

「好吧,你可以留下,但我要繼續睡了。」

「為什麼? 妳不想陪我嗎? 」

「你喝醉了,而且很過分。」我終於轉過來面對他。

「我沒有過分。」他一本正經地說。「我只說妳很煩。」

「對人那樣說有點過分,而且我只是問了些關於你工作的事。」

「天啊,又是這件事。拜託,黛莎,別問了,我現在不想談那件事。」他用哀求的語氣喃喃地說。

「你今天晚上為什麼喝酒? 」我不介意他喝酒─我不是他母親,而且他是大人了。我擔心的是,他每次喝酒都是有原因的,他喝酒不是為了好玩。

 

他把目光從我身上移開,看著門口,好像在計劃逃脫路線。「我⋯⋯我不知道⋯⋯我就是想喝一杯⋯⋯好吧,好幾杯,請妳別再生我的氣了好嗎? 我愛妳。」他說,看著我的眼睛。

 

他簡單的幾句話打消了我大半的怒氣,我想要讓他摟著我。

 

「我不是生你的氣,只是不想要我們的關係走回頭路。我不喜歡你無緣無故就翻臉離開,如果你因為什麼事情不開心,我要你和我談清楚。」

「妳就是不喜歡無法掌控一切。」他說,身體搖晃不穩。

「你說什麼? 」

「妳是個控制狂。」他聳聳肩,好像那是已知的事實。

「不,我不是,我只是喜歡事情有它特定的模樣。」

「是啊,妳想要的模樣。」

「那我想我們還沒吵完吧,既然你都提起了,你還有什麼別的話要說嗎? 」我兇道。

「沒了,只有妳是個控制狂,還有我真的想要妳搬來和我一起住。」

什麼? 他的情緒變化真是讓我難以招架。

「妳應該搬來和我住─我今天找了一間公寓,還沒簽約,但是那地方很不錯。」

「什麼時候的事? 」赫汀史考特的五種人格很難掌握。

「我離開這裡之後。」

「在你喝醉之前? 」我問。

 

他翻了個白眼。檯燈的光線照上他的金屬眉環,我忍耐著不去理會那樣有多好看。

 

「對,在我喝醉之前,所以妳覺得怎麼樣? 妳要搬來和我一起住嗎? 」

「我知道,談戀愛對你來說是新的嘗試,但一般人不會在侮辱女朋友的同時,又要她搬去一起同居。」

我告誡他,咬著下唇憋住笑意。

 

「那麼,有時候,女朋友得要放輕鬆點。」他露出笑容。即使他喝醉,樣子還是迷人的要命。

「那麼,男朋友得要停止當個爛人。」我回擊。

他大笑,起身走到我床邊。「我試著不當爛人了,真的,但有時候我就是忍不住。」他坐在床邊。「我真的、真的很會當爛人! 」

「我知道。」我嘆口氣。暫且不論今晚的這段小插曲,我知道他真的在試著變乖。我不想替他找藉口,但是他比我預期的表現更佳。

「所以妳要搬來和我住了嗎? 」他滿懷希望地笑。

「真是的,讓我們一步一步來吧,我暫時不生你的氣。」我對他說,坐起身子。「現在,來床上陪我。」

 

我命令著他。他挑眉,像是在說「看吧,控制狂」,但還是站起來除掉褲子。他脫掉上衣,放在我面前的床上,他要我穿他的衣服,正如我也渴望穿他的衣服一樣。

我脫下上衣,準備套上他的T恤,他卻忽然阻止我。

「真要命。」他脫口而出,我抬頭看他。「妳穿著什麼? 」他雙眼大睜,眼神狂野。

「我⋯⋯我今天買了一些新的內衣。」我紅著臉轉開頭。

「我看得出來⋯⋯真要命。」他又罵了一次。

「你說過啦。」我咯咯地笑。赫汀充滿慾望地看我─使我的肌膚打起輕顫。

「妳看起來好美。」他緊張地說。「妳一向很美,但是這個實在⋯⋯」

 

我也緊張得口乾舌燥,往下看見他的勃起正抵著四角褲漸漸抬頭。今晚,我們之間的氣氛出現了第五次的轉變。

「我本來剛剛要給你看的,可是你忙著當爛人。」

「嗯。」他咕噥著,顯然沒注意聽我說的話。他跪在床上,又上下打量起我的身體,隨後爬到我身上。

 

他的唇有威士忌和薄荷的味道,混合嚐起來美妙極了。我們溫柔的吻著彼此,相互引誘,徹底交纏後又完全分開,他的舌頭挑逗地從我舌間滑過,手指纏著我的髮絲,身體貼緊我,我能感到他的硬挺抵著我的小腹。他放開我的頭髮,用手肘撐起自己,另一隻手則撫摸著我。他纖長的手指沿著我的蕾絲胸罩下側游移,往內探入後又抽出。他舔著自己的唇,兩隻大手捧著我的雙乳,上下揉搓。

 

「我無法決定該不該脫下它⋯⋯」他說,而我根本不在乎,他優雅的手指在我肌膚上的撫觸,使我心醉神迷。

「還是脫掉吧。」他說完便解開我的胸罩,我弓著背方便他拉下胸罩,他呻吟出聲,勃起緊緊抵著我的下體。

「妳要我做什麼,黛莎? 」他的聲音打著顫,幾乎瀕臨失控。

「我以前就告訴過你啦。」我說,他將我的底褲向旁邊撥開。我本來希望他今晚沒有喝醉,但是他半醉半醒的狀態會讓我比較放得開。

 

他的手指進入我,我驚叫出聲,我一手環抱著他,試圖抓住些什麼東西,什麼都好。我的另一隻手伸進兩人身體之間握住他,他喃喃呻吟,我溫柔地輕握,緩慢地撫弄。

「妳確定嗎? 」他喘息著說,清澈的綠眼睛閃過一絲不確定。

「是的,我確定,不要再想那麼多。」情勢真是大逆轉,這句話竟然是由我來對他說。

「我愛妳,妳知道,對吧? 」

「我知道。」我吻他。「我愛你,赫汀。」我在他嘴裡說著。

 

他的手指持續緩慢地進出抽插,嘴則移向我的脖子。他吸吮著我的肌膚,又用舌頭滑弄舔拭,撫平我的不適。他一次又一次地這樣做,我被慾火燒得體無完膚。

 

「赫汀⋯⋯我⋯⋯」我試著說話,他立刻抽出手,親吻嗚咽著的我。隨後他快速起身,手指勾起我的底褲從腿上拉下。他雙手放在我腿上,輕輕捏揉,接著又從我小腹開始往下親吻,吹拂著我濕潤的花園。我的身體不自主地從床上弓起,他的舌上下舔弄個不停,雙臂勾著我的雙腿將它們拉開。不到幾秒鐘,我的雙腿開始輕顫,我抓著床單,他仍持續不斷地在我周圍舔吮。

 

「告訴我有多舒服。」他抵著我身子說。

我試著說出口,說什麼都好,但唇間只能發出悶哼的聲音。赫汀不斷說著淫穢的字眼,同時舔拭著我,形成一種誘人的節奏,使我的身體發顫,腳趾因興奮而蜷曲。當我重新恢復意識時,他的唇又回到我嘴上,帶著一股奇怪的味道。我的胸口一直用力起伏,氣喘不止。

 

「妳⋯⋯」他開口說。

「噓⋯⋯是的,我確定。」我對他說,然後吻住他,用力地吻他,我抓著他的背,將他的四角褲從臀部脫下。他因少了約束而舒服的嘆息,彼此的肌膚再次相貼時,我們雙雙呻吟出聲。

 

「黛莎,我⋯⋯」

「噓⋯⋯」我又阻止他說下去。我好想要他,不想讓他再說話。

「但是,黛莎,我需要告訴妳⋯⋯」

「噓,赫汀,請別再說話了。」我求他,接著吻他。我握著他的陽具,用手上下來回地搓弄。他閉上眼

睛,猛然倒抽了一口氣。我的本能主導著我的行動,用拇指拂過他的尖端,擦掉那兒的濕黏,感受著他在我手中悸動。

 

「妳再那樣做,我就要射了。」他喘息著,他忽然撐起身子跳下床,我還來不及問他要去哪裡,他便從牛仔褲裡抽出一個小包裝。

 

喔,我們真的要做了。

 

我知道我應該覺得害怕或緊張,但是我只感受到我對他的愛,以及他對我的愛。我滿心歡喜地期待著接下來的事,等著他回到床上,時間似乎慢了下來。我一直以為我的第一次會是和諾亞,那是我們的新婚之夜,在熱帶小島某個別緻小屋裡的大床上。但是我卻在這裡,在我小小的寢室裡,與赫汀在這張小小的床上,而我一點也不想要有其他的選項。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禁忌世代:Ⅰ──邂逅》 悅知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禁忌世代: II──衝撞》即將上市

 

 

【更多資訊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