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做愛實驗(10)

做愛實驗(1)

做愛實驗(2)

做愛實驗(3)

做愛實驗(4)

做愛實驗(5)

做愛實驗(6)

做愛實驗(7)

做愛實驗(8)

做愛實驗(9)

 

 

安倫抽了幾張衛生紙遞在我面前,示意我把嘴裡的

吐到他手上的面紙,他轉身把包住精液的面紙團丟進垃圾桶,拿起桌上的礦泉水給我。

 

我喝了兩口,看著他,他摸摸我的頭,對我笑。

 

這樣的互動在我心裡產生不同以往的漣漪,我主動抱住他整個人在他懷裡,他驚慌地說:「我弄痛妳了嗎?還是不喜歡射在嘴巴裡?對不起!」他把我抱得更緊,連忙道歉著。

 

我笑了出來,說他是笨蛋,告訴他我並沒有任何不舒服,只是我開不了口說很棒,怪彆扭的。

 

他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很真誠,而他的手也牽著我的手,手指頭不經意地輕撫我的手背,他笑起來會有梨渦在兩側,蓋著額頭的黑色頭髮讓他看起來更稚氣一些,不過健身習慣帶給他壯碩的胸肌跟手臂,老和他傻氣的臉龐形成對比。

 

但,很好看。他真的很好看,笑起來的梨渦讓他更迷人。

 

躺在他的臂膀,直視的畫面是他隆起的胸肌,一抬頭想偷看他睡了沒,他卻趁這個時間點偷吻了我。「啾」的一下,沒有性慾刺激想交換的唾液,也沒有想做愛前望我的唇齒交纏,只有輕輕的「啾」一下。

 

在充斥速食愛情的2015年,女孩這時候是不應該問對方「你喜歡我嗎?」,因為往往會換來男生「善意的謊言」,或者是迂迴的逃避打壞一切夢幻美好的曖昧。

 

久了,人與人之間習慣保持無形的距離,不要知道太多是不會受傷的第一步。

 

但我實驗結束就會離開這裡,回到100年後的未來,那個沒有性慾沒有做愛的時代,我終究會錯過他的笑容。

 

我開口問了他:「你會不會喜歡我呀?」刻意不直視他的眼睛,好不被發現自己的忐忑。大不了就是得到速食愛情的結局,提早結束這些實驗。

 

『滿喜歡妳的,妳很特別。』他思索的時間在我心裡被拉長了好久,還好得到他肯定的回答。

 

「那我們會交往嗎?」

 

『妳想嗎?』

 

他的笑容沒有梨渦,反而多了一分認真,如果我沒有分析錯誤,我想他並不是在開玩笑,但我卻不知道他希望聽到的答案是哪一個。

 

我焦躁地摳起手指甲,一陣心酸委屈從喉頭冒出,還沒來得及阻止自己就大哭起來。

 

「我想啊!但是我好怕你不想!」我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蠢想法,我不屬於這個時空,也玩不起這時代的速食戀愛。這種做一場愛就認為自己戀愛的行為模式,比單純炮友還愚蠢許多。

 

怎麼可能做愛完就覺得自己喜歡上這個人,充其量就是有好感吧?

 

『讓我們試試看,好嗎?』安倫抱著還在哭泣的我,溫柔又帶著堅定地說出這句話。

 

 

《下週三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