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只有叫床聲,沒有哭聲的女人

她淪為「公車」,人人都能「做」的綽號是在大學二年級。

 

那時候是籃球隊經理,自然籃球隊她莫名其妙地睡上一輪,學期還沒結束這件事情就傳遍了全校。

 

她籃球隊經理的職務被拿掉,說也奇怪的是馬上就有其他單位邀請她,從學生會到系會,好幾個社團也問她要不要加入。

 

夜裡寂寞之時讓她很不習慣,在這個男生多於女生的學校裡更難交到朋友,女生朋友,或許是她長得太有距離的漂亮,也或許她不擅於交際。

 

漸漸她只能接受身邊圍繞的男生他們的陪伴關心,她不太懂得拒絕,因為她的父母不喜歡她的理由跟辯解,只能說好跟我知道了。

 

男生說要帶她去看夜景,結果被帶回家做愛;男生說有一部電影很好看,卻整部片子都在偷摸她裙子裡頭壓抑的情緒;有些人直白地說想一起過夜,她還是只回答好。

 

到大四的時候她已經不再輕易和男人發生關係,不夠帥的、不夠有名的、不夠有錢的,還有對她沒甚麼幫助的,連跟她約會都不可能。

 

她周旋在幾組公子哥之間,這天和最熟也最曖昧的Bob約在高級汽車旅館,應該是說Bob先開車來接她,她能夠察覺到今天Bob的情緒比較不穩定,她其實一直都很在乎這些男孩,只是她知道他們不太在乎她的喜怒哀樂還有情歸何處。

 

可是她在性愛的配合度很高,今天Bob準備了蠟燭想營造氣氛,滴在她身上性虐待的氣氛。

 

她湖水藍的洋裝下一絲不掛,Bob最喜歡伸手一摸就是溫熱的陰唇,她總會先偷偷在廁所先按摩陰蒂讓自己興奮。每次在浴室裡自慰都讓她很放鬆自在,假設今天外頭等待的人比較不熟悉,這麼做也會讓自己更放得開,只要專心投入在性愛就不會太在乎自己在跟誰接吻。

 

她這麼告訴自己的。

 

Bob今天特別莽撞,扯壞了她洋裝的拉鍊,本來笑盈盈的臉也慢慢變得不耐煩,很用力地打著她的屁股,為了配合Bob她只好趴在梳妝台忍著痛,Bob突然咒罵起來「竟然敢這樣對我!」、「妳憑甚麼偷吃!」

 

沒有戴保險套的Bob不管她是不是準備好就把肉棒捅進去,她明顯感到一陣疼痛又不敢喊出聲。好險不一會她就放送分泌淫水,再次投入性愛的節奏中,Bob的尺寸與她的身體非常契合,像現在這樣背對著站姿也能讓她有多點的高潮刺激,被塞滿的陰道頭一次噴水也是跟Bob做愛發生的。

 

奇怪的是Bob今天悶個頭一直撞,用力掐著她的乳頭好像是發脾氣而不是調情,她太痛而閃開,Bob換成緊緊抱住她的身體加速抽插,為了讓Bob專心結束這低品質的性愛她刻意嬌嗔得比往常大聲,一聲又一聲的叫床聲配合Bob抽插的速率此起彼落,一直到Bob射精。

 

她走進浴室看著自己被打紅的屁股,還有仍隱作痛的乳頭。

 

門外傳來Bob在講電話的聲音:「寶貝妳原諒我好不好?我待會就過去找妳好嗎?我真的好想妳。」

 

接著是Bob隔著門說:「Sorry我有事先走了,房間到明天中午,妳想先離開也沒關係。掰啦~」然後碰的關門聲。

 

她想不起來自己上一次被人如此重視是什麼時候,她的眼淚滴在紅腫的乳房,沒有聲音。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