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情慾咖啡廳

Share

它很不起眼。

Advertisement

如果晚上九點經過,你根本分不清楚是咖啡廳還是酒吧,每桌點著蠟燭跟幾盞角落的鎢絲燈光,散落在整個環境就像是繳不出電費,反而不像刻意營造的。

老闆和老闆娘在店內分工,其實沒有人知道他們真正的關係,只是年齡相仿又明顯同是經營者,說是好友一起開店,又顯得曖昧了些。

但真正曖昧的是店內的客人,這間店是禁止一人以上來用餐,但從一進門延伸到樓梯口都是兩人座位,而且有幾桌已經”配成”兩人的組合了。

有男女,有男男也有女女。他們都不說話,時而凝視彼此,但也不見任何人拿出智慧型手機,氣氛卻沒有絲毫尷尬。

他們是陌生人,對彼此而言。

可是只要眼神能夠溝通,他們就會一前一後走到樓上。會有一方主動先上樓,也可能兩個人一塊兒起身,但也會有人上樓之後,另一人離開這裡。

沒有人知道這些組合之間,為什麼成立或配對失敗。

在這裡一進門必須選擇門口的性向牌,自由選擇位置之後挑選飲品。

性向牌有很多種,但多很直白的寫著生理跟心理的性別與性向。飲品才是最關鍵,冷熱飲代表著喜歡主動或是被動,冷飲是被動的人,熱飲是主動的人。接著就是等現場或之後進門的人,主動坐在自己對面。

當然你也可以觀察已經在現場等待的人,坐下。而上樓,就要靠眼神決定一切。

她發現這裡之後變得很習慣在假日出沒,起初不夠帥的她都不想要,無論在哪裡只要跟性愛有關的場合,永遠都是僧多粥少,男多於女。她的外型身材都算中等以上,自然是很搶手的。

可是試了幾個帥哥,發現不是早洩就是軟屌,沒有一次讓她真的舒服。

她望著眼前稱得上大叔輩的男人,散發出一種男人的魅力是那些年輕男孩沒有的,毫不掩飾的情慾都在眼神中燃燒,她無法迴避卻也不敢直視。她第一次主動選擇上樓,大叔當然也尾隨在後。

圓形的床在左手邊的房間,大叔脫掉上衣後是精實的六塊肌,她今天穿著白色內衣褲在激情熱吻下被脫掉,她的手握著大叔充血的肉棒,是她小嘴巴無法口交的粗度。

她本來只是想禮貌地調個情,比起口交那些累人的事她更喜歡肉棒伺候。

大叔把她雙手綁在牆上固定好的扣環,高度正巧是兩個人可以面對面站著做愛。她的右大腿被舉起,陰戶赤裸著等待被按摩被挑逗。而毫不讓人失望的是大叔挺進瞬間,或許是兩手被固定高舉,完全無法施力掙脫之下,每一次抽插都好真實,一點分心都做不到,她都開始懷疑自己舒服到神經好像要腫脹斷掉。

淫水沿著左邊大腿滑落,她舒服到聲嘶力竭,沒有目睹一切的人大概會以為要出人命了吧。大叔手扶著牆,幾次抽插太用力,她整個人還跟著往後撞到牆。

大叔一直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的反應加快或放慢速度,她一次又一次舒服到軟癱,直到她再也沒有辦法承受而噴了好多水,大叔抽出被夾緊的肉棒,噗滋一聲。

保險套裝著精液,能夠同時衝頂是性愛很重要也很難達到的環節,她忍不住在心裡幫大叔評了高分,甚至希望成為固定炮友更好。

但當她背對著大叔方向穿好衣服,一轉身已經不見人影。

「這種交換體溫的事情,還是有點見不得人吧?」她叨唸著。

「或者是說,他也不在乎我是誰吧?反正大家只是想來找炮打而已…」她才發現自己的天真,不過很快就忘記這種感受,她看著床單上一塊一塊的水痕,才發現這一切有點不衛生。

可是下一個禮拜,她還是出現在這裡,像咖啡因成癮了一般。

Advertisement
Mrs.L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