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大叔系的性愛樂趣

打從她有印象以來,能夠吸引她的男人不是班上的淘氣男孩;不是球場上的風雲人物。

是男老師。

 

男老師磁性的聲音,沉重但快速的步伐,每個篤定的眼神及語氣,是同輩間無人能做到的。

 

大學的時候她開始透過打工認識到年齡稍長的朋友,她不斷鎖定各個至少年長自己一輪的男性,有點禿頭或是啤酒肚都無妨。

 

A大叔在金融業,因為想找出差時的情人成為她的第一個大叔男伴。開著進口名車接送她,每餐都吃高檔餐廳,見面不忘出國伴手禮。她其實不貪圖這些,她是打從心底喜歡這些值得仰慕的”大叔”。

 

只是A大叔身材欠保養,突出的肚子讓陰莖看起來更加短小,每次還沒插進去,口交沒五分鐘的前戲就射了出來。她躺在大叔的肚子上,她要的也不是做愛,但說也奇怪,她就是只會對認知裡的年長男性有興趣,才能夠臉紅心跳。

 

年輕男孩再帥、身材再好,好似不起眼的路人一般在她眼裡。

 

B大叔是設計業的爆肝人,根本沒有時間交女朋友,她的高度配合低要求成為最好的對象。比起A大叔,B大叔的外型好看多也跟流行打扮,兩人走在一起倒也挺像一對。只是大叔從來不打算耽誤她的青春,就像她也知道大叔只是需要她的慰藉罷了。

 

走進503房間,大叔鎖上門後將剛脫下鞋的她壓在牆上,發瘋似狂吻她的臉頰、雙唇、耳朵、脖子。右手揉著她的胸部,左手緊緊抓著她的右手腕壓在牆上,像被強暴一樣。

 

可是她的手一點都不疼,頭一陣暈眩,不是貧血,像是太興奮突然充血一樣。大叔他們通常都知道適當的悶哼聲在性愛裡是很增添氣氛的,他們知道做愛不只是陰莖插進陰道,你還要對眼前的人感到萬分愛意,才能像喝茫了一樣愉悅。

 

不愛,也要去享受對方的體溫、味道,以及每一次敏感時的抽動,太舒服所發出的嬌嗔。

 

B大叔將她轉過身,讓她面對牆,幫她退去全身的衣物,連脫襪子都溫柔地抬起她的腳,可是背對著B大叔的她看不到一切舉動,也因為這樣多了一分刺激。

 

她感覺到後頸有一股氣息流動,敏感的她聳起肩不自覺想閃躲,兩隻手的手臂卻被溫暖厚實的手臂抓住,一陣酥麻從下體湧上,她喜歡這種溫柔的霸道。

 

或許是鼻子,還是嘴唇?輕輕的觸感從後頸一直往下移動,她從微微抖動到整個人又癢又麻,扭著身子偷偷翹起屁股,想刻意引起大叔的注意,最好繼續一進門的獸性。

 

大叔就像會讀心術一樣,啪地一聲往她屁股拍了一下,摟著她緊緊貼在大叔胸口,被含住的耳垂像是串流著淫水同步失去理智。

 

大叔的手往她陰部伸去,她想假裝矜持閃躲身體卻誠實讓大叔的手指開始揉陰唇,「好濕。」大叔說完舔了一下沾著淫水的手指,另一手掏出肉棒。她渴望地趴在床上翹起屁股,大叔捏著她屁股然後插進她濕潤的蜜穴,雖然不如小鮮肉可以快速抽插又一直變化姿勢。就算可能只有五分鐘,就算可能五十分鐘還射不出來,都沒有關係,讓她變成渴望性愛的女人才是做愛的真諦。

 

至少大叔的事後菸,是摟著她抽的。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