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你睡在她的懷裡唱著寂寞

他抱著吉他坐在床沿,一個和絃一個和絃的,刷一下,在紙上作一個記號。

 

我靠著床頭望向他的側臉,高挺的鼻子和單眼皮,看起來真想叫他一聲「歐爸」。

早就聽聞他睡過很多女生,可是那些女生還是投懷送抱,都是為了成為他歌聲裡的女人。

 

我輕輕唱起他最近發佈的情歌,「比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我更喜歡妳文謅謅的煩惱」。他無動於衷,看來早就習慣女生用這招引起他更多的注意吧?

 

『妳唱錯了,只是文謅謅的苦惱。』

「但我覺得煩惱比較貼切。」平常喜歡辯論的我,自然反應的提出了觀點,但!這樣太蠢了吧?竟然批評他的創作…

 

他突然站起來表情不耐,『妳懂屁啊?』

『那女人就是一直在說她很苦惱,每一首歌都紀錄不同個跟我搞曖昧過的女人,那是送給她們的禮物!苦惱就是苦惱,她說的是苦惱!』他突然暴怒的情緒讓我嚇了一大跳,可是卻得到了一直不被正面承認的事實了。

 

難怪他每個禮拜都可以出一首歌。

 

「那你要為我寫什麼歌?」我躺在床上,乳頭因為剛剛潮吹之後還硬挺著。

『妳這個騷貨,我怕寫了尺度不能公開』說完他就把吉他放在架子上,密密麻麻的筆記本也被扔到地上。

轉過身之後他右手正握著陰莖上下手淫,『就有妳們這些女人,我才有源源不絕的靈感。』

 

「可是我想當你比較特別的女人。」此刻我爬起身換成趴在他17公分的肉棒前,左手握住他充血的陰莖,舌頭輕舔龜頭的小洞口,他抓住我的頭髮想控制我如何幫他口交。

 

這種男人就喜歡女人都臣服在他的掌控中。

 

『妳知道為什麼我要寫歌給這些女人嗎?因為我什麼都給不了她們,除了我的大屌跟精液之外,但她們太愛我了,寧可排隊等著被我上,那我只好給我比較喜歡的女人一點甜頭。』

『所以不是每個女人都有哦,不夠特別的女人也沒什麼好寫歌的。』

 

說完之後他壓住我的後腦勺,他的肉棒就這樣塞滿我的嘴裡,拔出來、插進去、拔出來、插進去。我不太知道口交爽在哪裡,但至少他現在是我的。

 

但為了讓他寫一首歌給我,我推開他的手加快拔抽的速度,特別停留在龜頭用舌頭快速舔拭,他開始往後縮發出抖動的呻吟聲,我要控制他、得到他。

 

他捧住我的頭阻止我繼續幫他口交,『果然是個騷貨。』說完就把我推倒在床上,他一手壓在我的左側,右手扶著陰莖插進我的身體,用力的撞擊兩下後看我叫得大聲,他更開心更用力的上我。

 

『妳好美啊,美得讓我好想一直上妳。』這話在他插得我欲仙欲死時聽得更爽。

『能一直跟妳做愛就好了,再騷一點,我好喜歡。』我用力拱起屁股,他一巴掌一巴掌地打在我的屁股上,奇怪的是很響亮卻一點都不痛。

他貼在我的背上,兩手捧住我的胸部繞著圓揉捏,不斷吸吮我的耳垂舔舐耳朵,吸吮的聲音赤裸又銷魂,想到他深情款款唱著歌現在卻淫蕩不已為我瘋狂,我的下體又是一陣抽蓄。

 

每想到有女人應該正想著他,聽著他的音樂,他卻捧著我的奶用力幹我,我的屁股又搖得更高,淫叫又陶醉。

他感覺得到我屁股往後頂著想要他插得更深入,掰開我的屁股用力挺進,那瞬間我好像有點痛,可是也同時失去了大概一秒鐘的意識。

想推開他,又好喜歡他這麼做。

 

就這樣又做了一小時,我的腰因為他之後喜歡看我坐在上面搖而好痠好痠,說奇怪的是跟他做愛,會變得越來越聽他的話,好害怕看到他任何不滿意的反應…

 

我不想輸給其他女人,特別他手機老是發出通知聲響,瞄到各個不同的名字,卻不斷跳出的愛心符號。

 

沒關係,你再花心,至少現在是喜歡我的,搞不好這次做完愛,你就會更喜歡我了。

然後再為我寫首歌,我想在歌詞裡找到你看到的自己是什麼樣子,淫蕩的也好虛假的也罷,至少你願意了解我…

 

但之後我就再也約不到你了。

一個月後的新歌創作裡頭,副歌是這樣唱的:『別靠近我/別留下來/讓我一個人寂寞/妳的愛只是貪婪/我的愛妳無法高攀』。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