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止一夜情(2)

Share

不止一夜情(1)

Advertisement

Ema此刻只想挖個洞把自己埋了。

靠!這爛梗臭臉男知道。

窘迫的同時,他卻又開口緩和氣氛,彼此竟然就這麼聊開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臭臉男放著自願上鉤、身材姣好的辣妹不要,跟她攀談起來,不知是太high還是太緊張,她開始邊灌酒邊閒聊。

「你知道嗎?我今天會跑來這裡享樂是因為我們部門的主管被調走了,我超爽的!你不懂她有多難搞,看見帥哥講話才會好森好氣,可惜我們部門裡沒帥哥啊!聽說她要被調到廈門了,我超開薰的。」

她聽見他低沉的笑聲,然後跳tone地回應著她:「妳的舌頭還好嗎?酒醉的九官鳥。」

「你……說誰是九官鳥?」Ema繼續自顧自叭啦叭啦叨唸:「可是,聽說老魔女被調到廈門,有個魔王要調進來耶……唉,走個魔女來個魔頭。」

在她模糊的視線裡,她看見眼前的那張嘴唇始終帶著微笑,雖然影像有些模糊……

「你一直笑,笑什麼?」

「笑妳口齒不清的可愛。」

「屁。」她又灌了一口啤酒。「我前拿(男)友們沒有一個說過我可愛……」

他漫不經心地回:「那他們八成沒看過妳喝醉的樣子。」

Ema偏頭想了想,無奈回憶太遙遠,早就只餘斷簡殘篇。最後,她搖頭,「不知道,忘了。」

男人看她已經癱倒在沙發上,抽走她手中的啤酒,說:「再喝,等等妳找不到回家的路。」

她指著他的鼻子回敬:「你還不是一直喝,敢說我?嗝。」

他晃晃手中的紅紫色液體,「小姐,我喝的是葡萄汁。」

Ema有種受騙上當的感覺。

「大騙子!你跟我說那是紅酒!」

男人仰頭喝完杯中剩下的液體,頗為贊同地點頭,「我沒見過像妳這麼好騙的奇葩。」

可惡,要不是她現在沒力氣,她絕對、馬上跳起來拿三加侖的啤酒往臭臉男的嘴巴裡灌!

「你騙我喝醉……」

「酒是妳自己灌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拿起另一杯「紅酒」,繼續慢慢品飲。

「大壞蛋……」頭一次獨自混夜店就出師不利,嘖,早知道應該找好姊妹來的。

「我也沒見過妳這種小笨蛋。」他搔搔她的頭髮,起身離開去洗手間,再回來時,發現場子裡已經出現撿屍部隊,而坐在他身邊的小笨蛋被人盯上了,成為目標物。

他不動聲色地坐回位置上,悄悄對著四肢無力、意識半清醒半模糊的小笨蛋說:「妳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被他們扛走,一個,被我扛走。選哪個?」

Ema只覺得耳邊嗡嗡叫,天旋地轉間吐出一句:「哪個選擇對我比較有利?」可惡,她的身體在移動,沒力氣擺脫爛人的糾纏……

他藉著啜飲葡萄汁時,咕噥了句:「大概就是輪姦跟強暴的差別。」

Ema用盡力氣狠狠瞪了臭臉男一眼。

掯,這什麼爛選擇?

「去你的……」

「沒有這選項。」瞥眼準備將她打橫抱起的撿屍男,他好心幫她倒數:「妳只剩兩秒鐘的時間可以猶豫。」

Ema眼一閉,心一橫。

「我選強暴。」

X的,這是她有生以來做過最恥辱的抉擇。

12夜粉絲頁

Advertisement
12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