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止一夜情(4)

Share

不止一夜情(1)

Advertisement

不止一夜情(2)

不止一夜情(3)

恐怖份子出乎她意料的溫柔。

他放了熱水,讓她半躺在白瓷浴缸裡,而他正坐在她身後服務她,搓了泡泡為她沐浴。

細滑的乳白泡泡裡,她感受到有粗糙的指尖拂過她的鎖骨、乳房下緣,來到她的乳尖上,停留打繞了一會兒,接著那雙手往下撫摸,朝她三角地帶輕柔劃去,另一隻手在她大腿內側流連,激起她渾身雞皮疙瘩,微微發顫。

漫長的沐浴伺候讓她漸漸退了酒力。她不常喝酒,所以只敢喝啤酒,現在真不知道該為這件事感到慶幸還是恐懼,因為背後那雙銳利的眼一直觀察著她的表情、他正用指尖感受她身體敏感度的變化……

「你玩過多少女人?」

剎那,撫摸她的手停頓了下,他輕吻她的額頭,說:「一夜情是不必探索對方的過去的。」

那未來呢?

她在心底問。

困惑的瞬間,Ema覺得自己想太多。

看著她發汗,臉色越來越紅,但是眼神越來越清澈,他拉起她,跨出浴缸。「現在,好戲上場了。」

為她擦乾身體,他將她抱到單人沙發椅上,一腳抬高,放上沙發扶手,女性私密處在他眼底一覽無遺,Ema瞬間一陣羞恥。

可惡,賤男是故意的,讓她用這種姿勢面對他。

「怎麼樣?感覺不錯吧?腦袋有點清醒了,但是身體卻依然動不了,只能任人擺布。」

「你去死。」

「等等想死的人會是妳。」

他笑,轉身開了瓶酒,視線卻始終落在她身上。他倒了杯酒,加入冰塊,以湯匙攪拌一會兒,確定冷度夠了,走回她身邊,慢慢傾斜手中的玻璃杯,冰冷的酒液從她肩膀蜿蜒而下,一路流向乳房、肚臍,直到腿間的私密處。

Ema凍得倒抽一口氣。「你去死!」賤男居然這樣對她!

「嗯哼。」他輕哼一聲,含起一顆冰塊在舌尖打轉,輕咬著那顆冰塊,彎身蹲下,嘴湊近她的乳房,冰塊在她左邊乳尖上打轉。

冷熱交錯的感覺刺激著她的神經,她的唇輕輕一顫,感受那顆冷冰冰的冰塊,慢慢隨著他燙熱的唇移動,冰塊在她身上落下淺淡的水漬,同時,他品嘗著她肌膚上的酒液,一路往下蔓延,輕輕吸吮的聲音飄入耳裡,Ema漲紅了臉。

「喔!」冰涼的冰塊藉由他的唇齒在她陰唇上來回摩娑,Ema大腿內側輕輕顫抖,泛起淺淺的雞皮疙瘩。

雙腿沒有力氣合攏,她僅能任由這個男人蹲在她腿間,嚐著冰塊融化後,與她淫水交融的味道。

「你……可惡……」她呻吟。

他的舌尖描摹著她的花瓣,拇指揉捻起陰核,中指刺入陰道裡,來回抽刺,看著她腿根部沾染了足夠的淫液後,粗暴地拉起她,壓在牆面上,抬高她的右腿,狠狠從後方頂入她的身體,猛力抽插。

男性粗獷的左手揉捻著被牆面擠壓變形的豐滿乳房,他吻著她的耳珠,舔舐嚙咬,沉濁氣音吹入她耳裡。

「舒服嗎?」

Ema氣恨地瞪著從背後上她的男人,猛然,他用力一頂,頂到她體內的敏感點,逼出她壓抑在喉間的吟哦。

「你這個……畜牲,啊!」她的身體無法克制地興奮顫抖,陰道一陣急遽的收縮之後,淫水自腿間流淌而出,漫在他的男性根部上。

男人沒有因此罷休,將她推回沙發,逼她雙腿大開,兩手掐握她的腰,從後方再次猛力進入,激烈的抽插力道迫使她只能緊抓沙發椅背。

那一晚,她被操翻了。

剛才的溫柔都是假象,這男人真的「強」、「暴」她。

12夜粉絲頁

Advertisement
12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