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他再喜歡跟妳上床,也不會真的喜歡妳

她一如往常的赴約了。

即使每一次見面,她都告訴自己是最後一次,不能再這樣沉醉在對方的情慾之下。可是每當她好不容易淡忘了對方的長相,不再追蹤對方的任何消息,男人卻又若無其事地出現問好,簡單一句:陪我好嗎?

她又淪陷了。

"這是最後一次了"
"說不定這次之後,就會不一樣了。"
"反正我也知道結果,既然不能暈船,只是享受一下吧…"

她給自己編了好多個藉口,就只是為了說服自己去做一定會後悔的事。
每次見完男人,她都忍不住心動了。男人的一顰一笑,男人的情慾挑逗,還有她最無法抵擋的"需要"。如果世上真的有Mr.Right,她想除了男人不喜歡她之外,每一點男人都符合了吧!

記得那天她跟著男人回到家,大略十坪大小的工作室,是男人幾乎整天待的地方。
垃圾桶還有保險套的包裝,被壓在一個鋁箔包下,可能是這兩天才用的吧。

她一直都知道男人不只跟自己上床,加上自己每次與男人碰面後,都會刻意迴避聯繫,男人更不可能只等著她呀。

「我覺得我喜歡上你了。」她曾經對男人這麼說過,男人卻只是淡淡地說不要喜歡他,但是做愛可以。

本來還可以吃飯看電影的兩人,那次之後就只剩下做愛的互動了。

可是男人從不顧慮她的感受,就像她從來也不敢再提起自己的情愫,就只是在男人開口說需要人陪的時候,排開所有事情衝過去。

兩個人好一陣子沒碰面了,她顯得有些生澀。男人只是讓她躺在臂膀,摸著她的頭髮,她想著還好出門前才洗的頭髮,應該會香香的吧?

男人轉了幾台電視之後,停在一台音樂台,把她摟進懷裡開始親吻她。

男人的小鬍子刮到她了,那是她辨識男人感覺男人存在的方式之一。男人掀起她的衣服,伸進內衣裡握住她的胸部,左右搖晃她的乳房催情著氣氛。

男人一直都不是非常激烈或霸道的,多半都是帶有一點遲疑卻又好色。總要她主動起身解開胸罩,脫掉衣服與內衣,男人又躺回床上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這次她脫光了所有衣服之後,趴在床上要男人主動,男人莫名的遲疑又出現了。她在為了忘記男人的這一年多來,已經陸續和不同的幾個男人上床,從當初要喝酒才能夠忘情做愛,到現在她拱起腰部翹起屁股,對著男人搖擺著,兩手還往後一伸左右輕輕撥開臀部,讓陰戶清楚被男人看見。

如此挑釁又煽情的動作,勾起男人的好色。

男人貼近她的臀部,用舌頭在臀部與陰戶間舔舐,時快時慢,又舔又吸吮著她的肌膚,還有陰唇。

每一次因為吸吮而發出的聲音,都讓她興奮得發抖。男人也很喜歡這樣的過程,總不是急著插入她的身體。

也或許是這樣,她才每一次都沉浸這樣的做愛氛圍,也以為男人不同於其他人,或許有可能為自己動心的吧。

直到男人射精之後的態度,她又再次在心裡罵自己好傻。

男人馬上走去浴室沖洗,而她還刻意裝作沒事的躲在被窩裡。直到男人梳洗完走出浴室,拿起了衣服就換穿上去,同時說著:我送妳去搭車吧。

她愣了一下看著男人,原來連多貪戀自己的身體一秒都嫌浪費呀…

她沒好趣的穿起衣服,告訴男人她可以自己下樓搭計程車,男人從皮夾拿出一張五百元的鈔票,她此刻更不解男人的體貼是不是一種羞辱?

望著男人俊俏的臉龐,還有她永遠看不透的雙眼,她上前吻了男人的臉頰,頭也不回的關上門離開。

這次,她真的封鎖了男人的所有聯絡方式,也刪除了其他只想跟她上床的男人。

唯有重新開始,真正的重新開始,她才能夠學會愛自己多一點。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