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放蕩婊子往往是你最意想不到的無害女孩

他從來沒有料到自己,會喜歡上眼前這個女人。

 

女人的外型並沒有特別突出,個性跟能力也普普通通,不到公主病但也不是會服侍人的小媳婦。

 

就像你我身邊都有的女生朋友,在她身邊的女生總會比她亮眼,而對她的印象就是不討厭卻也從不會對她產生好感。出去玩就像分母之一,不會帶熱氣氛但也不會搞冷場子,有沒有男朋友也不太會留意,可也不見她為情難過。

 

通常為男人哭的,反而是比較漂亮或桃花運好的。

 

可說也奇怪,那次唱歌的時候才發現她酒量還不錯,雖然不至於會追酒但還算都能奉陪。一陣子沒有對象的Allen,突然興起了「沒魚蝦也好」的念頭,主動上前加入他們,想把她灌醉帶回家。

 

反正都是女人,至少吃得下,能這樣玩大概也可以帶回家睡睡看吧。這種視女人為獵物的人,早就不是為了喜歡或追求而靠近一個女生,多半都是因為想射精或是”集點”而出手。

 

Allen的猜測沒有錯,她果然就帶著幾分醉意和Allen上車了。

 

禮拜五的大城市夜晚,同時間在行徑中的計程車,應該也有很多這樣的組合,趕往做愛的路上吧?

 

回到Allen的住處,她還是很盡責的演出喝醉的戲碼,直直往床上躺了下去,本來沒有特別短的洋裝,因為這個舉動裙襬掀上來露出雪白大腿。

跟一些比較不受歡迎的女生比起來,她終究還算是本質不差的,但不夠放蕩、主動,很容易就只是普妹一位。

 

而Allen也沒有請她去洗澡,自己沖了澡就光著身體來幫她脫掉衣服,連接吻也沒有就隔著她水藍色的內褲摸她的下體,舌尖繞著她的乳暈畫圓。

 

她嬌嗔了兩聲之後夾住了本來放鬆的大腿,「我去沖一下澡,好嗎?」她開口問Allen,也沒有甚麼說不好地所以就答應了。

 

她圍著Allen的大浴巾走出來,因為有些不自在而嬌羞地對Allen笑,「你房間布置得滿好看的。」她說完之後就打開浴巾躺回床上讓Allen抱著她接吻。

她的舌頭特別靈活,是百人斬的Allen也會驚訝的。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