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止一夜情(10)

Share

不止一夜情(1)

不止一夜情(2)

不止一夜情(3)

不止一夜情(4)

不止一夜情(5)

不止一夜情(6)

不止一夜情(7)

不止一夜情(8)

不止一夜情(9)

她還是淪陷了。

淪陷在那樣的眼神裡。

有時候,她真心覺得,女人在愛情裡是弱者,卻也是勇者。可以為了所愛的人脆弱,卻也能夠為所愛的人勇敢,勇敢地──厚顏無恥。

「唔……」

Ema仰著頭,雙手撐在床頭櫃上,半趴跪著,任由身後的男人進入自己的身體。

髮絲在軀殼碰撞中凌亂飄散,迷茫的眼神訴說對這段紊亂關係的無能與無助……

男人伸出舌尖輕輕舔著她耳廓後方,惹來她渾身一顫,下腹一股熱流湧向交合處的穴口。

兩具軀體沾染著彼此的體液、汗水,雙雙倒臥在床鋪上,為生理需求獲得滿足而愉悅。

只是這樣的愉悅,仍是帶有痛感。

Ema鬱悶地側過身去,背向他,想讓自己糾結的心情回歸短暫的平靜,無奈,可恨的男人卻不允許。

「如果妳覺得委屈,又何必跟著我回住處?」

「我只是想念你的身體。」她冷淡地回嘴。

「很好,至少是想念,不是懷念,代表我還沒有成為過去。」程毅盯著天花板,幽幽啟口:「因為,很多事情,在我的人生裡已經成為懷念。」

「包括……那個女人嗎?」

「關於她……」程毅嘆息,說:「我說的是真的。我跟我的妻子,早已經沒有感情了。這不是騙妳,也不是自欺欺人。」

「那麼,為什麼不跟她離婚?」

「人是複雜的動物。有時想割捨一段人事物,卻可能因為各種因素或是外力,而割捨不了。」

「哼,藉口。」

程毅閉上眼,聲線裡流淌著無奈的誠實。「我跟她沒有感情,不是只有我對她,也包括她對我……當性愛不是一種享受,而是一種折磨的時候,感情也會被沖淡的。」

Ema掉過頭,「你跟你老婆性事不合?」

「不是。是當為了做而做的時候,上床一點也不是快樂的事,就連紓解都談不上。」程毅望著她,眼神充滿黯淡。「我跟我的父母,都很想要孩子,我老婆曾經也是。但,無論我們怎麼努力,她就是無法懷孕,最後,每次她面對我爸媽想抱孫子的表情,已經從閃躲變成壓力,這幾年,她甚至不跟我回家過年了。

「我們試過各種方法與偏方,但這樣的生活長久下來,轉化成一種痛苦。到最後,我跟她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可是說話少了,摩擦多了,每次只要提起孩子,或是走在路上,我多看別人家的小孩幾眼,她都能用眼神來告訴我,這是我對她施加的折磨。我們甚至連人工受孕也試過了……為了懷孕這件事,她吃了很多苦頭。」

「那你還不對她好一點?」Ema冷眼瞪著身邊的男人,「果真是賤。」

「有些事情,不是一加一減就能打平的。我們為了孩子的事情努力很多年,但是我的父母不諒解,為何她遲遲無法懷孕,最後……」

「最後就把這件事全怪罪在媳婦身上了?」

「我不是沒有跟他們解釋過,但,妳也知道的,很多時候,很多事情,不是解釋就有用,特別是對想抱孫的長輩、特別是對某些頑固的腦袋。」

「也就是,你說了,但你爸媽無法接受吧?那你老婆呢?你怎麼就沒想過她的處境……」同為女人,她很難不同情對方。

「我就是想過了,所以,才在她提出想回娘家暫住、調適心情的時候,答應讓她回去。只是,答應了之後,她時常躲在娘家不回來,即便回家了,也不跟我說話,這一兩年以來,我們就像陌生人,我不想繼續在那種氛圍底下過日子,所以請調上來北部。」

「你確定她對你真的沒有感情了嗎……」

「要有,也被消磨殆盡了。」程毅苦笑,「我們現在彼此相對,只會看見對方眼中的痛苦。愛情,會消長,不會是永恆。而我,依舊想要孩子,光是這一點,日積月累的爭執與摩擦,就已足夠消耗所有的愛。」

Ema聽到這裡,忍不住感嘆,「如果你對她真的沒有感情,而她也不再愛你,那麼,請你回去處理這段婚姻。你不能在一段關係裡玩弄兩個女人。在你沒有處理完事情之前,我們還是暫時……分開吧。」

閉上眼入睡之前,她說:「我相信你說的話,也請你好好善待那個不再愛你的女人,放她自由,別再讓她為你受苦了。」

也請你,好好愛我。

12夜粉絲頁

Advertisement
12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