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他們願意跟陌生人上床是因為…

文 / 瑪麗娜.艾德謝

譯 / 好色龍

 

 

  男性對多重性伴侶的渴望及他們願意進行匿名性愛的意願,是推動性愛市場的力量。但是性愛市場一開始會存在的原因,基本上是因為女性必須收到報酬才願意和陌生人上床。男性就算沒報酬也願意和陌生人上床。就算他們要求對方付費,大部分的女性也不太可能為此花錢。

 

這解釋了為何幾乎不存在女性買方的性愛市場。

 

  就我所知,最棒的男女和陌生人上床意願之研究分別出自七○及八○年代,都以大學校園當實驗場。這份證據看似過時,但它的時間點再完美不過;當時是性解放的高峰,然而無數的情侶渾然不知我們對濫交的看法,將被一種伺機而動的疾病改觀:愛滋病。

 

在研究過程中,頗具吸引力的男/女性會走向校園中的女/男性,接著說「我在學校中注意你一陣子了,我覺得你很吸引我。你是否願意······」然後給毫不知情的受測者三個選項之一:今晚和我共進晚餐;今晚到我的住處;今晚和我上床。受測的男女性肯定覺得攀談者夠吸引人,因為男女組都有超過50%的人回答願意共進晚餐(56%的女性及50%的男性)。有趣的是隨著提議越來越情慾化,男生的參與意願會

 

上升,女性反而下降。值得注意的是願意和陌生女性上床的男性,比願意和陌生女性共進晚餐的男性多出50%。就算回答不願意的人(25%)事後也表示後悔拒絕對方。

 

  沒有任何受測女性同意和帥氣的陌生人上床。一個也沒有。

 

  並不是說完全沒有喜歡和陌生人上床的女性─正如並非所有男人都愛和陌生人上床─但這種女性的數量顯然不足以讓針對女性客群開設的妓院成為一門有利可圖的事業。畢竟要是女性願意拒絕免費的性愛,憑什麼認為她們會願意花錢去買性愛?

 

 

———————————❤———————————

 

  大學內女多於男的現象不僅讓女性單純在數字方面更難找到伴侶(男性較少代表每位女性找到未死會男性的機率較低),這同時也改變了男女關係的自然生態,因為男性在性愛市場中掌握了更大的權力。

 

  社會學家馬克.瑞尼斯及傑瑞米.約克從大量來自不同大學的學生的資料發現,在女男比例較高(女性數量遠大於男性)的大學內,女性對約會及性關係的態度比女男比例較低的大學較為消極。

 

  透過比對女性較多及男性較多的大學,研究者得以做出結論。他們發現在女性只佔47%的大學中,從未交過男朋友的女性有69%的機率是處女。然而在女性佔60%的大學中,從未交過男朋友的女性只有54%的機率是處女。學校中的男性較少時,從未談過穩定感情的女性比較容易有過至少一次性經驗。

 

  對於大學時曾交過至少一位男朋友的女性而言,有無性經驗者之間的差距也沒有較小。在男多於女的校園中,這些女性有45%的機率是處女。在女多於男的校園中,這機率只有30%。

 

  就算是當前擁有男朋友的女性,置身於女性較少的校園時似乎都較能「把持得住」;在女多於男的校園中,擁有男朋友的女性只有17%的機率是處女,然而在男多於女的校園中,這種女性是處女的機率有30%。

 

  此證據顯示男性少於女性時,女性個體會喪失和對方商議何時該進行第一次性接觸的能力。

 

看到這份證據後,女多於男的校園中濫交較頻繁似乎也不是令人驚訝的事。舉例來說,曾有男朋友但目前單身的女性,在女性比例較高的校園內有27%的機率上過床,在女性比例低的校園則只有20%;男性相對較少時,單身女性較為性主動。

 

  男性較少時,傳統約會也較不常見。這當然不意外,畢竟能約會的男性變少了。

 

  但資料顯示傳統約會數量的減少幅度遠大於單純因男性減少導致的幅度。事實上,女學生的比例每減少1%,女性個體可能有過六次以上傳統約會的機率就會增加3.3%。

 

 

本文出自《性.愛.經濟學》晨星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