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不止一夜情(13)

不止一夜情(1)

不止一夜情(2)

不止一夜情(3)

不止一夜情(4) 

不止一夜情(5)

不止一夜情(6)

不止一夜情(7)

不止一夜情(8)

不止一夜情(9)

不止一夜情(10)

不止一夜情(11)

不止一夜情(12)

 

一個月後,他處理完這段婚姻,某一天下班的晚上,拉了Ema就往停車場走。

 

「賤男,你幹嘛?放手。」

 

「不放。今天起,我不用放開妳的手了。」

 

「你有毛病啊?」Ema甩起手臂,卻甩不開箝制她手腕的掌心。「我說了,等你處理完……」

 

一進電梯,他不讓她把話說完,就將人往牆面推,唇湊上去,狠狠親吻得理不饒人的女人。

 

那樣的吻稱不上美好,帶著嚙咬與侵略的力道,讓她覺得自己是否只是他今天辦公不順的受氣包。

 

Ema死命反抗,不懂他的怒氣何來,拼命推拒,但徒勞無功。

 

直到電梯門噹的一聲滑開,他才放開她,氣喘吁吁地開口:「如妳所願了,行嗎?」

 

Ema一愣,「這話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如妳所願了。」他掏出身分證,將證件背面轉向她,「這樣,行了嗎?」

 

看著空白的配偶欄,Ema當場呆住。

 

「你……離婚了?」

 

「對。」

 

「這麼快?」一個月的時間?她以為要更久的……

 

「快?我以為妳巴不得……」

 

Ema皺眉。「為什麼你的語氣好像是我在逼你離婚?這件事怪在我頭上了?如果你對前妻還有感情,那就不要離婚,放棄這段該死的外遇就好,省得我每天上班看見你就心煩!」

 

Ema終於克制不住,將這段期間以來所受的氣全數發洩,瘋狂搥打他。「你知不知道在單身俱樂部裡遇見你,是我最倒楣的時候?我他媽的那天應該找個草食男就好,偏偏卻注意到你,害我如今面對這番窘境,姊妹們都說我是小三!你明明已婚,為什麼可以進去俱樂部?!」

 

程毅任由她發洩,僅無奈說了句:「我不知道那邊規定單身者才能進入消費。當晚,其實是我的友人用自己的名義,提前預約聚會名額。那晚是為了慶祝某個朋友脫離單身,一群人去狂歡,當中只有我已婚,其他人都未婚,到了現場,服務員看我們一群人,挑了幾個人的證件檢查就全部放行了。」而他剛好是漏網之魚。那時,他以為只是檢查是否成年。

 

「那你為什麼不跟他們在一起?還分開坐!」

 

這是什麼鬼問題?跟他們後來所發生的事有任何關聯嗎?

 

程毅心底一陣不耐煩,說:「他們提早走了,我心情不好,獨自留下來喝悶酒,這個答覆,妳滿意嗎?那是我剛調上來北部的時候。狂歡的前一天晚上,我前妻打電話約我去醫院做檢查,兩個人在電話中不小心擦槍走火起爭執,所以我他媽的只想發洩!」

 

難怪那天晚上他這麼粗暴。

 

雖然程毅多數時候在性愛上帶有強勢的舉動,但那晚絕對是兩人有史以來的性愛中,最粗暴的一次。

 

「所以你就把我當出氣筒了?!」Ema瞬間怒火中燒。

 

程毅不禁仰天長嘆。

 

他媽的該死的男人永遠別在緊要關頭說實話!因為女人永遠會放錯重點!

 

他完全可以預見,Ema此刻起絕對會繞著這些話題打轉,然後跟他大吵一架……這不是他要的!

 

女人真是難纏、又讓男人頭痛的生物!

 

程毅深吸一口氣,緩緩說:「我不知道妳這樣看待自己。但以我的立場,沒興趣就不會找妳。再來,重點是,我只想告訴妳,我離婚了。」

 

「但你剛剛的口氣分明有怪罪我的感覺!」

 

「那是因為我的心情還沒調適過來。」程毅稍稍揚高了聲調,察覺自己險些失控,又壓低音量。「一段婚姻走了快十年,還不包括交往的時間,即便沒有感情了,但過往情分總是有的,人要割捨一段過去,情緒無法這麼快抽離,這難道不是人之常情?」

 

Ema遲疑了。「你確定……你只是一時無法抽離,而不是對前妻不捨?」

 

「不是!」程毅咬牙。「她都主動向我提離婚了,我有什麼好不捨的?」

 

喔……癥結點在這裡。

 

八成是男人的面子掛不住,自覺在提離婚上屈居下風,惱羞成怒了。

 

Ema輕笑一聲,「我瞬間覺得,該考慮是否跟你在一起了。」

 

「為什麼?」他沉下臉。

 

「因為你的自尊心太強。」

 

「妳現在才有這種體悟嗎?來不及了。」程毅拉著她往車子的方向走,「今天晚上我要做到妳求饒!」

 

這是在下戰書嗎?

 

Ema翻了個白眼。「先生,你確定在彼此心情都不太愉悅的狀態下,做愛會是件好事嗎?」

 

「妳放心,我保證會很愉悅,因為我們他媽的都有愛好暴力性愛的因子。」

 

 

12夜粉絲頁

 

《下周二待續》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