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熟女解放室(11)

熟女解放室(1)

熟女解放室(2)

熟女解放室(3)

熟女解放室(4)

熟女解放室(5)

熟女解放室(6)

熟女解放室(7)

熟女解放室(8)

熟女解放室(9)

熟女解放室(10)

 

我和這個叫做Zeck的男孩躲在活動會場的一間化妝間,凌亂的桌子被他整理出一處位置讓我坐在上面。就像電影的情節,我表現性感坐在化妝桌兩隻腳交叉,我們像是鬥牛比賽般凝視彼此,蓄勢待發。   

   

他走上前,將我兩腳打開,我往後靠在鏡子,他壓住我開始強吻。   

   

唇與唇貼上就像是宣布比賽的開始,我們都想當勝利的鬥牛士,高手過招的感覺讓我有一點無法專心在性愛上,時刻想著要找出他的敏感帶並讓他無法自拔的脫光我衣服,渴望佔有我。  

  

我用雙腳夾住他的腰,他的手在我身後尋找洋裝的拉鍊,而我忘情陶醉於眼前的一切。直到聽到有人拍打化妝間的門,我們才倉皇與對方的身體分開,整理已經凌亂的衣衫與頭髮。 

 

『哈哈,怎麼辦?』他露出了他的年齡該有的慌張,尷尬地吐舌等我的回答。 

「你就趴著裝醉吧。」雖然怎麼解釋都來不及,還是得要裝個樣子避掉閒話。 

 

我從容地打開門,然後一臉狐疑地反問怎麼門鎖起來了?然後竊笑著說:「那傢伙被我灌醉了。」開門的人不太有印象是誰,他也因為搞不清楚我們是誰就落荒而逃,我和Zeck一前一後離開化妝間,坐上他的野狼機車。 

 

回 他 家。  

 

向來不太喜歡去男孩家,一是通常離我公司都比較遠,萬一隔天不是放假的狀態會很麻煩;一是我有潔癖,他們房間的凌亂程度多會讓我很無法放鬆。 

可Zeck大概是外地人吧, 房間只有一桿子的衣服以及一張床、一顆懶骨頭,和電腦以及簡單日用品。竟然連書桌都沒有。

 

黑色的床鋪跟紅色的懶骨頭成房間最主要的顏色,他走出房間拿回兩罐啤酒,打開電腦撥放在夜店會聽到的吵雜電子音樂,一屁股坐上懶骨頭後要我坐在他身後的床上。

他背對著我,而我兩腳跨在他的身後,他打開啤酒往後靠在我的兩腿之間,頭輕輕倚靠我的胸口。

 

好像很久沒有在不是做愛的情況下,與男孩有這麼親密又自然的舉動了。

 

『妳常常這樣約炮嗎?』Zeck又回到原本酷酷帥帥的冷靜模樣。

「有固定的一些對象。」我也不想隱瞞什麼,會這樣問也應該知道多少答案了吧?況且我回答沒有,才矯情啊!又不是喜歡他想跟他交往。

 

『我沒有,妳是第一個。』我正打開啤酒卻被他這句話嚇了一跳,這下該怎麼回答才好?

在我還煩惱的時候,他頭往後仰接著雙手捧著我的臉,讓我往下而他抬頭,我們用非常不舒服的方式接吻。

那個吻,很深,沒有舌頭的情慾挑逗,卻有很強烈的情感流動。

更怪的是,我覺得頭一陣暈。

我們唇齒分開後,我腦海浮現許多張他的平面照片,以及不久前在化妝間我們熱吻的畫面。

他有一種魔力,比男孩2號還讓人著迷。

 

《下周三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