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Dirty Love(1)

這是一個黑暗的漩渦,我掉了進去,從此,再也無法自萬丈深淵裡爬出來。

 

黑暗中,一雙眼猛然睜開。

 

躺在床上的女人坐起身子,胸脯劇烈起伏地喘氣。

 

她又作惡夢了。夢見自己再度墜入茫茫大海,讓洶湧的巨浪給淹沒,海水灌入她的口鼻,直到她窒息。

 

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生死邊緣間徘徊的窒息感……

 

她恨那個男人。

 

恨那個,在單身俱樂部裡,拒絕她的男人。

 

獵人享受狩獵的快感,對於自己送上門來的獵物,他沒興趣。妳不對我的胃口,去找能被妳狩獵的男人吧。

 

回想起那天晚上,他狀似親暱地在她耳邊呢喃,卻說出羞辱她自尊的話語,至今,依舊讓她咬牙切齒。

 

就是因為那句話,讓她墜入沉淵般的深海。

 

她從他腿上爬下,在那一個晚上,遇見了撒旦。

 

從此以後,即便她遇見了光明,卻依舊讓深切的幽暗所籠罩。

 

Samy煩燥地拿起床頭櫃上的菸盒,抿了根涼菸,抓起打火機,點火。

 

注視著暗黑房裡的微弱火光,她的神智有些恍惚。

 

她多麼希望,點燃她生命裡火光的人,能帶她逃離這片黑暗,不再讓她孤單……

 

打火機即將熄滅的那瞬間,她側過臉,看了看在她身旁熟睡的男人。搖曳的火焰在牆上映出忽明忽滅的影子,那道影子,是控制她的撒旦,儘管他熟睡了,她依然離不開他的魔掌。

 

呼出一口菸,Samy屈膝,手肘抵著膝蓋,拿菸的手支著面頰,瞪著睡死的男人,眼裡有恨。

 

倘若殺人無罪,她會毫不猶豫地掐死這個男人。

 

「妳不希望妳男朋友知道妳的過往吧?如果不想讓他知道,就繼續跟我保持關係。」

 

人的言語,可以是利刃,可以是糖蜜,也可以是,箝制人的繩索。

 

如今的她,像一具傀儡,任由他操弄。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