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Dirty Love(2)

Dirty Love(1)

 

Samy踩著高跟鞋從百貨公司出來。

 

手指點著手機打字,傳送訊息。

 

我下班了,想你。

 

寶貝,我在加班,晚點去找妳。

 

對方附上一張kiss貼圖。

 

看著回覆,Samy慣性地拐入鄰近的小巷子,上樓,進入「單身俱樂部」。

 

「小蝴蝶,妳又來啦。」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嘴裡叼著菸,含糊不清地說著。

 

「老闆,你這裡禁止吸菸,不該以身作則嗎?」她走往吧檯,放下包包,上座。

 

「營業時間還沒到。況且,這裡是我的地盤。俱樂部的規矩是訂來給別人遵守,不是給我遵守的。」他翻著進出貨清單,核對帳目。

 

Samy理所當然地掏出菸盒,給自己點了根菸,對著吧檯擦拭酒杯的男人說:「Ray,給我一杯馬丁尼。」

 

對帳的短髮男人頭也不抬地說:「天還不夠黑,妳喝什麼酒?」

 

「沒說不付錢。」她揚揚下巴,示意,「快點,給我一杯。」

 

綁著頭巾、蓄著鬍髭的Ray擦拭完玻璃杯,清理起抹布。「妳從不在未營業的時間喝酒。」

 

Samy翻了一枚白眼。「沒男人讓我釣,我就不能喝嗎?快點,老娘心情不好,來杯麻痺人神智的聖品解解悶。」

 

Ray徐徐眨了個眼,繼續忙著手邊的動作。「等等要見男朋友,妳確定讓他聞酒氣?」

 

Samy一愣,「你怎麼知道我晚點要做什麼?」

 

Ray食指敲敲桌面,她的視線移至擱在桌上的手機,螢幕上顯示訊息:

 

寶貝,被告知臨時開會,加班會很晚,妳先回家等我。

 

Samy拿起手機,猶豫片刻,打字送出,接著,她開口:「不用給酒,我不喝了。」

 

她拿起包包,下了高腳椅。

 

「不是要在這邊待?臨時變卦了?」抽菸的男人呼出煙圈,闔上帳冊。

 

「本來以為只是待一下子而已……現在,算了。」

 

她踩著高跟鞋離開,走了幾步,又回到吧檯,朝裡頭的男人問:「Ray,如果……男人加班到很晚,女人說想去他的公司等他,這樣會不會反應過度?」

 

他低著頭,整理起酒瓶。「那個男人有沒有說不讓妳去?」

 

「沒有。」

 

「妳養的那隻是兔子,沒拒絕、沒抗議,代表沒事。」

 

「可是……」Samy頓了頓,欲言又止地說:「如果每次都……」

 

「想監控又愧疚,自打嘴巴嗎?」

 

她撇撇嘴,「欸,你又不是不知道,女人本來就是矛盾的綜合體。如同那些每晚來釣你,卻都空手而回的辣妹,傷心碎滿地,還是天天來光顧。」

 

「情況不同,無法比擬。」

 

「嘖,跟你說話有時挺累的。算了,反正我就這副德性,疑神疑鬼愛擔心,病入膏肓。」她揮揮手,踏出單身俱樂部。

 

兩個男人目送他離去的背影,靜默中,叼菸的男人忍不住開口。「Ray,以後叫小蝴蝶別來了,為了她重獲新生的將來,勸勸她。」

 

綁著頭巾的男人沉默片刻,轉身整理酒櫃,低聲開口:「她叫花蝴蝶,不是小蝴蝶。別人的自由,我無法干涉。」

 

男子夾著菸,徐徐吐出煙霧,瞇起了眼,思緒轉了又轉,最後,輕聲喟嘆。

 

「唉,棘手。」

 

 

12夜粉絲頁

 

《下周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