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泰倫斯的情人(四)

 

泰倫斯的情人()

泰倫斯的情人()

泰倫斯的情人()


Chapter 4布萊恩

 

「我覺得,自己現在與其是女人意識覺醒,不如說是,不喜歡現在的自己,也不覺得喜歡以前的自己,但真正想成為的自己是怎麼樣呢?還在摸索中……我是不是想太多了?也許我不想這麼多,就能好好地生活下去。」特瑞莎躺在男人的沙發上,慵懶地說。

 

布萊恩是特瑞莎的閨密,高挑的身材加上寬闊的肩,

還有笑起來淺淺的酒窩,是個好看的男人,

特瑞莎斜眼瞄著正在為她煮咖啡的男人背影,

她想,這男人太過精緻好看了,

所有的動作彷彿經過精密的計算,

反而顯得不真實,但有趣的是,

他現在又明確的在為自己煮一壺咖啡,

廚房的中島正溫著銅製的咖啡細口壺,

他取出濾杯套上濾紙,慢條斯理的,

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煮出獨特的咖啡香味。

為什麼自己始終沒有愛上他呢?

為什麼非要去泰倫斯那裏乞求著那一點點的微不足道的愛情?

 

布萊恩把泡好的咖啡倒在白瓷的杯子裡,

那是個純白的骨瓷杯,邊緣細緻,

沒有任何圖案,是特瑞莎的專屬杯子,

他特別喜歡,咖啡色的純液在白色杯子裡的樣子,

就像是特瑞莎,她的世界裡面,沒有中間地帶。

就像這麼多年,他們兩個從沒擦槍走火,

因為特瑞莎的愛太純粹,或者是她以為的純粹。

布萊恩把咖啡遞給她:「生活就是在胡思亂想裡,有時偏了、有時歪了,跌跌撞撞的,找到自己。壓抑自己的感覺,反而讓路走得更遠。壓抑下來的亂想,只會在未來某個時間點,逆襲你。」

 


 

特瑞莎喝了一口溫醇的咖啡,歪著頭說:「是嗎?」

布萊恩望著特瑞莎杯子上那紅色的唇印,

這也是他喜歡這個專屬杯子的原因,

那會讓布萊恩有一個錯覺,在這短暫的瞬間,

特瑞莎的唇跟杯子都屬於他。

 

他想過很多跟特瑞莎結合的方式,必須要用“結合”這個詞彙,因為在不相信愛情的布萊恩心裡,特瑞莎是唯一的神祇。

他會用很溫柔很溫柔的方式愛她,

先拉起特瑞莎白嫩小巧的手,用嘴唇在上面摩挲,

彷彿是一個儀式,等待著女神的應允。

然後他便會撫著她的黑亮長髮,

從額頭、鼻尖、臉頰,一直到他日思夜想的紅唇,

從輕輕的碰觸到彼此舌尖纏綿,

一直吻吻到特瑞莎細嫩的唇滲出血絲為止,

他要品嚐那味道、讓那個血的味道證明特瑞莎接受了他。

接著用黑色純絲領帶,把特瑞莎綁在他那張純白色的大床上,

慢慢的解開她襯衫的扣子,

讓她小巧卻圓潤的胸部裸露在冰冷的空氣中,

他會從她手腕的內側吻起,布萊恩非常迷戀特瑞莎的手腕,

因為那手腕纖細的像隨時可以被扭斷一樣,

布萊恩曾經送過一個象徵愛情鎖的手環給她,

玫瑰金的材質更襯的她的手柔弱。

從他熱愛的手腕內側,一直吻上特瑞莎的雙峰,

用舌尖反覆舔弄繞圈,他的雙手盈握著特瑞莎瘦到肋骨明顯的腰間,用力的像要捏碎她,

卻又讓特瑞莎感覺到他的佔有慾⋯⋯他要讓特瑞莎承認,

他,才是她的王。他要她就是要,

沒有那些世俗的眼光、也沒有那惱人的友情存在。

 

 

「泰倫斯很久沒碰我了,到底我和他怎麼了?」

特瑞莎的聲音,把他喚醒,意識到存在他們之間的現實。

她放下咖啡杯,爬到布萊恩坐的沙發的另一邊,

把頭躺在他的腿上,長長的純黑色頭髮散落在布萊恩的腿上,

那種不設防的樣子,對他來說真的很美。

布萊恩克制著自己的慾念,輕輕地撫著她的長髮,

他知道這是唯一不會被拒絕的動作,

不過,事實上他從來沒有嘗試過任何其他的動作,

對別的女人,布萊恩向來是勾勾手指便水到渠成。

只有特瑞莎,他害怕任何洩漏自己想要她的動作,

他小心翼翼到痛恨自己,有時也痛恨他們的友情。

 

特瑞莎心想,像她跟布萊恩這樣子,

可能某部分代表著自己真的很沒有魅力,

為什麼,這些男人都不想要她?

她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布萊恩的女人關係她最清楚,

為什麼她從來不在那些來來去去的女人名單中?

特瑞莎想著越覺得不開心,突然的坐了起來,

把頭靠在布萊恩的肩膀上,

布萊恩嚇了一跳,但仍不動聲色,

就像每個女友問他:「特瑞莎是誰?」的那種瞬間。

他總是面無表情地回答一個不傷害誰的答案。

 

特瑞莎開始磨蹭他的下巴,她的髮香在他的鼻間,

在他還沒意識到的時候,特瑞莎突然的吻上他的唇,

那個他朝思暮想的女孩,

那個他想要了很久的吻。

 

(未完待續)

 

FB粉絲頁:凱莉不來蕭


泰倫斯的情人(五)

泰倫斯的情人(六)

泰倫斯的情人(七)

泰倫斯的情人(八)

泰倫斯的情人(九)

泰倫斯的情人(十)

泰倫斯的情人(十一)

泰倫斯的情人(十二)

泰倫斯的情人(十三)

泰倫斯的情人(十四)

泰倫斯的情人(十五)-最終章

 

 

 

 

凱莉不來蕭

寫時尚。寫兩性。也寫18禁。

姐寫自己想寫的,
你挑自己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