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Dirty Love(5)

Share

Dirty Love(1)

Dirty Love(2)

Dirty Love(3)

Dirty Love(4)

Samy悶不吭聲,心裡一陣不耐,只感覺到覆蓋在她乳房上的雙手,越搓越起勁。

「你要做,就快點。」

身後的男人不可置信地挑眉,「怎麼?我硬上弄痛妳,妳也願意了?」

「隨便。」她只想趕快結束這一次的痛苦。

「可惜我不是這種作風。」他輕輕啣著她的耳珠,呢喃:「過往我們每次上床都很愉快,妳何必把這件事搞得像被迫賣淫?這不是我認識的花蝴蝶。」

花蝴蝶。

是啊,她是花蝴蝶,但如今的她,想重新破繭而出,做一隻不起眼的野蝶,拋棄斑斕糜爛的生活。

Samy不再開口,任由男人指尖輕彈著她的蓓蕾,舔吮她的頸側。

男性的手掌沾了沐浴乳,似有若無地撫過她的鎖骨、雙峰,肚臍,直往女性三角地帶而去,輕柔如羽毛般的觸摸激得她身上泛起雞皮疙瘩。

她更痛恨這樣的自己。明明不想再跟這個男人有交集,可是身體每一次面對他的觸碰,都有反應。

他的手指在陰道口來回描摹花瓣的形狀,指尖輕輕刺入。

「濕了?這麼快?」撒旦輕笑。

低沉的笑聲迴盪在Samy耳邊,聽來是種深切的諷刺。

「女人也有慾望,生理反應跟願不願意是兩回事。」

「但慾愛沉淪卻是動物的本能。」他的拇指在陰核上輕柔打圈,「喜歡,就別抗拒。持續跟我保持關係,妳男朋友那邊,我一個字都不會說,我可以當隱形人。」

「別說得我們之間好像應該有更親密的關係,啊……」

「沒有嗎?嗯?」中指刺入甬道裡,來回規律抽送,一會兒,他抽出指頭,將那抹濕溽點在她唇間。

此時此刻,這般溫柔的愛撫僅是一種莫大的汙辱。

「我們只是床伴。」

「不止,而且肉體很契合。」

洗淨兩人身上的泡沫,撒旦將她抱出浴室,放倒在床上,舌尖在粉色的乳暈上舔舐打轉,隨著滑膩的肌膚一路向下蔓延,來到女性腿間的幽谷,拉開她的雙腿,注視著雙腿之間的幽密,以舌頭挑逗那顆微微腫脹的花核,而後舔吮起微濕的穴口。

Samy深吸一口氣,抓緊床單,試圖不發出任何聲音,緊抿的唇,卻依舊止不住自喉間湧上來的低吟。

「何必壓抑?」

撒旦撐起身子,舌尖描繪著她的唇形,一手箝制她的下巴,逼她張嘴,帶著她氣味的舌頭滑入她口中,親吻間發出唇齒交纏的聲音,伸手拿了放在一旁的保險套,一寸寸套在勃起的陰莖上,挺入她的身體裡。

「唔……啊……」

他架起她的雙腿擱在肩頭上,硬挺的男根與甬道密密貼合,花徑內細微的收縮令他忍不住逸出一聲舒坦的低哼。

掐著她的腰肢,他慢慢擺動腰臀,Samy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聲音,酥軟的吟哦飄出口,隨著他的戳刺嗓音越來越放浪。

架在他肩膀上的雙腿跟著撞擊的律動搖晃,撒旦彎下腰,張嘴含住她的乳尖,拇指在陰核上打繞,令她的體溫不斷升高發熱。

體熱燃燒到至高點的瞬間,她得到了高潮的快感,代價是眼角滑落一滴淚水。

剎那,她由衷希望時光倒流。

回到當年,那個站在沉淪與自救的叉路口。

可惜的是,很多時候,路走過了,風景過了,人,便無法再回頭。

12夜粉絲頁

《下周二待續》

Advertisement
12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