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熟女解放室(16)

熟女解放室(1)

熟女解放室(2)

熟女解放室(3)

熟女解放室(4)

熟女解放室(5)

熟女解放室(6)

熟女解放室(7)

熟女解放室(8)

熟女解放室(9)

熟女解放室(10)

熟女解放室(11)

熟女解放室(12)

熟女解放室(13)

熟女解放室(14)

熟女解放室(15)

 

手機在包包裡震動摩擦出聲,John吸吮我的乳頭發出聲音。

我滿腦子只想著如何完美掙脫John的性慾,從包包拿出手機,確認是不是Zeck的來電。

 

無論John的技術再好,手指在我陰道每一下都讓我下腹慾望滿漲,可是腦海清晰的理智不斷提醒我Zeck或者想起我了,提醒我對這個男人沒有感情的時候,少了愛的性原來如此索然無味。

 

只是照著SOP進行這場交媾,我們太習慣扮演符合社會要求的樣子,連做愛的時候都在取悅對方,讓自己成為「很會做愛的人」。

 

我相信從小到大都沒有人這麼要求我們,可是我們卻連這時候都變得無法自已。

 

這也是為什麼我貪戀那些小鮮肉們,年輕的男孩還不懂社會的潛規則;年輕的男孩總是橫衝直撞,他們還保有最純真的心態。

 

他們還不用面臨上床的人數太多,怕口碑不好還是哪天狹路相逢職場相遇這種鳥事。

 

手機的震動停下來了,整台車子只剩下John的喘息聲以及我下體噗滋噗滋的水聲。我夾緊雙腿,將原本做作的悶哼變成忘我的呻吟,讓John覺得我是不是快要高潮,趕快演完這場戲。

 

啊啊地叫了幾聲,兩腿夾緊,指尖在他背上用力游移好似早就無法自己,其實在車內的空間再大,車震都不會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而且比起靈活的手指,我還是喜歡溫熱的肉棒,那才能徹底塞滿我的陰道,同時觸發我所有敏感地帶,特別深深地插入時,龜頭頂住的位置令我頭皮發麻,卻更渴望每一下的插入撞擊。

 

但現在我不在乎John的肉棒是否能滿足我,更無心顧慮下體是不是因為他的插入而舒服。只要意識無法投入這場性愛,怎麼做都不應該高潮的!

 

特別當妳的心裡被某一個人佔據,跟誰做愛都會讓妳滿是罪惡感,每一次呻吟都像是一巴掌打在臉上的叫聲,提醒自己怎麼能夠如此骯髒。

 

才想演出高潮的戲碼,John突然將手指拔出來,優雅地將手指放進他自己的嘴邊,伸出舌頭舔過沾著我淫水的食指。那瞬間我的陰唇抽動一下,我為自己喜歡這淫蕩畫面感到羞恥,這怎麼對得起滿腦子還想著Zeck的自己呢?

 

原來,我還是無法抗拒性慾…

我想我註定無法得到一場「正常順序的戀情」吧?沒辦法好好的約會兩三個月,兩個人每天曖昧經歷酸甜苦辣,最後坦承心意快樂的交往,才在某次約會之後換坦承相見,用愛情灌溉補足兩個人在性愛上的羞澀。抱在一起的體溫比一個人高潮時來得更炙熱。

 

我把John的手拉過來,舌尖貼著他剛剛才舔舐過的食指,從指節最底端一路到指尖,接著含住,像幫他口交一樣吸吮著手指。

 

接著我們沒有開口詢問彼此即直接開進汽車旅館,在他與櫃檯處理結帳的流程時突然想到我的手機!趕緊從被擠到地上的包包拿出手機,畫面顯示一通未接來電來自某個同事的號碼。

 

還有一則訊息,寫著:我想妳。

 

來自Zeck。

 

《下周三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