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雙腿交錯(1)

▲(圖/Shutterstock)

Episode 01 昂貴的春藥

司機詹桑在距離家門十多公尺處就緩緩煞車,他知道我討厭講電話時還要同時抵抗慣性前傾的感覺,檯面上美麗溫柔、私底下卻極端暴躁的我,已經為此踢了幾次他的駕駛座椅背。

副駕駛座的隨扈小江熟練地下車迅速打開後座車門,我對小江說:「讓詹桑先休息,你幫我把後車廂裡樁腳送的農產品提到客廳。」

說完最後一個字,我已經走上了官邸的二樓階梯。

「還不上來?」

我低沈的聲音在空曠的客廳內環繞,眼角撇到小江的嘴角無可奈何地上揚。

等小江整理好禮品進到房門,他看到的是地上隨腳亂甩的高跟鞋,和內衣褲混脫在一起的套裝,以及蓮蓬頭的灑水聲。

「快點,我下個行程前只剩兩小時!」

我催促著小江去簡單刷牙洗個手腳,我則利用時間迅速吹乾了微濕的髮尾。

在他走出浴室,手上還拿著臉巾時,我湊上去解開他黑色襯衫的鈕扣。

「等等啦,我腰帶上的裝備……」我不等小江假意抱怨完,已經貪婪著輕舔他左邊乳頭,雙手則慢慢解開他腰際的裝備,讓還掛著配槍的長褲一起褪到地板上。

「卸甲」的過程真的讓我非常興奮。

  

「我下半身還沒洗,我幫妳吧!」

小江說完便抱起我,讓我坐臥在床沿,急忙脫下我的絲質薄紗後,左右來回舔允著我兩邊乳尖。

三十八歲的我,雖然已沒有少女時代的敏感,但是小江的舌頭還是能夠讓我感到溫暖,尤其他繼續順著我腹部往下,在我有點出神、腦海還排練著待會演說要講的笑梗時,已經一口含住我整個核心地帶。

一下子是舌頭翻滾,一下子輕咬花瓣,兩年了,這些「熟吸」的動作對我仍然受用。

小江的兩隻手也沒閒著,十隻指頭輪流滑過我的乳頭,彷彿身體的正負極被接通一樣,我身體的三個點不斷地竄著電流,下半身無法控制地微微滲水,小江除了舔舐又要增加吞嚥。

「要我進去了嗎?」

小江在幾個舔舐的動作中,空出一個音節來完成這句話。

我心裡很矛盾,想要有東西充滿我,又想要繼續享受陰蕊的酥麻。

小江不等我猶豫,起身一口氣頂到我子宮口。

小江的健康教育應該學的不錯,知道女人的陰道口只有前端幾公分有特別感覺,因此每每進去後,都會刻意先讓棒頭前端緩緩出入幾次。

但是今天的他,顯然不大一樣。

今天的他,看到早上第一中學的畢業典禮中,我左右竟然同時坐著市議會的鄭議長與全國地產的高董事長。

我僅僅是一個出身公務員家庭的女孩子,在這個以男人掌控的遊戲領域裡,十年來,我為了爬到我今天的位子,我用我能言善道的天份、與上天賦予的女性魅力,打通了我的人脈與金脈。

只是鄭議長現在已經是六七十歲的長輩,不要說現在不行了,即便在十年前,我也只是陪著他洗了幾次溫泉,平常找些鶯鶯燕燕環繞在他身旁,滿足一下他的虛榮,說是交往絕對談不上。

高董事長在每次的大選中則負擔了我大半的經費,尤其在這種寸土寸金的都市,如果沒有建商的支持,我的看板再美麗、看起來再專業,也無法出現在任何一個明顯的建築物上。但是五十多歲,髮線頗高的高董事長再愛我,卻也沒辦法改變他只能在我嘴裡或我身體裡撐過幾十秒的現實。我需要他們,但是我也需要更多。

濕 紙巾

人格時常處於分裂,

早上畫童書插圖、下午寫色情小說,

今天參加國家政策研討、明天擔任性愛諮商。

想當濕紙巾,因為總是讓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