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2)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1)

 

有的時候,妳會感覺到這個吻是打炮前的吻,

因為很濕潤,很刺激,很深入

我敏感的感覺到自己的乳頭開始硬了,我濕了

不知道是不是跟男友的模式凍結太久

被這突如其來的誘惑給蒙住心眼,我想要…

翟以恩順手慢慢滑落到我的胸前,緩慢的搓揉

人家都說男人十之八九是禽獸,沒有純友情這關係

我們堆疊在一起的嘴唇,參雜著的是「友情」還是「有情」

這撲朔迷離的關係,我直到後來才釐清

 

「我們是好朋友」我的心中不斷浮出這句話

 

我推開翟以恩

「這樣我們會沒辦法單純當朋友」

 

拒絕他,是我怕自己這關會過不去

我害怕自己會陷進去,因為我並不清楚翟以恩的想法

 

「我知道了,對不起,我太衝動」

他低著頭,娓娓地向我道歉

 

之後的日子,我們很有默契地彼此都不談這件事

他一樣出席在我跟男友小樂的約會,

我總是單純的以為男友樂意接受這樣的聚會模式

 

「妳到底要讓翟以恩跟著我們跟到什麼時候」小樂不開心的說

「我以為你跟他相處得很好,我以為你無所謂」

「妳總是跟他黏在一起,我有時候會覺得妳跟他才是一對欸」

「我們只是朋友…」說完這句話,突然想起那天激情的畫面

 

「朋友?妳剛剛心虛了吧!」

 

當你越怕被發現的事,妳會更努力隱藏,其實往往越容易被發現

 

當天晚上,我跟小樂背對背的睡在同張床上,

小樂是個脾氣很好的男生,家裡有錢,卻不驕傲

一樣當家教自己工作賺生活費,總是怕我餓怕我沒錢

他對我而言,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滲透我的生活

當他第一次像我這麼反抗著

我不禁自責,為什麼守不好自己

 

從那天起,我跟翟以恩默默地漸行漸遠

後來也聽說他轉學了,

直到大學快畢業,我們才又開始有了聯繫

 

畢業前夕,小樂開始擔心兵變

「妳會不會因為孤單寂寞就找別的男人?」小樂愁眉苦臉的

 

「你都還沒真的當兵就開始憂鬱不會太快了嗎」

「因為我真的有娶妳的打算」

說完這句話,他馬上鑽進我的胸前,不斷試用著我胸部的彈性

 

「王小樂,妳剛剛那句話是認真的嗎?」

如果,可以跟小樂很平安很安穩地走下去,

我想我會是開心的

 

躺在我胸部上的王先生此時更是不斷的點頭,

之後更奸詐的用下巴磨蹭,右手更默默地伸進上衣裡頭

掙脫內衣的束縛,直達頂點

他知道我的乳頭超級敏感,開始用手指點弄起來

我閉上眼睛,開始自然的呻吟

小樂將我的上衣捲到手臂上方,像是綑綁住我一樣

雙手自然的固定住在上方,我的胸部顯得更圓更立體

 

他開始像小狗舐水般一樣舔著我的胸部

全身的神經都開始敏感起來,我抓著枕頭邊

雙腿酥麻的開始擺動起來,他右手不斷來回撫摸我的左腿

時不時的揉捏我的大腿內側,像是挑逗我一般

 

「想要嗎?」小樂在我耳邊輕聲地說

 

 

而這個時候,我的手機螢幕顯示翟以恩的來電,

即將開啟我們三人之間的糾葛

 

卡卡小姐

 

《下周一待續》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