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狂愛青春密碼(12)

狂愛青春密碼(1)

狂愛青春密碼(2)

狂愛青春密碼(3)

狂愛青春密碼(4)

狂愛青春密碼(5)

狂愛青春密碼(6)

狂愛青春密碼(7)

狂愛青春密碼(8)

狂愛青春密碼(9)

狂愛青春密碼(10)

狂愛青春密碼(11)

 

 

那天,宋洛強不發一語地和我一起坐捷運回到淡水。老實說,我也不知該如何示好打破僵局。在捷運站分道揚鑣時,我並沒有預料到自此之後他幾個星期都不再聯絡我,看著那個不再響起的call機,我感到非常落寞。

 

這天晚上,我在房裡聽完光禹的《夜光家族》正準備關燈睡覺的時候,敲門聲響起,我照例輕啟了門,從門縫看一下外面是誰。

 

「阿國?」我困惑著看著他,我以為他和Yuki分手已經不住這了。

「學姊,讓我進去一下好嗎?」想起上次隨口答應他的,有事可以找我商量,也只好打開門讓他進來了。

關上門,上鎖的卻是他。

「好久不見,我以為你搬走了。」我看他手裡提著一個紙袋,然後他從紙袋裡拿出一瓶紅酒、一個開瓶器、兩個紅酒杯,不慌不忙地放在我的和式矮桌上,紅酒瓶身還佈著水氣,應該是冰鎮過的了。

「我是搬走了,但我想妳啊。」他這麼說的同時,我才發現他的神色和平常不太一樣,帶來的紅酒似乎已經喝了半瓶,該不會是有點醉了?

「Yuki知道你過來嗎?」我突然想到今天一整天沒見到Yuki,說不定晚上也沒回來睡吧。

他盤腿坐下,自顧自地拔出軟木塞,在紅酒杯裡倒了半杯酒。

「幹嘛提那個賤貨!我管她知不知道,反正我們已經分手了,我是來找妳的…..」他說。

「找我?」我也在他身旁坐了下來,當他是心情不好想聊一聊。

「學姊,我真的很想回來住,不然妳收留我好了?」他露出無辜的表情。

「有病啊,腦子在想什麼?!」我白了他一眼,上次收留他實在是不得已。

「在想妳……」他微笑地盯著我看,今天晚上的他,真的怪怪的。

我垂下眼,喝了一口紅酒,低頭閃躲著他的視線。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酒精讓我漸漸放鬆了下來。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